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日本自由行》畢業沒頭路才是贏家的東京藝大

東京藝術大學是日本最高的藝術學府,比東京大學還難考。大家或許會以為從「藝術界的東大」畢業,應該都有不錯的出路,但事實不然,在這所日本最高的藝術學府,畢業後順利找到固定工作的人被歸類為「敗組」,真正的勝組是那一半「下落不明」的人。

林翠儀

近幾年報考設計相關系所的學生暴增,網路出現很有勸世文,希望有志從事設計工作的年輕學子三思,以免在畢業後陷入一職難求的恐慌或淪為低薪賣肝族。

「藝術不能當飯吃」是一種物理性的現實,但迷上藝術的人通常會覺得有些事比吃飯還重要。換句話說,畢業以後如何維持創作的熱情源源不絕,永遠比如何維生來得重要。

東京藝術大學是日本最高的藝術學府,比東京大學還難考。以東大最難考的「理科三類」為例,報考倍數4.8,也就是100個錄取名額有500人報考,藝大繪畫科報考倍數則為17.9,80個名額有將近1500人報考。

比東京大學還難考的東京藝術大學。(http://www.geidai.ac.jp/labs/hozon/top.html)

東京藝大畢業生 半數下落不明

大家或許會以為從「藝術界的東大」畢業,應該都有不錯的出路,但事實不然,2015年486名畢業生中,順利找到工作成為上班族或公務員的人數僅約1成48人,部分人選擇繼續深造,令人吃驚的是,有225名畢業生「下落不明」。 妙的是,在這所日本最高的藝術學府,畢業後順利找到固定工作的人被歸類為「敗組」,真正的勝組是那一半「下落不明」的人,他們可能成為飛特族、靠打工維生,或成為居無定所的旅人,但仍持續在創作。完全顛覆了人生勝利組「一流大學畢業、一流公司上班、順利做到退休」的傳統定義,所以連藝大美術科的教授都坦承自己屬於「敗組」。

東京藝大位於大家熟悉的上野,這裡除了上野動物園,還有國立西洋美術館及國立科學博物館等,從江戶時代就是日本藝術文化的發聲地。

上野插畫地圖,藝大位於左上角,藝大美術學部與上野動物園只有一牆之隔。(http://blogimg.goo.ne.jp/user_image/23/71/5d517afeecd99565c14eab9b2d94fd20.jpg)

話題暢銷書《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 日本作家二宮敦人於2016年9月出版了一本以藝大為主題的著作,書名為《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最後の秘境 東京芸大),副標是「天才們混沌的日常」,白話一點就是「天才們令人費解又失控的每一天」。這本書是去年下半年的話題作,銷量已破10萬本。 二宮算一位新生代的推理兼恐怖小說作家,畢業於一橋大學經濟系,以創作手機小說成名,2009年出版第一部小說《!》作家出道,《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是他的第一本非小說。 二宮對藝大感到興趣並深入校區採訪寫成一本書,導火線是他的妻子,因為他的「奧樣」就是一位現役的「藝大生」, 就讀東京藝大雕刻科。

二宮說,他在某個冬天的半夜醒來,聽到書房傳來像刮颱風的轟隆聲,發現太太只穿著內衣褲,臉上貼滿了書法用的和紙,正在用吹風機烘乾,活像木乃伊。 原來太太學校作業,需要製作一尊等身大的全身像,太太懶得用粘土塑胚,乾脆拿自己來「活人取模」,但若以石膏取模必定會出人命,靈光一閃之下試著用和紙加漿糊貼在身上,和紙吹乾後同樣能取下完整的人體模型。

恐怖小說作家二宮敦人的年度話題暢銷書《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https://www.amazon.co.jp/)

藝術與犯罪的一線之隔

在藝大裡,天才和怪胎只有一線之隔,藝術與犯罪也是一線之隔,例如校園裡的話題人物「胸罩女超人」(ブラジャー・ウーマン),頭上戴著以胸罩做成的假面,上半身赤裸,僅在胸部重點部位貼著紅心,下半身穿著黑色網褲,外面再套一件粉紅色內褲。

「胸罩女超人」實際上是繪畫科油繪專攻的立花清美,這個怪異的造型來自於立花在高中時期創作的美式漫畫主角,她會定期以這身打扮在校園裡現身,遊走於漫畫的二次元與真實的三次元之間。立花將創作當做是一種面對自我的途徑,她並不在乎別人的異樣眼光,再說藝大學生似乎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奇怪,甚至有教授在新生入學典禮時看到立花打扮的「胸罩女超人」,還感嘆地說「今年的新生都太乖了」。

東京藝大分成美術專攻的「美大」和音樂專攻的「音大」兩個校區,二宮透過在校生或畢業生個人訪談,以14章節介紹全校所有科系以及這些人異於常人的經歷,例如專攻日本畫的前牛郎店經營者、推動將口哨納入交響樂團的音大生、以把妹增加唱功的聲樂科學生等。二宮也比對了美大與音大截然不同的氛圍,並介紹藝大年度盛事「藝祭」。

東京藝大話題人物「胸罩女超人」。(https://twitter.com/s_tomau/status/778435344643391488)

立花清美創作的美式漫畫「胸罩女超人」。(https://twitter.com/geronimo1888)

美大、音大 風格截然不同

美大教可以因為下雨天不想出門而臨時停課,學生全員遲到是家常便飯,音大教授嚴守時間,學生必須在上課前半小時到教室;美大學生個個打扮怪異誇張、爭奇鬥妍,教授不修邊幅常被誤為是修路工人,音大學生打扮乾淨清爽,每人擁有1、20套大禮服是基本配備。美大教授活在與現實脫節的藝術世界裡,根本沒有能力協助學生就職,老師的名言是「藝術無法用教的」,音大的教授多少保留了傳統師徒制觀念,尤其是邦樂科(國樂科),老師進教室,有學生開門、提行李、泡茶,老師登台表演,有學生隨行打點提行李。

即使是天才,從藝大畢業能夠成為頂尖藝術家或音樂家,也僅是一小撮人,從某種角度來看,藝大和「廢柴製造廠」沒什麼兩樣,但二宮訪問了許多在校生和畢業生,他們喜歡藝大的理由就是「自己可以很自由」和「周遭的人也能很自由」,這裡提供了一種不用在意所謂的「正常」為何物的生存形態,而且讓人更能接近生命的本質,所以二宮將藝大稱為「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2016年藝祭的神轎遊行。

東京藝大每年9月間舉辦校慶活動「藝祭」,由美大和音大學生共同製作的神轎,圖為2016年獲首獎神轎,由日本畫和邦樂科共同製作。(http://www.geidai.ac.jp/information/student_activity/geisai/geisai_h28_2016_01)

2016年由設計和作曲製作的彩虹金鋼。(http://www.geidai.ac.jp/information/student_activity/geisai/geisai_h28_2016_02)

2014年神轎之一。(http://blog.livedoor.jp/yanagityou9999/archives/52144693.html)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