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榎本武揚、土方歲三和「蝦夷共和國」

榎本武揚在投降的時候,將手上的一套「萬國公法」交給明治軍的指揮官黑田清隆。坐了幾年牢後,先擔任當時「北海道開拓使」的黑田的次官,後來更被政府委以重任,也彰顯了明治時代裡,政府對於才能的重視。至於才能是武功高強的土方,在大時代裡面顯然沒有用武之地,只能被後人以「新選組」副長的名義所記憶。

李拓梓

有些人天生就是適合當副手,但這樣的人如果有幸得到機會成為大將,指揮全局,也可能就圖窮匕現,無法堪當大任。土方歲三就是這樣的人,作為「新選組」的副長,土方歲三飽受同儕敬重,無論在領導力、輔佐力、格局、謀略,他都是近藤勇副手的最佳選擇。但是率隊鬥毆他沒問題,真正領兵作戰,他顯然能力不太足夠。

土方歲三飽受同儕敬重,無論在領導力、輔佐力、格局、謀略,他都是近藤勇副手的最佳選擇。(圖:網路)

在前往京都之前,土方的老大近藤勇只是個道館主人。道館必須要管理,也要有一起教劍的師傅,近藤找上他的結拜兄弟土方一起來管理這個道場。當時的「試衛館」並非名門道場,但時代在變,很多農民、商人的子弟都被送到道場學劍,因此也算可以經營。土方幫近藤管理道場,倒也管理得頭頭是道。

時代正在大亂,近藤和土方響應了浪士清河八郎的呼籲,在幕府的支持下,以保護將軍為名,跟著一團浪士上了京城。路途當中,浪士們要輪流當行政公差安排食宿,近藤大而化之,偶而會出包。有一次忘了幫當時很紅的水戶天狗黨殘餘芹澤鴨等人安排好住宿,結下冤仇,當時也是土方歲三出面收拾殘局。

土方這位有情有義的副手,不只收拾殘局,在浪士隊改名「新選組」後,跟著近藤一起著手安排組內政變,刺殺了當時屢屢生事,引起「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不爽的芹澤鴨,讓近藤如願以償當上新選組局長。接下來,土方就一直以副長的角色,處理「新選組」的大小事務。他的行政能力極為出色,治軍也非常嚴厲,在他的輔佐下,「新選組」無論名氣、實力都蒸蒸日上,可以說如果沒有副長土方,近藤勇一個人絕對幹不來局長的位置。

不過就算有鐵的紀律,再強的能力,時代的浪潮一旦襲來,擋也擋不住。

隨著幕府權威江河日下,「新選組」不僅分裂自相殘殺,更在「大政奉還」後失去了權威,成為擁幕軍的一員。在大軍和槍砲之中,武士自然不再顯眼。「鳥羽伏見」之戰後,新選組跟著幕軍一路敗退,近藤勇本人也在下總流山一帶戰敗被俘,遭到斬首。新選組的殘餘,在土方的帶領下,一路從江戶退到東北,會津戰爭再敗後無處可去,面臨被新政府剿滅的危機。所幸剛好碰上舊幕軍的海軍將領榎本武揚決心脫離明治政府的監控,開了幾艘船脫離江戶灣一路往北,在仙台附近的松島灣接走了這些餘兵殘黨,才順利往北海道的函館逃去。

榎本武揚是勝海舟的學生,「大政奉還」後,勝跟榎本談了很多次,希望保留舊幕府海軍的實力,讓政權和平轉移,再一起為新政府的外交國防來努力。因此他一直認為榎本不可能背叛,但榎本還是背叛了勝。勝知道這件事非常難過,但也無力回天,在日記中寫下「嗚呼士官此輩,我之號令不行」。

位於墨田區梅若公園的榎本武揚像。(By Iso10970 wikimedia.org)

函館附近的弘前藩跟松前藩,在江戶時代的諸侯中,都可以說是邊緣中的邊緣,無論是行政能力、戰鬥能力都很差,根本無法打仗。而這支敗退的部隊,雖然是敗軍,但戰鬥經驗也還算豐富。土方歲三首次領兵,先是打敗了代表明治政府駐守箱館五菱郭的弘前藩兵,接下來又勇猛大破松前藩,算是旗開得勝。也因為這場實力懸殊的戰役,確立了當時叫做蝦夷地的北海道,可以實質獨立在明治政府的治理之外。

在榎本武揚的帶領下,這批佔領蝦夷地的舊幕軍,在1868年正式組成了一個新政府,將管理區域取名「蝦夷共和國」,舉辦了武士才能投票的「民主」選舉,推選最高票的榎本武揚為總裁。雖然壽命很短,但應該可以算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雖然當時的階級差異的民主定義比較「古典」。

榎本當選總裁之後,本來仗著津輕海峽天險,以及舊幕軍最強的海軍實力,確實有足夠的實力跟明治新政府作對了一段時間。但天有不測風雲,榎本手中的最大船「開陽」在巡航時意外觸礁沉沒。同時,明治政府終於克服萬難,繼承了舊幕府向美國訂購的新船「甲鐵」的購買權,並且將船拿到手,在平定東北後不久,就繼續向北海道發動征伐。

1869年,舊幕軍的指揮官土方歲三為了拖延明治軍的北伐,想了一個怪招,他認為,如果打不贏「甲鐵」,那就趁月黑風高把「甲鐵」搶到手。於是他指揮了三艘戰艦偷偷駛入岩手附近的宮古灣襲擊「甲鐵」。不幸的是,月黑風高的時候,船通常不太好駛,出門的三艘船一艘故障、一艘失蹤,只有「回天」成功駛入宮古灣,因為掛著美國旗所以可以輕易接近「甲鐵」。

在榎本武揚的帶領下,這批佔領蝦夷地的舊幕軍,在1868年正式組成了一個新政府,將管理區域取名「蝦夷共和國」,舉辦了武士才能投票的「民主」選舉,推選最高票的榎本武揚為總裁。(維基共享)

但人算不如天算,「甲鐵」的甲板比較高,「回天」上的戰士根本搶不到船,還被「甲鐵」的機槍掃得東倒西歪,艦長陣亡,這場搶船鬧劇告終。到底是武士出身的土方,看起來並沒有能力打海戰,也無法堪當指揮官的重任,於是這場「宮古灣海戰」就以舊幕軍一敗塗地告終。

被襲擊的明治軍,立刻加緊了北伐的準備,1869年四月,雙方在箱館灣展開海戰。但從先前幾次作戰,船隻有些觸礁、有些失蹤的狀況來看,當時的日本人對於海上架船顯然不太熟悉,因此即使海戰持續了整個白天,但雙方只是發射了許多砲彈,損失極微。倒是舊幕軍的主力艦之一「千代田」在海戰後意外觸礁,被明治軍搶走,讓幕軍再次損兵折將。 而在陸戰方面,明治軍也銳不可擋,一路從海邊登陸、挺進,向五稜郭發動攻擊。負責指揮陸戰的土方歲三即使奮力抵抗,但並沒辦法阻止戰爭的失敗,土方自己也在從五稜郭趕往弁天砲台救援的路上中彈身亡,部隊也很快就在海陸都潰敗之下投降。

舊幕軍與明治軍於1869年四月,在箱館灣展開海戰。圖:「箱館大戰」永嶌孟斎画。(維基共享)

短暫的「蝦夷共和國」政權滅亡,明治政府終於統一了日本。 至於「蝦夷共和國」的總裁榎本武揚,他倒是活了下來。榎本武揚是荷蘭留學生,對「萬國公法」相當熟悉,他在投降的時候,將手上的一套「萬國公法」交給明治軍的指揮官黑田清隆。黑田早知道榎本的能力,因此力保榎本不死。坐了幾年牢後,榎本很快就被釋放,先擔任當時「北海道開拓使」的黑田的次官,後來更被政府委以重任,先後出任駐俄、駐清公使,也出任過海軍、遞信、外務、農商等重要閣員位置,也彰顯了明治時代裡,政府對於才能的重視。至於才能是武功高強的土方,在大時代裡面顯然沒有用武之地,只能被後人以「新選組」副長的名義所記憶。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