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東協的科技門戶:菲律賓科技實力的軟崛起

菲律賓的國家創新系統經歷著明顯的基礎建設赤字,雖然菲律賓的國家創新系統起源甚早,但2013年的「全球創新指數」中,菲律賓僅位居90名,排名靠後的主因,在於基礎建設落後與政府效率低落。但不認輸的菲律賓人,在創新能力上卻展現了驚人的天分。在矽谷新創公司與本地網路服務的發展下,卻有排名50-60名的成績,並且在持續進步中。

王文岳/中央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你知道什麼是Eigo Dojo?」太座向筆者發問。

「英語道場?不是日本的英語學習機構嗎?」筆者答道。

「咦,可是這是菲律賓人發的信耶,她們想來台灣擴展英語教學市場。」

原來,是菲律賓的英語教學科技公司透過獵人頭公司希望在台灣徴求合作夥伴。

「為什麼菲律賓的英語教學機構要使用日本名呢?」

這是很好的問題。兩週以後,兩位年輕的CEO與CTO,帶著在菲律賓也很盛行的ASUS手機,向我們簡報他們在菲律賓宿霧建立的英語線上教學系統。這家「英語道場」原是他們為日本關西地區的教學機構所建立的線上英語教學系統,良好的介面、流暢的設計、低廉的收費(甚至僅有台灣英語線上教學平台的一半不到)、充分的學習選擇時段,以及符合日本使用習慣的流程,使得英語道場成功打開日本市場。這個成功的經驗,使這兩位各自擁有自己公司的年輕工程師對他們的產品深具信心,他們相信他們的教學平台不但在可以日本成功,也具有在台灣成功的條件。

以上的場景,發生在幾個月以前,筆者的第二個小孩剛出生,我們在月子中心與菲律賓的工程師有了第一次接觸。儘管筆者早已知道菲律賓以宿霧為中心在過往的十年間建立了一個超越澳洲的世界第三大英語學習市場,但菲律賓工程師所操作的教學平台展現的技術實力與充滿自信的創業精神,卻令人印象更為深刻。

憑藉著英語能力、網體設計專業與低廉的人力成本,菲律賓的科技產業在東南亞已逐漸崛起。

菲律賓的創新與科技

菲律賓的科技產業發展,反映了民大於官的實況。菲律賓的國家創新系統經歷著明顯的基礎建設赤字,雖然菲律賓的國家創新系統起源甚早,在1958年,菲律賓政府就設了「國家科學發展理事會」(National Science Development Board),並且於1987年即改組為「科技部」(Depart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但在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指數」(Global Competitive Index)上,菲律賓的排名往往落於70-80名之間起伏。

菲律賓的科技產業發展,反映了民大於官的實況。(GMANetwork.com)

2013年的「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中,菲律賓位居90名;菲律賓排名靠後的主因,在於基礎建設落後與政府效率低落。但不認輸的菲律賓人,在創新能力上卻展現了驚人的天分。在矽谷新創公司與本地網路服務的發展下,卻有排名50-60名的成績,並且在持續進步中。這種官弱民強的情形,代表菲律賓的民間創新活力強於政府部門。菲律賓的產業創新多半來自於跨國公司的合作案上,特別是近年美國、日本、德國企業看準菲律賓的潛力,大加投資與外包,創造了大量的軟體設計與程式設計人才。

事實上,隨著高科技產業全球運籌的發展,東南亞地區在1990年代以後,也逐漸地融入全球科技生產體系。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曾是世界儲存裝置生產重鎮;泰國與馬來西亞已是日本汽車全球生產供應鍊的設計與製造中心;新加坡更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以後,成為金融科技的發展重鎮。相對地,菲律賓過去是東南亞並非領先的前段班,基礎網路建設不足(網速平均3.6Mbps),都讓國際投資者普遍認為菲律賓的科技發展機會受限。此一情形在近年大有轉變,憑藉著菲律賓新一代資訊世代的成長與世界第五大英語使用國的優勢,菲律賓不但在「業務流程外包」(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 BPO)業務上躍居世界之冠,也在相關的「呼叫中心」(Call Center)/「客服中心」(Contact Center)乃至於「業務流程處理」(Business Process Management, BPM)上產業佔有重要地位,更在網路服務產能上居亞洲之冠。

菲律賓現為東南亞地區成長速度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其1億的英語使用人口在國內各種網路服務新創公司興起的情形下,已成為亞洲社交網路比例最活躍的國家,這些條件,在矽谷的創投業者眼中,已具有爆發的機會。

菲律賓的產業創新多半來自於跨國公司的合作案上,特別是近年美國、日本、德國企業看準菲律賓的潛力,大加投資與外包,創造了大量的軟體設計與程式設計人才。(http://www.philstar.com/)

菲律賓網路產業的前景

菲律賓的網路產業前景,已吸引不少創投公司與新創公司的目光。矽谷著名的創投公司,包括Y Combinator,Omidyar,500 Startups均加碼投資菲律賓。矽谷的Rocket Internet對菲律賓最重要的網路服務提供者–「菲律賓長途電話公司」(Philippine Long Distance Telephone Co.)注資4.45億美元,以改善菲律賓的網路及電子商務市場。

臉書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看準菲律賓高達4 千 4 百萬人的活躍的網路用戶,推動 Internet.org來協助菲律賓網路通訊的改善。位在紐約的Lenddo公司也積極為菲律賓提供金融服務,菲律賓網路產業的前景廣受期待。流風所及,菲律賓的金融產業也受惠,重要的金融區「邦納費雪全球城市」(Bonifacio Global City)摩天大樓鱗次楖比,與新加坡的金融創新區「第71區」相仿。

菲律賓重要的金融區「邦納費雪全球城市」摩天大樓鱗次楖比,與新加坡的金融創新區「第71區」相仿。(圖:截自youtube)

日本企業亦看準菲律賓與日本企業互補的的特性,大舉投資菲律賓。根據菲律賓的「經濟特區管理局」(Philippine Economic Zone Authority,PEZA)統計,現在在菲律賓投資工程服務的日本企業有28間,這些日系的工程與重機械服務企會社主要著眼於菲律賓的設計能力,以及菲方工程人員的英語能力。包括日揮、三菱重工、千代田化工、川崎重工、住友重機、三井造船、常石造船等企業的母公司或子公司,善用菲律賓工程師的技術與語言能力,結合日本母公司的技術,以菲律賓作為前進東協市場的據點,成為日本企業全球化的重要夥伴。 明顯地,菲律賓目前為東南亞經濟發展最為迅速的經濟體,具有全球企業進入東南亞科技市場「門戶」(gateway)的潛力,但菲律賓的科技前景,亦有隱憂存在。

結論

根據美國外包市場公司Thumbtack統計,目前菲律賓即有近千家在家工作的仲介公司,協助美國的企業招募菲律賓的專業工程師,菲律賓的軟體發展實力可見一般。菲律賓工程師並不滿足於代工的局面,本土的新創公司亦如雨後春筍,後勢可期。然而,菲律賓創新系統在政府效能方面較為弱勢,資金供給不足,科研預算僅佔總國家預算的0.14%,相對於台灣、日本、南韓均佔2.8%-3+%的投入,菲律賓長期科研投入過低,成為菲律賓的軟體工業無法完全發揮其潛能的關鍵。 菲律賓剛進入中低收入國家行列不久,但菲律賓政府與工商界領袖已開始擔憂菲國經濟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菲國媒體自2014年開始出現如何避免經濟成長趨緩的報導,如何積極改善基礎設施、公共行政效率與人力資源品質,已是確保境外投資持續流入的關鍵。

台灣現亦積極推動前進東南亞市場,亦深具科技實力,值此菲律賓科技軟實力前景看好之際,實有評估雙方條件,創造雙贏局面的契機。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