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姓松平的悲哀

隨著薩長倒幕人士主導的「戊辰戰爭」啟動,容保跟舊幕軍在鳥羽、伏見之戰被迫向亮出朝廷錦旗的皇軍開槍,因此風水輪流轉,淪落為朝敵。容保經歷了投降、辭官、被遷藩、被廢藩的命運,有一度還被派去德川家的祖廟日光東照宮當廟祝-這就是選邊站的代價。

李拓梓

末代會津藩主松平容保很倒楣,會津本來在遙遠的東北,跟近畿京都的紛爭一點關係也沒有。這位年輕藩主就任後,積極推動富國強兵的政策,開設「日新館」學習西學,組織新式軍隊,把藩政弄得有模有樣。 但是因為姓松平的關係,他終究還是捲入了幕末的紛爭之中。

松平原來是德川家改姓前在三河地區(現在的愛知縣)的原姓。在改姓德川之後,使用松平姓的,多半有不得已的理由。比如會津松平家的家祖保科正之,其實是二代將軍秀忠的私生子,因為是私生子,所以過繼給保科家,直到秀忠夫妻都過世,才被哥哥三代將軍家光承認。家光要他改姓本家的松平姓,正之沒有接受,但正之死後,繼任的會津藩主接受了松平姓,一直到末代藩主松平容保,都自居為德川家親藩。

松平容保像。(維基共享)

身為親藩,又兵強馬壯,在動亂的幕末時代,當然會被將軍打主意。一紙命令下來,要容保赴京出任類似警察局長職務的「京都守護職」。此令一出,會津群臣群起反對,反對最力的家老-西鄉賴母甚至主張此去會津必亡。賴母的煩惱並非沒有道理,當時的日本東有美國黑船叩門、北有俄羅斯覬覦領土,內部也正為了尊王倒幕而爭執不休。

「京都守護職」是個屎缺,當時的京都,攘夷志士以「天誅」名義,到處殺人,也有浪士假借各種名義勒索商家百姓,京都正陷入一團混亂。正值此時,拖了許久的將軍家茂上洛行動正要啟動,幕府官員無不憂慮在這麼混亂的治安情況下,上洛(京)的將軍可能會被攘夷志士刺殺。也正是基於這樣的考量,幕府才急著要兵強馬壯、又有聲望的會津武士進京護衛。

容保到京都晉見孝明天皇,天皇此時對於原先的攘夷念頭縱然沒有改變,也已經被「天誅組」無法無天的暗殺醒動惹得很毛。他心裡深知,「尊王攘夷」光靠身邊沒見過世面的公卿和滿街亂殺人的野武士,絕對不可能成功。跟幕府合作的「公武合體」勢力正在茁壯,天皇也漸漸轉向這個路線,因此大大嘉勉進京護衛的容保,讓容保一時有飄飄欲仙的感覺,願意為皇室、為幕府粉身碎骨。

以芹澤鴨、近藤勇(圖)為首的十數位人士不想回江戶,容保決定讓這些人留在京都,並且再次啟動招募機制,「新選組」於焉成立。(維基共享)

雖然幕府建議容保直接動手清除被他們視為眼中釘的攘夷志士,但容保認為,會出問題,是因為下情無法上達。因此他上任之後,首要之務就是廣開言路,讓各種意見都得以上呈,但京都的秩序顯然沒有因為容保的大度而有改變。惹毛容保的,就是在將軍上洛(京)前三天發生的「足利三代木像梟首事件」,原先存放在等持院的前代幕府開創者足利尊,以及足利二、三代將軍的木像,被攘夷志士偷出來,在河原町梟首的事件。

砍前幕府將軍足利家的頭像,雖然不是砍德川家的頭,但也充滿了警告意味。攘夷人士此舉,意在指出如果幕府對於攘夷行動死不悔改,接下來被砍頭的,就是家茂將軍本人。這件事讓京都大為震動,容保氣得七竅生煙,一改廣開言路作法,開始嚴格取締攘夷志士,改以鎮壓的方式恢復京都秩序。

名震天下的「新選組」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一開始是幕府招募的「浪士隊」,把人募集之後,幕府自己也不知道這批人該幹嘛,因此想想決定要這批從江戶千里迢迢來到京都的浪士打道回府。浪士當中以芹澤鴨、近藤勇為首的十數位人士不想回江戶,要求求見京都守護職容保,容保想想,決定讓這些人留在京都,並且再次啟動招募機制,「新選組」於焉成立。

「新選組」成立之後,雖然內部也有鬥爭,但很快地就因為近藤勇的領導能力而平息。這個浪人組成的團隊,可以做任何會津正規軍不想做的事,於是容保就讓他們穿著制服、帶著刀,開始巡邏京都、維持秩序的行動。事實上,他們的所作所為,跟「天誅」也沒什麼不同,因此京都淪為武士的地獄,每天都有公武合體派人士被「天誅」,而或者攘夷志士被「新選組」追殺。

1864年的「禁門之變」後德川幕府發動第一次長州征討。(圖:網路)

容保的守護職並不好當,雖然在接連的「八一八政變」、「池田屋事件」以及「禁門之變」,甚至容保力主的「第一次長州征伐」當中,「公武合體」派一時佔了上風,但是風往倒幕的方向吹顯然勢不可免。在「第二次長州征伐」前後,先是一直被倒幕派並稱為「會奸薩賊」的薩摩人倒戈,選擇了倒幕那一邊。緊接著是將軍家茂、孝明天皇接連過世。容保的兩大靠山全倒,地位變得十分尷尬,亟欲辭去京都守護職職務,卻不被搖搖欲墜的幕府跟孝明天皇所允許。

隨著薩長倒幕人士主導的「戊辰戰爭」啟動,容保跟舊幕軍在鳥羽、伏見之戰被迫向亮出朝廷錦旗的皇軍開槍,因此風水輪流轉,淪落為朝敵,當初西鄉賴母抵死不想讓容保上京的預言一一實現。不過這些以賴母為首,當初不想讓容保去京都的家臣,此時並沒有背棄容保,而是提起武器,跟容保一起打這場不會贏的戰爭。戰爭當然是輸了,容保也經歷了投降、辭官、被遷藩、被廢藩的命運,有一度還被派去德川家的祖廟日光東照宮當廟祝。而他曾經統治過的會津地區,從此成為日本的「落後發展地區」,各種建設都明顯落後。一直到現在,要到當時會津的都城會津若松,都還沒有新幹線可搭,得經歷千辛萬苦地從郡山轉搭磐越線前往。

選邊站的代價,有時候真的蠻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