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無以酩狀》Princess Marina:《瑪麗娜之橋》因為我就是忘不掉妳的笑容

在陌生環境中要尋求歸屬感是件困難的事,貧富差距帶來的挫折又容易讓人失志;要怎麼去爭取自己的一片天空似乎只剩下奮力不懈一途,雖然我們有權力能作夢,但是最後生活只會逼我們向現實妥協。這時候我們只能一邊努力一邊期待幸運,等到一個願意聽你為她而唱的瑪麗娜。

縮梭

以一首義式情歌《瑪麗娜(Marina)》風靡歐美的比利時歌手洛可.葛蘭納達(Rocco Granata),幼時與家人從義大利淳樸山城移居至比利時,成長歴程因為文化與語言隔閡,在追求夢想過程備受考驗,這樣的故事加上愛情與家庭戲劇元素,拍成了電影《瑪麗娜之橋( Marina)》。

《瑪麗娜之橋》將比利時歌手洛可的故事翻拍成電影。(圖 :Eyeworks Film & TV Drama)

因為剛搬遷到比利時,聽不懂北部法蘭德斯(Flanders)的佛萊明語,無法好好跟心儀的女孩攀談,也無從得知芳名;直到成年後,某日在酒吧裡演奏,看到湊巧前來聽歌喝酒的女孩,即興以瑪麗娜為名為她獻唱一曲,後來才知道女孩真正的名字。這首《瑪麗娜》後來也收錄到洛可的單曲裡,據說歌詞中副歌「no, no, no, no, no...」是因為錄製專輯時歌詞並未完整,便以此替代(這樣也可以打混過去!)。

比利時歌手洛可.葛蘭納達(Rocco Granata)。(圖: nieuwsblad.typepad.com)

劇情裡提到廣播裡傳來義大利貴族之女-寶拉與比利時王子阿爾貝二世結婚的消息,讓洛可一家人在餐桌上打趣地說現在他們是比利時人了(雖然這位寶拉王后始終不會說佛萊明語)。聽不懂佛萊明語的母親到雜貨店裡不再只買義式食材,改買比利時人常吃的菊苣(荷語:Witloof,英語:Chicon )為家人料理;這道被認為是比利時經典的奶油焗菊苣火腿捲,會將水煮的菊苣用火腿或培根捲起,淋上白醬再加點起司,放入烤箱內略烤至金黄。這部電影裡一樣是用餐場景,從陰暗的工寮到明亮的屋子,餐盤內的義大利麵換成菊苣火腿捲;不管在哪裡 ,吃的是什麼,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哪裡都能是家。

比利時經典菜餚-奶油焗菊苣火腿捲。(圖:Bart Sablon)

一樣是遠嫁的案例,1934年時,最後一位嫁進英國王室的外國公主-來自希臘的瑪麗娜公主,從她以後迄今,英國皇室的新娘皆來自民間。雖然丈夫肯特公爵意外早逝,她依舊照常履行皇室職務出訪各地,曾代表英女王探訪過香港;活躍於許多社交場所,擁有許多榮譽頭銜。

1937年,調酒師哈利.克拉多克(Harry Craddock)等人成立的英國調酒協會,出版的《 U.K.B.G Approved Cocktails》當中記錄一款由安德魯.克拉克(Andrew Clark)以這位公主命名的調酒-「瑪麗娜公主(Princess Marina)」。 使用等量的老湯姆琴酒(Old Tom Gin)、水蜜桃白蘭地(Peach Brandy)、麗葉酒(Lillet) 加上少量水蜜桃糖漿後搖製;偏甜的口感是顯著果香帶著絲毫草本氣息。

Princess Marina以琴酒、麗葉酒與水蜜桃白蘭地調製。(圖 :TasteSpotting)

一樣是比利時傳統特色,但是這部電影裡卻沒有人在喝的杜松子酒(Genever)也來自法蘭德斯大區。關於杜松子酒目前已知最早的文獻是1552年安特衛普的醫師-菲利普斯.赫曼尼( Philippus Hermanni)著作《Constelijck Distilleer Boek(康斯特里克蒸餾書)》,以及1560年代,法國新教胡格諾派避居當時法國北部法蘭德斯(現今比利時三大區之一)留下關於杜松子酒紀錄。

比利時林堡省首府﹣哈瑟爾特(Hasselt)的杜松子酒博物館。(圖:blog.toerismevlaanderen.nl)

二戰後比利時煤礦極需開採人力,於是從義大利輸入礦工移民。1956年8月8日,在比利時卡齊爾森林礦發生一起重大礦難,遇難的262人中有136名義大利人;災後比利時政府逐漸重視勞工安全,比利時人也開始關心義大利移工狀況。但是礦坑災難不斷,義大利決定拒絕比利時礦工招募,使得比利時轉向西班牙輸入人力。即使礦工移民生活相當辛苦,一些義裔礦工之子們仍舊奮力追夢;除了電影裡提及的歌手洛可,還有2011年上任的歐洲第二位出櫃同志領袖-迪賀波。

由美國明尼阿波利斯的Eat Street Social餐廳調酒師,同時也任職於Bittercube苦精品牌,擁有義大利血統的馬可.薩皮亞(Marco Zappia),想發出一款「礦工之子(The Miner’s Son )」。使用1.5盎司蘇格蘭調和威士忌(Scotch Blended Whisky)、0.75盎司薄荷茶、0.5盎司糖漿、0.3盎司檸檬汁搖製;清涼且帶有威士忌桶陳香氣。喝起來毫不沈重的口感,似乎在說:誰規定礦工之子必定就該有什麼模樣?

調酒The Miner’s Son與調酒師Marco Zappia。(圖: Mpls.St.Paul Magazine)

在陌生環境中要尋求歸屬感是件困難的事,貧富差距帶來的挫折又容易讓人失志;要怎麼去爭取自己的一片天空似乎只剩下奮力不懈一途(當然還有幸運)。電影雖然以少年洛可追夢與追女仔為題,穿插父子親情衝突、移工與勞工安全,都有些想法發人省思;雖然我們有權力能作夢,但是最後生活只會逼我們向現實妥協。這時候我們只能一邊努力一邊期待幸運,等到一個願意聽你為她而唱的瑪麗娜。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