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日本自由行》「完敗女王」賽馬春麗的故事

賽馬生涯從未跑過第一名的春麗,卻拯救了位於四國的一間B級賽馬場免於關門大吉,牠甚至拯救了許多瀕臨自殺邊緣的失意人,成為舉國皆知的「失敗者的希望之星」,有人封牠為賽馬界的「玉女偶像」(アイドル),也有人戲稱牠為「國民寵物」。

林翠儀

春麗(ハルウララ)是高知賽馬場1998年到2004年間出賽的一匹賽馬。6年的賽馬生涯中,春麗一共出賽了113場,結果也連敗了113場。

賽馬生涯從未跑過第一名的春麗,卻拯救了位於四國的這間B級賽馬場免於關門大吉,牠甚至拯救了許多瀕臨自殺邊緣的失意人,成為舉國皆知的「失敗者的希望之星」,有人封牠為賽馬界的「玉女偶像」(アイドル),也有人戲稱牠為「國民寵物」。

就在聲望如日中天之際,2004年秋天春麗突然戲劇性地從高知賽馬場消失,生死不明,十多年過後,早被遺忘的春麗卻出現在美國的一部紀錄短片中。這部名為「敗組之星春麗」(負け組の星、ハルウララ)的短片,今年4月在多倫多國際紀錄片電影節 (Hot Docs)獲獎。

紀錄短片為美國電影導演Mickey Duzyj的作品,全片以動畫輔助歷史畫面及人物訪談構成,長約20分鐘的短片,講述春麗傳奇的完敗故事。一位高知大學的日本交換學生,在瑞典看到了這部動畫深受感動,她和友人組成執行委員會引進這部短片,10月下旬在高知安排兩天的場次播映,讓春麗從大螢幕上「凱旋榮歸」。

日本有很多春麗相關的書籍、電影,甚至是歌曲,大都以勵志的角度來講述春麗的故事,但是套一句電影經典台詞「最深的黑暗往往來自最光明的地方」,事隔十多年後再來看春麗的故事,卻是令人五味雜陳。

美國導演Mickey Duzyj拍攝的春麗紀錄片,獲多倫多影展紀錄短片獎。(http://www.yomiuri.co.jp/culture/20161018-OYT1T50025.html)

春麗紀錄片「The Shining Star of Losers Everywhere」

The Shining Star of Losers Everywhere from The All-Nighter Room on Vimeo.

先來聊聊光明面的部分。

春麗是一匹純種母馬,1996年2月出生於北海道一家賽馬繁殖牧場,因為體型嬌小又超級膽小,牧場主人信田信用雖然送牠去賽馬市場拍賣但乏人問津,由於判斷牠不適合當繁殖的母馬,最後勉為其難送到高知賽馬場接受調教參賽。

當時的高知賽馬場相對於全國其他賽馬場,不但規模較小且知名度低,勉強算是B級賽馬場,牧場主人千里迢迢將春麗送到這裡,主要是相中這裡的預託費用較低,春麗上場也比較有勝算。

照料一匹賽馬的費用,每月平均超過10萬圓,春麗的預託費一年大約130萬到140萬圓,牠每次上場比賽大概可以分紅6萬圓,幸好牠一年能出賽約20場,勉強維持基本開銷,否則很可能被送去屠宰場變成馬肉。

傲嬌春麗膽小怕生

春麗的調教師是由騎師引退的宗石大,宗石和牧場主人是舊識,基於私交硬著頭皮接下了照顧和調教春麗的工作。他第一次幫春麗上鞍,就吃了一頓排頭,春麗膽小怕生卻極為傲嬌,牠甩掉馬鞍也拒絕運動,遇到洗澡更是狂暴,用後腿踢飛水桶,對厩務員齜牙裂嘴。宗石費了一番工夫摸順了春麗的脾氣,才將牠交給一名菜鳥厩務員照料。

1998年11月中旬春麗首度上場,處女賽5馬同台牠拿了第5名,之後也一勝難求,一直到2003年5月底累計成績0勝87敗。

賽馬是一種賭錢的運動,只有賭贏沒有賭輸,一匹從來沒贏過的馬,很難成為注目的焦點。但春麗的敗績卻引來了賽馬場播報員橋口浩二的注意,橋口在實況播報前會先了解賽馬的戰績,如果有哪匹馬得到首勝,他會介紹這匹馬是從某年某月出道以來的首勝。

橋口在春麗連輸了60幾場之後開始對牠感到好奇,一匹從沒贏過的馬,為何還能繼續上場未被淘汰,他發現春麗每次上場都自信滿滿,眼神超殺,一副今天穩贏的表情。

橋口這一路觀察,直到春麗拿到第87敗後實在是忍不住了,就把這個梗說給高知新聞的記者聽,結果記者隔天真的把它寫成新聞,出道連88敗的春麗在地方引起了小小的騷動。

當時高知賽馬場遇到空前的經營危機,泡沫經濟瓦解之後,賭馬的人也變少了,賽馬場的收入如果再惡化下去只有關門一途,高知賽馬協會苦無對策,負責宣傳的協會職員吉田昌史想到利用春麗的敗績為高知賽馬場做宣傳。

春麗在賽馬場上的英姿。(http://www.kei-ba.com/racetrack/urara-1.html)

連敗女王一夕爆紅

用賽馬的敗績做宣傳,等於是家醜外揚,雖然不光彩但吉田苦無題材製造話題,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他把春麗連敗90場的新聞傳給全國40多家媒體,原本以為沒有人理會,沒想到隔天全國性報紙「每日新聞」竟然拿來做社會版頭條,富士電視晨間新聞跟進。

結果「敗組之星」春麗,竟然因此一夕爆紅。以2003年7月23日為界線,春麗從一匹默默無聞、未嘗勝績的C咖賽馬,成為舉國皆知的名馬。

春麗爆紅後,高知賽馬場也開始湧入人潮,牠的單勝馬票賣到翻過去,大家並非看好牠會贏得勝利,而是把牠的馬票買回去當護身符。據說功效包括不會被裁員、開車不會被撞到(因為不會中獎)等。

還有很多失意者因為春麗而得到救贖,宗石曾接到民眾電話,說他受到春麗故事的鼓舞打消了輕生的念頭,協會也接到上百封類似的感謝函。

高知賽馬協會開始出品春麗的周邊,春麗的開運馬票、印有春麗圖案的T恤,寫著「NEVER GIVE UP」的毛巾,都有人搶購。有趣的是,很早以前調教師宗石曾為春麗製作了一款印有KITTY醬的粉紅色面罩,這成了春麗上場比賽時的正字標記,也讓春麗與日本的吉祥物文化無縫接軌。

春麗出賽的場次場場爆滿,2003年12月14日第100敗的,有超過5000人進場,30多家媒體上百人到場採訪,春麗的單勝馬票銷量高達301萬圓,創下高知賽馬場的該項單勝馬票銷售紀錄。

春麗載著繡了KITTY醬的粉紅色面罩。(http://www.geocities.jp/korokoro8080/top.html)

春麗KITTY醬。(http://blogs.yahoo.co.jp/nasutenten/41495207.html)

春麗開運馬票。(http://www.kei-ba.com/racetrack/urara-10.html)

印有春麗圖案的T恤。(http://www.kei-ba.com/racetrack/urara-9.html)

A咖騎師與C咖賽馬夢幻合體

這時,春麗的完敗紀錄引起了騎師武豐的注意。1969年出生的武豐是當時日本最強的騎師,隸屬中央賽馬會(JRA),至今為止他累積騎乘數2萬場,勝績高逾3800次,為JRA歷代最多騎乘數及最多勝的紀錄保持人。

超級A咖的騎師與超級C咖的春麗,在2004年3月22日實現了夢幻合體,再度造成高知賽馬場大爆滿,進場人數破萬,春麗出賽的場次馬票銷量破5億圓,單勝馬票銷量也高達1億2千多萬圓。這次來的媒體更多了,其中還有歐美各國的報社、通訊社。

在萬人的注目下,春麗也沒有讓大家「失望」,在11匹馬上拿了第10名,這是牠的第106次連敗。

事實上,武豐在騎上春麗的馬背之前,對於春麗的爆紅是有點不屑的,這其中包含了春麗的吉祥物化和寵物化已經脫離的賽馬的本質,一匹沒贏過的馬受到全國民眾異常的關注,也是對專業賽馬和騎師的一種羞辱。

但他來到了高知,感受到全場上萬名觀眾全心全意為春麗加油,最重要的是他也感受到拍檔全心全意的跑步,這股熱情澆熄了他的怒火,比賽結束後,武豐做了一個出人意表的舉動,他騎著春麗繞場一周接受觀眾的歡呼。在賽馬場上只有奪冠的賽馬才有這種待遇,拿下第10名的春麗卻猶如女王降臨般接受觀眾膜拜,神情比奪冠還驕傲。

當時首相小泉純一郎,在春麗連106敗的當晚也向媒體表示,即使春麗連戰連敗,大家還是替牠加油,這樣很好,而且這也正是春麗的風格。

武豐與春麗的106次連敗。(http://www.sankei.com/premium/photos/161018/prm1610180001-p2.html)

高知賽馬場外的春麗等身大立牌,在春麗消失多年後已斑駁錯落。(http://blogs.yahoo.co.jp/at3k633725017p/34051636.html)

但是,名聲如日中天的春麗,卻在這年的9月15日從高知賽馬場上消失了。

馬主,也就是北海道牧場主人,已經無法承受春麗對他的牧場帶來的負面傷害,因為春麗的連敗,讓他養出來的其他賽馬乏人問津,沒有買主願意冒這種風險。2003年他把春麗轉讓出去,新的馬主在一年後又無償地將春麗轉讓給一家私人公司,這家公司的負責人安西美穗子出身廣告界,自稱懂馬語,她在賽馬雜誌上以「讓馬兒回家」,呼籲善待工作馬,她也實際協助引退的賽馬安養餘生。

馬的壽命可以活到20至30年,但真正投入比賽的時間只有3、4年,日本的賽馬界每年大約有7000匹仔馬加入,其中有9成最後都可能進屠宰場,因為馬匹的照顧費用極高,而且退役賽馬必須再花大筆費用調教才能轉為乘用馬,很多馬主或馬場根本不想多花這筆錢,畢竟對他們而言,馬是經濟動物並非寵物。

吸客活招牌與賣名搖錢樹

安西打著人道的旗號接手春麗,2004年9月將牠從高知賽馬場移送到那須高原的一座牧場,由於手法粗暴態度強硬,和高知賽馬場及調教師宗石發生很大的衝突,宗石希望讓春麗再多跑幾場,事實上,賽馬場方面也規畫好春麗在2005年3月的引退賽,但安西卻以春麗已經過勞需要休息將牠強行帶走。

當時的春麗已經8歲,做為賽馬年紀偏高,安西的訴求獲得一般民眾的支持,但宗石認為春麗在高知馬厩住了6年,硬將膽小怕生的牠帶到陌生的地方,必須適應新的環境和照顧牠的人,不見得是件好事。

雙方經過折衝最後說好讓春麗養好體力,隔年回來參加引退賽,但安西並未履行承諾,反而是和賽馬場爭奪商標權,從中取得700多萬圓的權利金,並以募集「春麗的馬主」為名大肆募款,她解釋這是為了讓春麗和其他引退的馬兒安養餘生用的資金,媒體質疑她的動機。

有媒體指出,高知賽馬場或許把春麗當成「活招牌」,利用牠招攬賭客,但安西也可能只是把春麗當成「搖錢樹」,並以此博取好名聲。至於一般民眾把賽馬寵物化,也未必是健康的心態。

總之,春麗再也沒有回到賽馬場,她的連敗紀錄停留在113敗,在當時為史上第2多敗。2006年10月正式被註銷賽馬馬籍,並從此消失無蹤生死不明。

高知賽馬場外的春麗等身大立牌,在春麗消失多年後已斑駁錯落。(http://blogs.yahoo.co.jp/at3k633725017p/34051636.html)

春麗健在依舊傲驕

直到2014年媒體找到了春麗,牠被寄養在千葉縣御宿町的一家馬場,依舊是我行我素的傲嬌女王模樣,馬場負責人說,安西在2013年將春麗帶到馬場來寄養,但是1個月8萬圓的寄養費她只付了半年,最後放棄了春麗的所有權。

千葉這家馬場的負責人說,起初安西要求不要公開春麗的名字,但安西棄養後,馬場負責人覺得不該讓這匹曾經賣力比賽過的馬兒就此被淡忘,所以為牠設立「春麗會」籌募每人每月1千圓的認養費,結果吸引了80多人參加,現在每個月都還有3、4組粉絲來馬場探望牠。

今年滿20歲的春麗,換算成人類的年齡已逾花甲之年,但牠仍然天真爛漫,遇到最愛的紅蘿蔔,牠還會撒嬌多要一點,飼育員如果笑牠「太胖」或把牠當做老人般的對待,牠就會齜牙裂嘴,如果有訪客來看其他的馬兒,牠還會吃醋猛踢的馬厩。

宗石在紀錄片的片尾說,如果這個社會只看重勝利,每天的生活就會陷入無止境的競爭,輸與贏像戰爭一樣,所以對於全力奮戰最後卻輸掉的人,我們也應該給予肯定,雖然賽馬場上也有偷懶的馬兒,但春麗從頭到尾都是全力以赴。

在千葉縣馬場養老的春麗,雖然高齡仍然很有活力。(http://www.sankei.com/premium/photos/161018/prm1610180001-p3.html)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