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無以酩狀》Giggle Water:《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逃到一處奇幻的時空

認命吧,不管你是麻瓜還是莫魔,都沒有一只魔杖傍身,輕輕一點就能心想事成。但沒關係,我們庸碌平凡的生活還有一些值得努力的目標,不管是工作、理想、家庭還是所愛的人,不能向巫師一樣施法,但至少還能找一間屬於自己的「盲豬」喝杯忘憂水,暫時忘卻煩惱。

縮梭

奇幻電影滿足了大家無法實現的想像,就看誰用魔法與珍獸架構出來的世界趣味豐富。

因為《哈利波特》系列大紅的英國作家J.K.羅琳,以著作中魔法動物發展出的《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小說,將場景從歐洲移換至美國,翻拍成電影上映。

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裡的奇獸比《哈利波特》出現的還多。(圖:Warner Bros.)

電影內出現的「盲豬(Blind Pig)」,是典型的秘密酒吧(Speakeasy);故事背景設定於1926年美國,適逢禁酒令(Prohibition,1920﹣1933年)雷厲風行的時刻,秘密酒吧於是衍生於街弄隱蔽處,憑藉暗號得以進入酒鄉酣醉。雖然美國政府禁酒,但是美國魔法國會首長皮奎里卻表示在美國當巫師相當辛苦,要求參謀長「忘憂水(Giggle Water)絕對不准被禁止」。

禁酒令時期出現許多與酒相關的詞彙,用以借代酒吧或酒本身。

「盲豬」本身就是一種秘密會員制酒吧,隱匿於暗巷或地下室等等;有時也會稱作「盲虎(Blind Tiger)」。飲酒不再是違法行為的今日,有些酒吧仍舊會以此緣由替酒吧命名;倫敦蘇活區便有間藏身於餐廳二樓的「盲豬酒吧」。

電影中「盲豬酒吧」以現實紐約市華盛頓廣場公園附近的「124老兔子俱樂部(124 Old Rabbit Club)」為原型,打造出充滿魔法與巫師們,不允許莫魔(No-Maj)進入的秘密酒吧;而這部電影的行銷團隊甚至還虛構一處「盲豬酒吧」地標提供影迷們撰寫評論。

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裡的「盲豬(Blind Pig)」酒吧場景。(圖:Warner Bros.)

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裡的Blind Pig(左)與現實的124 Old Rabbit Club入口(右)。(圖:Warner Bros.﹠The Regular Guy NYC)

「忘憂水(Giggle Water)」在禁酒令時意謂含有酒精的飲料;同時期出現的字「喝去(Hooch)」雖然意思相仿,卻通常是指較小杯的酒精飲料,如威士忌等,這個字詞來自19世紀早期阿拉斯加地區蒸餾酒「喝去喏(Hoochinoo)」縮寫。

1928年,由查爾斯.瓦諾克(Charles S Warnock)集結禁酒令前期紐約知名酒吧風行的290款調酒酒譜與自製白蘭地、琴酒、香甜酒、葡萄酒釀造方式,出版《Giggle Water》一書,提供人們在家釀酒、調酒就能享受酩酊感覺。電影主角們進到秘密酒吧裡向家庭小精靈點用「忘憂水」,一口飲盡後便會不自覺傻笑;正如曹操在《短歌行》中寫道:「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實際上,「忘憂水」在各間酒吧都擁有自家配方。

位於曼哈頓的「美國威士忌(American Whiskey)」酒吧,店內的「忘憂水」以2盎司四玫瑰波本威士忌(Four Roses Bourbon)、半盎司立可43果香草本酒(Licor 43)、少量柑橘苦精(Orange Bitter)注入裝滿冰塊的長型水杯內,最後再倒滿啤酒並加上一塊柳橙片裝飾;是紮實又爽口的醉漢首選。

American Whiskey Bar與其特調Giggle Water。(圖:Thrillist)

俄亥俄州阿克倫「北岸秘密酒吧(Northside Speakeasy)」酒單上的「忘憂水」則是用2盎司浸泡過檸檬的伏特加(Lemon infused Vodka)、各半盎司檸檬酒(Lemoncello)與檸檬汁、少量君度橙酒(Cointreau),搖製後再倒進1盎司紅酒;擁有檸檬清爽口感且散發紅酒果香。

酒廠設置於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18.21苦精(18.21 Bitters)」,致力生產推廣風味豐富、講究底蘊的苦精、甜酒(Shrub)、糖漿等;其提供的「忘憂水」酒譜,使用特殊的索貝所可可烈酒(Solbeso Cacao Spirit)1盎司,1盎司焦糖蜂蜜薑橙甜酒(Carmalized Orange,Honey, Ginger Shrub),可搭配少量洋甘菊苦精(Chamomile Bitter),倒進杯中攪拌後再添加適量香檳;有如甜點般滋味又有氣泡感酒精刺激。

使用18.21 Bitters產品與Solbeso調製的Giggle Water。(圖:BarNotes)

先後工作於美國與澳洲的廚師兼調酒師班尼.洛夫(Benny Roff)在著作《Speakeasy: 200 Underground Cocktails》裡的「忘憂水」酒譜,先是以各1盎司肯巴利酒(Campari)與覆盆莓果泥搖盪冰鎮後倒進盛滿冰塊的長杯內,再注入約2盎司香檳;苦甜口感裡帶點酸度。

難怪魔國會主席皮奎里抒壓都是喝忘憂水;我想,她喝的忘憂水應該泛指酒精飲料。

沒有魔杖能口誦咒語施法,身邊也沒有珍禽異獸的我們不論被稱作麻瓜還是莫魔(或是傻瓜或是憨人),平凡的生活至少還能為了一些目標努力,偶爾也能像巫師與女巫們,找一間自己喜歡的盲豬,喝杯「忘憂水」解悶銷愁。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