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為薩摩富強而懸命的島津家兩兄弟 (上)

整場「由羅騷動」與其是說齊彬跟久光之間的鬥爭,還不如說是齊彬跟父親、由羅和調所廣鄉之間的鬥爭。以這兩位兄弟的關係來說,久光其實很敬重哥哥,齊彬也對久光的能力多所肯定,兩人在齊彬終於登上家督職位後言歸於好,再度攜手合作。

李拓梓

島津齊彬和久光這對同父異母兄弟,是幕末的薩摩能夠躍升為雄藩的關鍵。齊彬是島津家第十四代當主,當時日本最大規模現代化工廠群落「集成館事業」的創始者。而久光雖然沒有當上藩主,但他的實質影響力比藩主還大,他是第十五代藩主茂久的生父,也是負責輔佐藩主的「後見役」,因此在當時有「國父」的稱呼。

在這對兄弟的雄才遠略、勵精圖治之下,薩摩是當時日本最早走向現代化的地方,也因此才能從最邊緣的小藩,躍升為維新的重要力量,影響日本政局至今。今日在位的明仁天皇的母親,也就是裕仁天皇的皇后,便是光久女兒的女兒。

不過這對兄弟看似立場一致,其實卻曾經有過一段恩怨,也造成了幕末薩摩藩政的不穩定。

兩兄弟的父親齊興,很早就選擇正室所生的長子齊彬為繼任者,但齊興晚年很寵愛的側室由羅,卻讓齊興老來得子,生下了久光。由羅備受寵愛,當然希望世子的位子可以由久光繼承,耳根子軟的齊興似乎真的被由羅所說動,這讓年紀老大卻遲遲無法繼位的齊彬如芒刺在背。老藩主齊興最重要的幕僚,叫做調所廣鄉,廣鄉的行政能力很強,又是多朝元老,當齊興不在薩摩的時候,薩摩的大小事務幾乎都由廣鄉處理。偏偏廣鄉對齊彬有愛花錢的刻板印象。

其實,當年廣鄉之所以能夠登上家老高位,是因為他收拾了老藩主島津重豪的殘局。重豪是薩摩走向現代化的始祖,他對西洋事務非常有興趣,不僅曾經親自到長崎見識荷蘭人的先進,也在薩摩成立西式學校「造士館」,並且設置了觀察宇宙的天文台和蘭醫學院。現在鹿兒島最熱鬧的地方「天文館通」,就是當年重豪設置天文台「明時館」的所在。

這些現代化措施,造成大量財政支出,也讓薩摩的財政出現很大的問題。調所廣鄉除了採取比較緊縮的財政收拾殘局,也努力開創收入來源,他以薩摩的地利之便,偷偷打破幕府的鎖國政策,和琉球王國進行走私貿易。讓薩摩的財政因為收支平衡,而有所改善。廣鄉最憂慮的,就是齊彬接掌藩主職務,又開始為現代化花大錢,會打破他好不容易平穩下來的藩內財務狀況。廣鄉的想法跟希望家督由久光繼任的齊興、由羅一拍即合,他們對齊彬百般刁難,再加上齊興長壽,也無意退位,讓已經四十好幾的齊彬遲遲無法登上藩主職位,心裡非常怨嘆。

調所廣鄉像。(維基百科)

繼承不了的齊彬決定要開始給父親壓力,他的第一個行動就是要除掉調所廣鄉。在江戶因為能力超群而關係良好的齊彬,把廣鄉偷偷跟琉球貿易的事,告訴在江戶擔任將軍最重要幕僚的好朋友,老中阿部正弘,阿部立即命令徹查,廣鄉也因此決定以自殺負責,讓齊興痛失左右手。

但也差不多在這時,齊彬家卻發生了奇怪的事情,他的幾位孩子莫名其妙的猝死,家臣們紛紛傳說是因為由羅詛咒的原因。這些情況讓齊彬派藩士忍無可忍,於是密謀要暗殺齊興跟由羅,以政變的方式促成齊彬繼位。但是此事未成,就被藩內破獲,齊彬派的幾位重臣高崎五郎右衛門、近藤隆左衛門、赤山靭負被要求切腹,牽連者達五六十人,大久保利通的父親也是因為這件事而被流放,讓家裡經濟陷入困境。這起發生在1849年的政爭,被稱作「由羅騷動」,齊彬一次痛失三位重要幕僚,家督繼承之勢搖搖欲墜。

不過長期在江戶,關係良好的齊彬當然不是等閒之輩,他再次動用人脈,找支持自己的盟友向幕府投訴,讓在江戶的老中阿部正弘找到理由追究齊興藩政管理不當,讓薩摩陷入政爭混亂的責任。阿部以將軍的名義,做出要求齊興退位的暗示,齊興於是含恨退位,齊彬終於逼退父親,在1851年登上薩摩藩主的職位。

日本最早、最大規模的西式工廠「集成館」,最盛時期有一千五百名員工,最重要的遺產「反射爐」,讓薩摩在煉鋼上有突出之處。圖為仙巖園反射爐遺址。(By 小池 隆wikimedia.org)

有趣的是,整場「由羅騷動」說是繼位之爭,久光的角色卻很尷尬。檯面上殺來殺去的都是父親、母親跟哥哥,好像都沒他的事。所以說,這起騷動,與其是說齊彬跟久光之間的鬥爭,還不如說是齊彬跟父親、由羅和調所廣鄉之間的鬥爭。以這兩位兄弟的關係來說,久光其實很敬重哥哥,齊彬也對久光的能力多所肯定,兩人在齊彬終於登上家督職位後言歸於好,再度攜手合作。齊彬也將久光的兒子茂久列為未來最可能的繼承人人選。齊彬的能力很好,是公認的事實。如果他能力很差,也不可能驚動當時的幕府老中阿部正弘出面幫齊彬處理繼承問題。他繼任之後,果然開始全力推動薩摩現代化的進程,日本最早、最大規模的西式工廠「集成館」,最盛時期有一千五百名員工,最重要的遺產「反射爐」,讓薩摩在煉鋼上有突出之處,同時,住海邊的薩摩人,也因為西化而擁有獨立建造西式帆船的能力。

當然,最重要的,就是失去左右手的齊彬,為了重新找到可靠人才,開始不計出身,用人唯才的大力提拔出身下級武士的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等對藩政改革充滿幹勁的「精忠組」人。齊彬的努力,培養出一大批維新人才,也得到後來出任維新重臣的舊幕臣勝海舟「度量遠大」的評價。 同時,齊彬也回報阿部正弘等盟友的幫助,以實力派的外樣大名之姿,積極參與幕府的內部政治。他希望推動能力較佳的一橋家養子慶喜接任將軍,於是跟他的大恩人阿部正弘配合,甚至想盡辦法把養女篤姬嫁給十三代將軍家定,希望能夠從內部跟外部同時施壓,讓將軍決定把位子交給慶喜繼任。

齊彬為了重新找到可靠人才,開始不計出身,用人唯才的大力提拔出身下級武士的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等對藩政改革充滿幹勁的「精忠組」人。(圖:網路)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首先是他最堅強的盟友阿部正弘過世,繼任的井伊直弼以大老之姿,直接決定了將軍的職務由出身紀州的家茂出任,已經為慶喜接任機關算盡的齊彬,還是無法完成願望。這場將軍繼承之爭,讓一大堆支持慶喜的諸侯,包括慶喜本人在內,都被井伊處以「謹慎」,也就是禁止登城,在家反省的警告。

1858年,體弱多病的十三代將軍家定過世,齊彬也在同年死去,並且死因不明,算算一共只在位七年。依照他的遺言,久光的兒子茂久繼承了家督的位置,當時還在世的齊興,再一次成為後見職。薩摩的藩政歸於保守,似乎無法避免。不過齊興已經老了,他的影響力顯然不如久光,而且他第二年就過世了,1858年,久光理所當然成為後見役,薩摩的改革派再一次佔了上風。(待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