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Lin bay 好油》那些關於農業的情報蒐集、戰略佈局與目標執行:以香蕉為例

不肯建立情報與資訊蒐集的管道,不去理解未來的趨勢,不願尊重知識的價值,囫圇吞棗的執行口號政策,沒有準確的資訊來佈建中長期的規劃,眼中只看得到每四年的選舉,也不過就是等待下一個輪替的到來而已。

Lin bay 好油 

香蕉是市場非常大的熱帶水果,而日本人非常愛吃香蕉,光是香蕉這個品項進口量就高達25%以上,由這個數字就可了解香蕉在日本到底多受歡迎。不過,香蕉在日本的成長足跡,並非一路順遂,腳步也曾停滯;但隨著日本國內利用各類行銷方式,例如香蕉的高營養價值大加推廣,也曾搭上減肥話題,如用吃香蕉當早餐減肥等,主打年輕女性市場,再加上物流系統的改善,各便利商店隨手可得,使得香蕉廣受年輕人喜愛,近年來銷售量急速的成長。

日本一年進口超過80萬噸的香蕉,這麼龐大的香蕉進口量掌握在幾家特定的商社上,住友商事就是掌握香蕉進口貿易的綜合商社之一。日本市面上的香蕉超過33%是由住友商社進口,也因此,住友商事比任何人更了解日本人對香蕉狂熱,不斷地尋找更好的香蕉供給日本市場。

日本市面上的香蕉超過33%是由住友商社進口,也因此,住友商事比任何人更了解日本人對香蕉狂熱,不斷地尋找更好的香蕉供給日本市場。(http://www.sumitomocorp.co.jp/)

過去半個世紀,住友的水果業務只侷限於亞洲,經過不斷思考如何佈建亞洲以外的通路以及供應源後,經過多年評估跟對談,該公司在12月9日宣布將斥資7.51億歐元(日幣877億)的現金收購以愛爾蘭都柏林為基地的水果生產商Fyffes。

住友商事以每股2.23歐元的價格收購Fyffes公司股票,並以Fyffes在12月8日的收盤價為標準,收購總股份的49%,這個公開聲明為國際鮮果貿易市場投下震撼彈。Fyffes是一家供應熱帶水果的進口商,主要產品以香蕉與其他熱帶水果為主,銷售市場為歐洲及美國,水果供應源則來自中南美洲。此外,Fyffes也是間注重企業社會責任的跨國公司,每年依獲利比例捐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Emergency Fund,簡稱UNICEF),莫三比克、奈及利亞、南蘇丹等地區是他們援助區域。

Fyffes每年依獲利比例捐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莫三比克、奈及利亞、南蘇丹等地區是他們援助區域。(圖:網路)

過去一年,Fyffes的股價並沒有太大的波動,住友商社選擇在這個時機出手,更證明他們精準的投資與佈局,導致股價沒有波動的原因是這間公司生產成本是以美元計價,美元滙價期內節節上升,使帳面獲利下降,但在銷售通路開拓跟生產佈局上,這間公司表現值得讚許,因此,住友商社認為這間公司是被低估的,再加上住友也需要這樣一間公司來協助拓展國際通路及增加供應源,未來兩家公司將合併,以新的形態來推廣業務。

此外,住友之所以收購Fyffes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日本市場香蕉趨勢的改變。

過去日本曾是台灣香蕉引以為傲的市場,但隨著台灣香蕉業界的派系內鬥、疫病等問題,菲律賓香蕉趁勢崛起取代台灣,成為日本市場霸王,菲律賓香蕉在日本市場的佔比不斷地升高到94%左右,但菲律賓香蕉的霸王地位,這幾年開始動搖,挑戰者就是中美洲香蕉。光厄瓜多2014年的出口就約佔日本進口產值的5.26%,經過兩年的時間,2016年已成長到14.82%,同時間,菲律賓的進口產值比,也從93.40%下降到80.67%,菲律賓香蕉被攻下100多億日幣的市場。

日本超商架上的厄瓜多香蕉。(圖:作者提供)

厄瓜多香蕉憑什麼挑戰菲律賓香蕉?

過去筆者多次在日本品嘗菲律賓香蕉,風味贏過台灣夏蕉,不如冬蕉,但價格上只有台灣的一半以下,筆者今年前往日本時,第一次品嘗厄瓜多香蕉,其甜度適中,香氣濃厚,遠勝過台灣及菲律賓香蕉,但價格竟然跟菲律賓香蕉相近,一個清楚的消費者體驗比抽象的統計數字更能理解為什麼厄瓜多香蕉挑戰並擊敗菲律賓香蕉。

Fyffes香蕉目前已透過住友商社進口到日本,作為全球貿易公司,從菲律賓的種植業務,到全球零售分銷系統,住友商社可說是亞洲市場的領導者之一,若說引進中美洲香蕉是為了找到品質更佳的香蕉來供應日本本地的需求,那麼住友的菲律賓香蕉該怎麼辦?住友商社身為亞洲市場的領導者,自然有能力將菲律賓的香蕉供給到一般民眾較為陌生的更大香蕉進口市場:中國。

中國人也愛吃香蕉?

中國的香蕉市場成長驚人:2013年進口量只有51萬噸,2015年已經成長到107萬噸,數量超越日本25萬噸。中國對於各類的熱帶水果的需求,在近幾年出現驚人的成長。舉酪梨為例,這個品項開放才3年就已經達到2萬噸。一顆約150公克的酪梨在中國的消費市場竟然有12人民幣的終端價,換算成台幣1公斤約有400元的價格。 中國的崛起創造出另一個需求市場,這使得住友公司必須穩定新的香蕉供應源,找地再種植都太慢了,直接併購Fyffes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Fyffes併入住友,使得Fyffes更能利用日本供應的資源,在更短的時間內執行目前的國際戰略佈局,並在更短的時間內將目標一一實現,這個合併案對雙方而言是一個互利的交易。

2015年中國水果進口源分析。(作者提供)

中國開放酪梨進口才3年就已經達到2萬噸進口量。一顆約150公克的酪梨在中國的消費市場竟然有12人民幣的終端價,換算成台幣1公斤約有400元的價格。(圖:作者提供)

沒有詳細的情報蒐集跟評估,就無法建立戰略佈局、無法達成公司的短、中、長期目標。

情報蒐集是台灣很弱勢的一環,但情報的蒐集、解讀、分析卻是各先進國家相當重視的一塊。缺乏情報的蒐集為基底,自然就無法建立長遠的戰略佈局,新政府希望能以出口優質農產品轉守為攻,而成立台灣國際農業發展公司,藉以協助台灣水果外銷,儘管大張旗鼓、聲勢浩大,但三軍未發,糧草先動,至今10億的資金仍尚未到位,試問,就算請來專業的經理人才,他們又該如何建立佈局跟執行?

新時局如果還是繼續保持過去失敗的模式,又怎麼會有改變?無法協助資金到位,還有來自各地政要民代的人事請託,而行政院編列上億的預算,讓部會所轄的各財團法人以改善冷鏈物流的名義,製作採後處理系統協助台農發。平心而論,此舉也太一廂情願,如果這些單位真的有戰力、有實力,就不會提出賣鳳梨到泰國、賣火龍果給越南這些亂七八糟的鬼評估,更何況,台灣在採後處理領域,只有農試所及農改場的研究員們有實際業務協助與輔導成功的經驗,例如鮮花外銷等。

新政府成立台灣國際農業發展公司,藉以協助台灣水果外銷,儘管大張旗鼓、聲勢浩大,但三軍未發,糧草先動,至今10億的資金仍尚未到位。(記者簡榮豐攝)

對外銷而言,櫥架壽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但受限於整體出國旅費控管,研究人員往往難以前往市場進行現場販賣調查。以筆者在重要國際食品展看到的韓國,多是以團隊方式:包含育種、生產、採後處理及農經領域二三十位做整體調查,實在難以理解國內農政單位寧願省出國旅費,卻對包案子的財團法人慷慨解囊的意義何在?

能有更完整的訓練、更多的經費協助農試農改等年輕研究員吸收新知,不是遠勝過讓財團法人包案子嗎?

藉由併購國際公司先拿回國內香蕉主導權,再配合新興市場的需求將餅做大,日本商社從單純的香蕉貿易方漸漸掌握整個香蕉供應鏈,反觀我們卻仍沉浸在過去日本市場市佔第一的舊夢中無法自拔,台灣有多少第一的美譽,如今何在?

不肯建立情報與資訊蒐集的管道,不去理解未來的趨勢,不願尊重知識的價值,囫圇吞棗的執行口號政策,沒有準確的資訊來佈建中長期的規劃,眼中只看得到每四年的選舉,也不過就是等待下一個輪替的到來而已。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