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博硯「說」法》長照財源為何由吸菸者來籌措?

長照是關乎全民的政策,開辦財源的成本卻要轉嫁到少數人身上,台灣總吸菸人口為327萬人,而這327萬人將要為2300萬人的長照負責籌錢,是否合情合理,不待法律文字詮釋即不證自明。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長期照護(以下稱長照)在新政府的政見兌現的壓力下再度的成為矚目焦點,而長照在開辦前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財源。

一般來說,所謂的「財源」取向於以保險制的籌措方式,但也可能透過稅捐的方式來取得。而依據行政與立法兩院協調會最新的結論,長照財源目前預定由調整遺產稅與菸捐來籌措。遺產稅是一種隨機稅並不能期待該稅收作為穩定的財源,反而菸捐相對之下較為穩定。

但調整菸捐作為長照財源真的合理嗎?

菸捐全稱為菸品健康福利捐(以下稱菸捐)自開徵之初於《菸酒稅法》規定紙菸每千支新臺幣250元,到目前《菸害防制法》規定漲至每千支1000元,自民國91年開徵迄今已破兩千億元。菸捐金額的調整依據該條規定,中央主管機關及財政部應每二年邀集財政、經濟、公共衛生及相關領域學者專家評估,而評估有所要考量的要素有:

「一、可歸因於吸菸之疾病,其罹病率、死亡率及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費用。二、菸品消費量及吸菸率。三、菸品稅捐占平均菸品零售價之比率。四、國民所得及物價指數。五、其他影響菸品價格及菸害防制之相關因素。」

若以上述要素所列來看,很顯然的,為了因應長期照護的開設而增加菸捐,與法律規定並不合致。

為了因應長期照護的開設而增加菸捐,與法律規定並不合致。(情境照,記者羅沛德攝)自由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且就學理上而言,菸捐是所謂的「特別公課」,與一般的稅不同之處在於其所課徵的群體與該公課的目的間必須要有顯著的事務關聯性,例如,對於污染者開徵污染防治費。而這樣的關聯性除了在課徵群體上出現,在該經費的使用目的上也會呈現,這是因應該群體所造成的問題尚未解決,或讓經費的使用有益於該群體。由於吸菸者可能造成一定的健康風險,故菸捐用作全民健康保險的安全準備之上有其合理性。目前該條例第四條尚規定:

「菸品健康福利捐應用於全民健康保險之安全準備、癌症防治、提升醫療品質、補助醫療資源缺乏地區、罕見疾病等之醫療費用、經濟困難者之保險費、中央與地方之菸害防制、衛生保健、社會福利、私劣菸品查緝、防制菸品稅捐逃漏、菸農及相關產業勞工之輔導與照顧。」

此一範圍過廣之前已有爭議,而長期照護也不在該條文規範之內,況且,長期照護與吸菸者間的關係為何?

整體而言,此種做法無異是殺雞取卵。

依據衛福部說法,「目前每包菸的菸捐與其它稅捐為11.8元,至於這次漲幅不會超過25元。以一包售價70元,最後菸價可能為95元。」林全院長認為這樣的調整後台灣與歐美菸價相去不遠,卻忽略了我國國民所得與歐美仍相去甚遠。

此外,長照是關乎全民的政策,開辦財源的成本卻要轉嫁到少數人身上,這也不盡公平。依據今年初衛福部所公佈的吸菸人口統計,台灣總吸菸人口為327萬人,而這327萬人將要為2300萬人的長照負責籌錢,是否合情合理,不待法律文字詮釋即不證自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博硯說法 菸捐 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