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Lin bay 好油》扯農民後腿的農業媒體:關於雌激素養烏魚的謠言

食安謠言又來了,繼高麗菜、鳳梨、香蕉、竹筍之後,這次的苦主是烏魚子!但這次不太一樣,扯農民後腿的,可是自稱專業農業媒體的網站。

Lin bay 好油

說到台灣農產業的弱勢,大環境不佳的因素眾所周知,不過扯後腿的也沒少過。只要每次產季開始,就會出現各式謠言,使消費者恐慌進而降低購買意願,最後導致價格崩盤,農民一季辛苦血本無歸。幾十年來台灣的農產業進步的不多,但扯後腿的路數可是突飛猛進,而且受害者族繁不及備載。例如,柳丁甜是因為打退酸劑、白肉雞打生長激素、香蕉塗催熟劑、竹筍林用除草劑、鳳梨打生長激素等。每隔幾個月就會有新的食安謠言出現,而且一定在產季開始前。

這些惡意的謠言造成消費者的恐懼,讓農民的心血毀於一旦,加上這幾年國內民眾對於食安失去信心,這類農食相關的不實謠言散佈速度更快,闢謠永遠趕不上造謠速度,也讓農民與產官學界疲於奔命。雖然隨著社群媒體的發達,許多專業的生產者有能力替自己發聲闢謠,幾次烏龍的食安謠言事件,媒體也開始對於這些農食謠言新聞的求證更謹慎,避免自己變成散佈謠言的幫兇,媒體成為幫兇有時並非惡意,只是單純缺乏專業知識,那麼專業的農業媒體造謠呢?

《上下游》新聞在1月3號刊登了一篇【 業界公開秘密 雌激素養烏魚 漁業署無視違法食安風險 】 無巧不巧,就在烏魚子產季開始之際,刊登這篇無知且惡意的新聞,讓許多農民對《上下游》頗為失望,一個支持農民的專業農食媒體,短短時間內就轉變成打擊農民的媒體,「學好三年,學壞三天」,果然有道理。

烏魚的雌激素問題

做生意求的是財,農民辛苦一整年當然也不是為了賠本做慈善,指控農民添加雌激素,最好先知道雌激素並不是便宜的東西,一公斤要價近20幾萬,看天吃飯並不好賺,誰會想濫用?簡單的生物學告訴我們,烏魚在還是幼魚時,既不是公的也不是母的,而是雌雄同體的狀態,因此,在烏魚即將長到可以決定性別時,會使用微量的雌激素來干擾烏魚,讓牠認為自己是母的,於是成長為母魚,並不是利用雌激素將其從公魚轉性成為母魚。在性別確認後,還必須再經過一年到二年的飼養才能收成,等到收成時哪來的雌激素殘留的問題?

烏魚子產季開始之際,果然惡意的報導就出現。(記者林宜樟攝)

《上下游》的報導中也很清楚說明所有的烏魚調查都沒有殘留的問題,那麼,使用雌激素到底是會造成什麼食安問題? 而這時《上下游》又說雌激素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一級致癌物。 一級致癌物?所以很可怕?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一級致癌物的東西可多了,例如大氣污染、酒精飲料、菸草及檳榔,因為大氣污染會致癌,所以就不要呼吸嗎?喝酒也會致癌,所以就不能喝酒嗎?那冬令進補是不是也不該加料酒?水喝太多還會死呢,大家就不喝水了嗎?會不會致癌不是只看有無,還要看劑量,因為酒精飲料會致癌,難道每天喝1滴啤酒就可能導致得到癌症?

根據學者的研究資料顯示,每公斤飼料投放1mg的雌激素就可以達到干擾烏魚的效果,這樣說也許大家沒概念,我們換個方式說好了,每公斤投放1mg就是1ppm的量,約莫就像是在大浴缸中放進1根頭髮,再經兩年的養殖,請問這樣會有多少殘留?

看來《上下游》也很清楚養殖烏魚根本沒有所謂雌激素殘留造成食品安全的疑慮,於是他們只好緊咬「非法使用」。

雌激素的非法使用?

農業跟食品業是共同的供應鏈,沒有食品業的成長,就沒有需求帶動農業成長。過去25年來,台灣食品相關出口產值從韓國的三倍下降到只剩1/3,差距不斷的擴大,而食品業的衰退也導致農業的持續衰敗。台灣的人口低於五千萬,沒有本土的市場可以撐起需求,外銷自然是食品主力,而產值不斷下降就說明了台灣食品業的萎縮,同時導致農業的衰退。這也是為什麼日本、韓國近幾年都不斷在走加工強化跟出口強化的路線,因為只有提升產品的競爭力,創造需求才是對農業最正面的幫助。可是25年過去了,台灣的食品競爭力越來越差,便利商店的架上越來越多的外國產品,台灣食品的位置越來越少,造成如此窘境的主因就是主管機關的迂腐跟冷漠。

(圖:作者提供)

雌激素的非法使用就是一例,凸顯的不是農民或飼料場的問題,而是漁業署官員守舊不變的迂腐與冷漠心態。

扯後腿的何止媒體

我國添加物的管理辦法是正面表列,沒有列在表上的都不能使用,所以任何可以提升產業競爭力的創新方式,只要沒有在表列上就不能使用,也就是說,非法不一定代表不安全。1990年起,沈教授發現利用微量雌激素干擾的方法,可以提升雌魚的比例,到現在整整26年的時間,四處奔走卻沒有一個官員站出來積極處理,主管機關漁業署總是抱著多做多錯,少做少錯的心態,他們的工作並不是為農民服務,是為自己安穩退休而服務。   

過去在芒果也有非法使用益收生長素的問題,益收生長素能促進果實成熟,分解後的產物只有磷酸根離子還可以被植物吸收產生肥效,要讓水果品質一致化可以噴灑益收生長素達到效果,也沒有殘留的問題,只是,根據法規,益收生長素不在芒果推薦用藥上,但鳳梨卻可以用,而芒果用益收就是違法,說來沒有道理,但這就是我們落伍又荒謬的法規,在法規無理、主管機關也不願意認真面對的情況下,造成農民非法使用益收生長素的問題。 現任的防檢局長黃德昌在擔任高雄農改場的場長任內,積極的推動益收生長素在芒果的使用合法化。結果一堆堅持在欉紅的文青就罵他罵的要死,認為使用益收生長素很危險,還講出一天累積1ppm,一年累積365ppm這種蠢話。

最後黃局長選擇的是積極面對問題,許多芒果農感謝他解決這個非法使用的問題,身為公務員黃局長也可以選擇不做,不做不但省事,也不會被這些文青痛罵,也不用上電視去辯論,然而,如果他選擇無視問題穩穩當當他的場長,不是更輕鬆嗎?

雌激素的非法使用凸顯的是漁業署根本不想幫助農民解決問題的心態,經過這麼多年,問題一樣沒有解決,這種公務員的冷漠才是農業發展中最可悲的事情。而一樣可悲的,是《上下游》明明清楚整個事件的脈絡,卻選擇用創造新聞的方式譁眾取寵、販售恐懼,沒有辦法指出明確的食安風險問題已經缺乏專業精神,用標題殺人讓農民蒙受損失更是惡意至極。

自詡「專業」的產業媒體,用這種不入流的方式扯農民後腿,目的是甚麼?希望不是為了推銷野生烏魚子。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