TOP

無以酩狀》Wild Turkey:《末路狂花》上天總是絕人之路

塞爾瑪與露易絲在男權至上的年代裡,只能靠著一把槍來捍衛自己;遇到波折後即使對彼此生氣也不會選擇拋棄,她們損傷男性尊嚴正如同她們遭男人們鄙視一般。向來被視為男人專屬的威士忌,看似傻妞的塞爾瑪,用一口接一口的野火雞波本證明,沒有誰能決定女人就該偏好什麼或者用什麼方式來生活。

縮梭

執導過《神鬼戰士(Gladiator)》、《美國黑幫(American Gangstr)》如此男人味十足的 電影前,導演雷利.史考特曾經於1991年拍攝過另一部堪稱女性主義代表的《末路狂花( Thelma & Louise)》。劇情講述兩名各自擁有人生課題的女人:18歲就結婚但是被丈夫嚴管欺凌的塞爾瑪,曾經在德州發生不願透露創傷的餐廳女侍露易絲;兩人個性看似天差地遠,卻始終彼此相依。

《末路狂花》被視為女性主義經典電影(以前自拍好辛 苦...沒有鏡頭可以看)。(圖:Pathé Entertainment)

姐妹淘原本只是想去郊外小屋散心玩樂,卻意外槍殺前來搭訕試圖強暴塞爾瑪的男人,兩個人展開一路向南逃亡墨西哥計劃。沿途出現的男人幾乎是沒有個好東西:偷光她倆積蓄又偷心的曾經小鮮肉布萊德彼特,多番巧遇出口淫語穢言的油罐車司機,看似威挺卻輕易被挾持而哭喪求饒的警察。面對釋出好意的男人,像是男友與試圖討保兩女的警官,露易絲仍然無法卸下心防信任。

喝酒誤事,如果真要怪罪的話,就從塞爾瑪到酒吧裡點的一杯純飲「野火雞波本威士忌(Wild Turkey Bourbon Whiskey)」加一瓶可樂開始;當然,被塞爾瑪說服之後,露易絲也跟著點了杯老是不知道怎麼讓人教小孩的瑪格麗特(Margarita),還追加純飲一杯金快活龍舌蘭( Jose Cuervo Tequila)。

露易絲點的酒,是不是也透露她想逃往墨西哥的想望?

喝Wild Turkey Shot的塞爾瑪(左),喝Margarita的露易 絲(右)。(圖:Pathé Entertainment)

現今的野火雞酒廠沿革自1850年代開始,酒廠名稱為「老摩爾(Old Moore)」,1888年改由當地同時經營多間酒廠的愛爾蘭移民湯瑪斯.瑞皮(Thomas B. Ripy)買下,替許多威士忌批發商代工製作多款波本威士忌;19世紀中末期,除了肯德基州路易維爾為波本威士忌重鎮,此處的安德森郡亦為肯德基州波本首屈一指產區,不僅包括勞倫斯堡的瑞皮家族,另外還有道林家族(Dowlings)、瓦特費爾與弗雷澤家族(Waterfill & Frazier)、布朗家族( Browns)等等。當然還有一些來自肯德基州波本郡,但是波本威士忌名稱的由來並不於此。

老摩爾酒廠於1891年拆毀後重建,另名為「老核桃木之泉(Old Hickory Spring)」,發售多款系列威士忌、與其它商販或酒廠合作;像是伯漢酒廠(Bernheim)或威勒酒廠(Weller) 都會自不同酒廠購買原酒來調和出它們自家的最終產品。

Wild Turkey酒廠吸引許多遊客前往參觀。(圖: popularmechanics.com)

1902年,湯瑪斯.瑞皮去世後,老核桃木之泉酒廠被其它酒廠併購,這段期間內,瑞皮之子將酒廠再更名為「瑞皮兄弟(Ripy Brothers)」,直到美國禁酒令(Prohibition,1920﹣1933 年)時關閉酒廠。雖然禁酒令結束後四年,申利公司(Schenley Company)協助瑞皮兄弟復廠,地點卻不再是原址,名字也改為「大道酒廠(Boulevard Distillery)」;瑞皮兄弟仍舊持續與其它公司簽訂合約生產代工威士忌,其威士忌品牌包含老喬波本(Old Joe)、J.T.S.布 朗波本(J.T.S Brown)等。

19世紀初在紐約布魯克林創立的奧斯丁.尼古拉斯(Austin Nichols)食品公司在禁酒令結束沒多久,發覺酒類市場龐大商機,決定於1938年開始只專攻葡萄酒與烈酒生意,肯德基州波本威士忌也列名其中。當時奧斯丁.尼古拉斯公司的總裁-湯瑪斯.麥卡錫(Thomas McCarthy)喜好偕同友人至長島郊外狩獵野火雞,便在1942年正式選擇以野火雞替自家威士忌命名。

Wild Turkey系列產品。(圖:wildturkeybourbon.com)

1949年,大道酒廠改由古爾德家族(Goulds)取得經營權;1954年9月10日,後來成為美國威士忌傳奇人物,彼時僅19歲的吉米.羅素(Jimmy Russell)進入該酒廠工作,跟隨蒸餾師厄尼斯特.瑞皮(Ernest W. Ripy Jr.)學習製酒。1972年,奧斯丁.尼古拉斯公司自古爾德家族買下大道酒廠;1970年代末期,波本威士忌被認為過時,1976年酒廠嘗試以蜂蜜調味波本酒(Wild Turkey Honey Liqueur)挽救市場。

1980年,法國酒業集團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買下酒廠,2009年再由義大利金巴利集團(Campari)購得。這段期間,首席蒸餾師吉米.羅素從未放棄傳統波本威士忌製酒理念,經歴1980年後期的波本復興迄今,吉米與其子艾迪.羅素(Eddie Russell)倆始終為美國威士忌堅持努力。

Wild Turkey首席釀酒師Jimmy Russell(喝酒養生?)。(圖:The Bourbon Review)

連塞爾瑪搶劫商店時,還不忘請店員打包幾瓶野火雞威士忌。

2015年七月,提供道地義大利披薩與美味調酒的邁阿密現代餐酒館(La Moderna),其調酒師羅斯堤.克爾凡(Rusty Cerven)以這部《末路狂花》為題,發想出同名調酒「末路狂花」-混合多明尼加白色蘭姆酒(Brugal Extra Dry Rum)、浸泡過朱槿花的艾普羅藥草酒( Aperol)、椰子蘇打水與新鮮草莓,最後再注入義大利普塞珂氣泡酒(Prosecco);充滿各 種柔美花果香味又帶著強烈的蘭姆酒性格,隱約苦韻隨著氣泡竄昇。

調酒師Rusty Cerven與La Moderna的招牌特調-Thelma & Louise。(圖:miaminewtimes.com)

一連串事件使得塞爾瑪和露易絲走向必然的選擇,在講求男權至上的年代,她們只能靠著一把槍來捍衛自己;遇到波折後即使對彼此生氣也不會選擇拋棄,她們損傷男性尊嚴正如同她們遭男人們鄙視一般。向來被視為男人專屬的威士忌,看似傻妞的塞爾瑪,用一口接一口的野火雞波本證明,沒有誰能決定女人就該偏好什麼或者用什麼方式來生活。

今晚,妳要不要也來一杯野火雞威士忌看看自己不同的模樣?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