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誠」之新選組與局長近藤勇(二)

新選組的「甲陽鎮輔隊」不僅打了敗仗,主將近藤勇還在下總流山一代被俘,並且被帶到江戶的板橋一帶斬首。五年的風光一下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的消失,而近藤三十五年的人生,也就這樣被劃上句點。

李拓梓

續上篇

幕末的京都,仍然是一個階級社會,儘管容保深知近藤等人的戰力較強,但由於「新選組」人幾乎都不是武士出身,因此他們負責警戒的,是以京都花街祇園、以及附近町人活動為主的區域。而比較晚組成,但是由武士組成的「見迴組」,就可以負責皇居、二條城等貴族、官員活動區域的警戒工作。

不過,在大亂的時代,講求的仍然是實力。

近藤深知只要立下功勞,就有辦法扭轉局勢。而扭轉「新選組」地位的一場重要戰役,1864年6月5日發生的「池田屋事件」就在這個時候敲開了「新選組」的命運之門。前一年的「八一八政變」後,京都的氣氛丕變,攘夷派實力大弱,零散斬殺佐幕人士的「天誅」行動有之,但都不成氣候。以長州為首的攘夷人士,希望能夠將四散的「尊王攘夷」勢力再一次集結,於是密謀要趁著夏季祇園祭的當,斬殺松平容保,並將天皇綁架到長州。但這個計畫不幸在行動前遭到新選組偵破,被捕的志士古高俊太郎經不起嚴刑拷打,將整個計畫始末都供了出來。

古高俊太郎宅邸遺址。(By Chris Gladis wikimedia.org)

眼見計畫將要破局,充滿危機感的四十多位勤王浪士們,隨即在三條、木屋町通附近的「池田屋」聚會,商討事發後續的處置措施。知悉此事的新選組隊員們,在等不及會津藩兵的支援下,以二十多人的兵力匆促出兵。攘夷和佐幕雙方在池田屋激戰,沒有防備的攘夷志士們死傷慘重,領導長州這邊的吉田稔麿、領導肥後藩士的宮部鼎藏等七人,都在這一場亂鬥中戰死。長州的攘夷領袖桂小五郎因為遲到而逃過一劫,拼命逃離了京都市區。隨後聽聞混戰趕到的會津藩兵花了兩天的時間,將殘留者二十餘人一一逮捕。

統計勤王志士們一共七死四重傷,而討伐的「新選組」僅一死二傷。「池田屋」一戰讓「新選組」名氣大盛,這些浪士組成的警備兵力,戰鬥力竟然比會津藩兵,或者是真正武士組成的「見迴組」更強,這些奇聞軼事,都引來京都民眾的八卦熱議。近藤勇因為立下功勳,讓「新選組」不僅得到幕府六百兩賞金,並且聲望大增。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是「新選組」最活躍的時候,隊伍不單單只承擔維持地方秩序的任務,更被編入征伐長州的部隊當中,一步一步地擴大組織,最盛時期旗下有十個分隊,還有監察、勘定等幕僚單位,近藤勇本人更被提拔為「旗本」的幕臣階級,可以對將軍進言,他對提拔他的幕府於是忠心耿耿,一片赤誠。

松平容保於會津戰爭的畫像(現存於若松城天守閣鄉土博物館)。(維基共享)

不過,「新選組」的強大,並不代表他們所支持的幕府一方實力也在增長。相反的,就是因為幕府的實力越來越弱,浪士出身的近藤勇才有機會參贊機要。整個國家大勢顯然不利於幕府,在第二次長州征伐當中,將軍家茂忽然病死,而轉支持「公武合體」,讓攘夷派聲勢大衰的孝明天皇,也在幾天後死亡。感覺情勢已變,急著要返回會津的「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向幕府、朝廷都表達堅定的辭意,但都未獲許可。情勢越來越不利於幕府,跟隨幕府的「新選組」,也成為強弩之末。

在最後的將軍慶喜決定「大政奉還」後,政治情勢仍然逼著幕府必須走上絕路。慶喜本來奉還權力的如意算盤是這樣打的:要比號令諸侯的實力,初代總理大臣以聲望來論非他莫屬。但薩長兩藩並沒有打算讓這件事成真,因此對慶喜步步進逼,「武力討幕」的力量興起。 很快地,薩長兩藩就揮軍東進,1868年一月,倒幕、擁幕的東西兩軍在鳥羽、伏見一帶激戰。站在幕軍這方的近藤勇,帶著「新選組」成員們,在這一戰當中和會津兵們並肩作戰,但情勢顯然對幕軍不利。首先是幕軍聲勢不佳,戰況不利,接著連幕府派來守備伏見的藤堂軍也轉投薩長一方,將砲口掉轉猛轟幕軍。藤堂軍的見風轉舵之舉,被嘲笑頗有首代高虎之風,但確實決定了戰爭的勝負。鳥羽伏見一戰中,薩長軍不僅打贏了仗,還拿到代表官軍的錦旗,讓幕軍變成「賊軍」。

鳥羽伏見一戰中,薩長軍不僅打贏了仗,還拿到代表官軍的錦旗,讓幕軍變成「賊軍」。(圖:網路)

慶喜戰敗後搭著輪船逃回江戶,剩下的殘兵敗將,就一路往東撤退。而容保的會津兵當然是趕快退回會津守備。四散的兵丁當中,近藤勇算是敗兵之中還能言勇的將領,他很快的以「甲陽鎮撫隊」的名義組織殘部,在古稱甲州的山梨一代跟薩長軍再戰,希望能夠拖延已經變成「官軍」的薩長軍進入江戶的時間。當然,勢不可免的敗戰還是得來。山梨這一戰當中,「甲陽鎮輔隊」不僅打了敗仗,主將近藤勇還在下總流山一代被俘,並且被帶到江戶的板橋一帶斬首。現在板橋地區,還留有近藤勇的墓牌。「新選組」五年的風光一下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的消失,而近藤三十五年的人生,也就這樣被劃上句點。

不過,也許是「敗者的美學」之故,近藤勇雖然不受到後來的明治政府所喜愛,但他對提拔他的幕府以及容保所展現的一片赤誠,至今仍然為人們所稱道、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