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農業二三事》與農民對話

如果只是單純地思考農民收入這樣一個狹隘的課題,而沒有深入農村體察真實面貌,提升收入最終仍陷入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中,讓大者恆大的「資本化大型農場」,不過是侵蝕了更多的小農、青農生存空間而已!

焦鈞

最近,農業問題成為熱門話題。當中,有個很弔詭的命題:農民在菜價上漲過程中,到底是獲利者、亦或受害者?

在野黨抨擊,菜價被不合理打壓,反倒使農民損失,意有所指地認定了「打菜蟲」是與農民為敵。當輿論熱切追逐菜蟲在哪裡時,卻忽略了「誰和農民誠心對話過?」既然,農民權益的話題被挑起,那麼就該真誠地走下田間,和農民對話,好好釐清問題所在並試著找出解決之道。

農民在菜價上漲過程中,到底是獲利者、亦或受害者?(記者鹿俊為攝)

農民的收入,這個命題本身就充滿弔詭!

畜牧農、果農、菜農以及稻農、青農,或從事規模化生產的大型農場主人,在社會分工日益精緻化、產業結構日趨複雜化的情況下,農業,自不可能置身事外;農民收入,或更精準地說,農村總體所得,是否呈現一種上升趨勢,是否吻合社會總經體經濟的成長曲線?或許才是釐清問題真相的路徑。

從官方的統計資料分析,去年「農業為主業農戶」的收入所得,不論以何種型態分類的從農收入,均呈現0.2%~3.7%不等的微幅成長;就數據來看,農戶收入是正成長的。但如果扣除政府天然災害補助的部分,從生產力轉換為收入的部分,其實並沒有明顯的成長趨勢。主要原因在於天候異常下的「產品批發價格」的不穩定度均較往年提高,經營風險加大的情況下,平均2%的成長幅度,不過只是反應基本物價的調漲而已。

如果走入農村,老農會告訴你,他們真正在意的是,下一代務農者在哪裡?

過去政府大力推動漂鳥計畫,但缺乏完整配套,對農村勞動力的補充,終究有限。而農村年輕勞動力的大量外移,只能仰賴周邊工廠外籍勞工的「間歇性補充」,縱使青農返鄉守著父執輩的田產,仍舊沒有充分的勞動力補充。有錢都不一定找得到工,這才是農村的最真實面貌。

農村年輕勞動力的大量外移,只能仰賴周邊工廠外籍勞工的「間歇性補充」,在有錢都不一定找得到工的情況下,這才是農村的最真實面貌。(記者林國賢攝)

農村收入當然和農產品市場價格有直接關係。

政府推動了四十年的共同運銷系統,以主要供應大台北700萬人口的蔬果運銷體系來看,迄今仍停留在「信任委託批發市場拍賣」的運作邏輯,對照從過去盤商農田間「銀貨兩訖」交易模式演變至今「超市通路契作供應鏈」,系統內早已並存著批發市場運銷體系與契約供貨體系-前者的代表,就是日前引爆總經理人事爭議的台北農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後者的代表,就屬全聯社超市這樣的連鎖通路賣場。

如果,你隨意問農民,為什麼你會把水果賣到台北,或不賣到台北而直接交給超市的盤商,他們的答案是很不一致的;信任者,認為台北的價格「他們很滿意」,不願意的會告訴你,台北的價格一日三市,不僅不同市場價格不一致,同樣的商品卻能賣出不一樣的價格。這也就說明了,為何台北市的兩個果菜批發市場,水果進貨量呈現下滑;直接交給盤商銀貨兩訖的果農,會愈來愈多。

政府推動了四十年的共同運銷系統,以主要供應大台北700萬人口的蔬果運銷體系來看,迄今仍停留在「信任委託批發市場拍賣」的運作邏輯。(資料照,記者游太郎攝)

相反的是,菜農這幾年不再有「十元保衛戰」,加上國人飲食習慣的改變,平均單位只要高於20元大概都會有穩定的年收入;在總體供給量上升,通路並未隨之正成長(水果通路有「水果量販店」與「外銷帶動」雙重因素影響,使得進入批發市場的量相型萎縮)的情況下,台北市的兩個批發市場的蔬菜到貨量,反之逐年增長。

農民會告訴你的真相是,有資本、會操作電腦、能夠集合式生產的農場,方有資格取得符合超市賣場通路的「認證標章」,不論是最低階吉園圃或是產銷履歷,在生產端分流、批發市場又不重視標章蔬菜專區拍賣的情況下,蔬菜供需面呈現兩極化。用農民的話就是,蔬菜如果賣不進超市,盤商不收的話,就全部往台北果菜市場送就對了!

再回到農村勞動力課題。

一個正向經濟的循環模式,應該是透過產業升級與創新,創造產品更高的附加價值,取得更高的獲利,而不是大量生產、低價競爭。這也就是青年返鄉農民的心聲!不論他們從是畜牧,或是種植蔬果,亦或回到最根本糧食作物耕作,品牌化對這些年輕人而言,早已不是問題,分眾市場的行銷更是把課堂所學轉換為實務而已;但這一切,如果沒有充沛的勞動力為基礎,一切都淪為空談。

農民收入除了本業的從農,關心農業發展的政治人物,更應該關心的是整個農村的發展與環境,其基礎工程是否跟得上都會區的發展腳步。一如日本北海道為了吸引年輕人務農,除了基本的農事專長培訓之外,連帶的這些年輕農民的成家立業問題,都一併考慮到。

如果,只是單純地思考農民收入這樣一個狹隘的課題,而沒有深入農村體察真實面貌,提升收入最終仍陷入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中,讓大者恆大的「資本化大型農場」,不過是侵蝕了更多的小農、青農生存空間而已!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