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無以酩狀》Sazerac:《樂來越愛你》敬!那些痛著的人

賽澤瑞克是杯很簡易的調酒,正是這份純粹才讓這樣的老派成為經典然後永存不滅;而這份簡單卻不是人人都能掌握。

縮梭

結合歌舞與愛情,邂逅和錯過,電影《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將許多鏡頭拼貼成現實與想像交疊。對傳統的憧憬,生活中各種妥協,選擇放棄從來不是件簡單的事,祝福也是。打算開間爵士酒吧的鋼琴手男主角賽巴斯汀,醉心於爵士樂融合種族、文化的時代意義;因為姑姑對戲劇痴狂的影響而不斷參加選角想投身演藝事業的女主角蜜亞,兩個各自懷揣夢想的人彼此吸引,卻也被夢想逼著屢遭波折。

《樂來越愛你》用新式手法拼貼出向好萊塢致敬的愛情歌舞劇。(圖:Black Label Media)

當女主角蜜亞直率地說出她討厭爵士樂時,塞巴斯汀領著她到荷摩沙海灘(Hermosa Beach)旁,從1950年代就開始營業的路燈酒吧聽著懷舊爵士樂,試圖讓她明白發源於紐奧良的爵士樂其實是一種語言,讓來自不同地區背景的人們彼此交談。 除了爵士樂,紐奧良也孕育出許多經典調酒,「賽澤瑞克(Sazerac)」便是其中之一。簡單使用糖、白蘭地或波本(Bourbon)或是裸麥威士忌(Rye Whiskey)、少數裴喬氏苦精(Peychaud's Bitter)冰鎮攪拌後,再濾冰倒入一點草本之聖茴香酒(Herbsaint)或艾碧斯(Absinthe)涮杯取其香氣的杯中;組合成層次更迭多變的賽澤瑞克調酒。

用Wild Turkey 101與Herbsaint調製的Sazerac。(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裴喬家族來自法國波爾多,曾遠遷至法屬殖民地聖多明哥(現今的海地)發展,在1804年1月海地宣布獨立前,裴喬一家搬移到美國紐奧良法語區(French Quarter)。成為藥劑師的安東尼.裴喬(Antoine Peychaud)於1830年左右以家傳秘方調配出裴喬氏苦精(Peychaud's Bitter);帶有花果香的風味有別於1826年出現的安格仕苦精(Angostura Bitter)原型。裴喬總常用自己的配方和苦精調製白蘭地托迪(Brandy Toddy)來招待朋友。

1850年,紐奧良的史威爾.泰勒(Sewell T. Taylor )賣掉他的咖啡店並做起酒類進口生意,輸入商品當中包括一款賽澤瑞克干邑白蘭地(Sazerac de Forge et fils Cognac);而接手咖啡店的艾倫.伯德(Aaron Bird)亦將店名改成賽澤瑞克咖啡屋(Sazerac Coffee House),販售使用賽澤瑞克白蘭地、裴喬氏苦精的招牌調酒,用來盛裝這款調酒的蛋杯(Coquetier)日後也成為講究賽澤瑞克調酒的呈現關鍵之一。

電影《班傑明的奇幻旅程》裡,班傑明與其父喝的也是Sazerac。(圖:Warner Bros.)

1869年,這間酒吧輾轉由湯瑪斯.漢迪(Thomas Handy)經營。由於1863年歐洲根瘤蚜蟲害造成近三分之二葡萄園毀壞,影響葡萄酒與白蘭地釀製;白蘭地進口困難使得湯瑪斯決定改用美國本土裸麥威士忌來替代調製賽澤瑞克。湯瑪斯不僅開設酒吧,還成立賽澤瑞克公司參與經銷販售酒類,在1873年買下裴喬氏苦精品牌,1890年代直接販售起瓶裝賽澤瑞克調酒。

周遊各地的調酒師威廉.湯姆士.布斯比(William Thomas Boothby)於1908年的《World’s Drinks and How to Mix Them》書內紀錄著湯瑪斯生前遺留酒譜,是目前所知最早的賽澤瑞克配方比例;不過書裡使用的基酒仍是賽澤瑞克白蘭地,而苦精則改為賽爾納苦精(Selner Bitters)。

1912年,被汙名化的艾碧斯於美國遭禁,直到2007年才重新回到酒吧市場。酒廠們只好將艾碧斯內的苦蒿(Wormwood)成分拿掉,改為生產茴香酒。1934年,賽澤瑞克公司自己產製草本之聖茴香酒(Herbsaint),整杯賽澤瑞克調酒,從賽澤瑞克裸麥威士忌、苦精、茴香酒,用的全都是自家產品。這也是部份調酒師在向傳統致敬時所會選擇的品項;瞭解過去,保留精神再重新詮釋自己的賽澤瑞克。

用的全是Sazerac自家品牌的Sazerac。(圖:drinkingcup.net)

1893年開幕的紐奧良羅斯福酒店(Roosevelt Hotel),以買下熱銷調酒-「拉莫斯琴費士(Ramos Gin Fizz)」版權聞名,在1938年時甚至還以賽澤瑞克替自家大廳酒吧命名;2009年重新開張的羅斯福酒店,當中的賽澤瑞克酒吧如今便成了當地著名觀光地標。

英文片名「La La Land」一者代表取景洛杉磯(L.A.),一者代表幻境;那些如夢似幻的美好最後遺憾作結。蜜亞對自己戲劇能力灰心的自白,賽巴斯汀為了生活壓力的屈撓;歴經四季變換,人還是原來的人,路卻向著兩條不同方向延展。

這些年,許多人思考著如何立足傳統並以此為基礎創新,以市場取向為考量;現實與理想折衷後還剩下多少當初的熱情想像? 賽澤瑞克是杯很簡易的調酒,正是這份純粹才讓這樣的老派成為經典然後永存不滅;而這份簡單卻不是人人都能掌握。

看完這部電影,適合繼續找間酒吧聽著爵士樂,點杯賽澤瑞克,敬那些為理念堅持不退的人(或者是自己),敬那些默默守護祝福對方(寧可自己失落)的人,敬那些痛著的人。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