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Lin bay 好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借屍還魂的吉園圃 2.0

農產品必須從源頭開始進行管理,再到整個供應鏈的控管,這才是目前為農產品安全把關的最重要手段,這種管理模式在其他國家早已經是基本要求,但經過了幾十年的台灣依舊是食安幼幼班,發展落後,既然我們連基礎都做不好,就別打高空,面對現實吧。

Lin bay 好油

蔡英文總統在去年的9月21日農林漁牧後援大會上致詞曾說:

我們現在有的農產品標章,吉園圃、CAS、產銷履歷、有機農產品等等,但沒有一個能夠完全讓消費者有信心。這樣的標章管理不好,對認真做事的農民、漁民、消費者,都很不公平。這就是一個對農業沒有心的政府,信用的破產。

如果我執政,我要建立一個和國際接軌、完全可以被信賴的台灣GAP標章(Taiwan 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TGAP)。讓我們國人和外國的消費者,在超級市場裡,看到在台灣製造的食品,就是絕對安心,品質保證,就像我們看到青森的蘋果,或紐西蘭的奇異果一樣的意思。

時光飛逝,一晃眼,民進黨執政了,為了當初的政見於是提出了「四階認證」這樣的東西。

可追溯農產品標章與供應四階認證。(圖:作者提供)

四階認證有哪些問題?

很多人質疑,有機農業為什麼會放在高階?初階到中高階使用的都是一般可用農藥的種植方式,把有機農業放在最高階真的適宜嗎?

再者,吉園圃這個有名無實的標章,早在國民黨執政時代就已經很清楚是不可行了,也擬定五年退場計畫,幫吉園圃送終。也就在去年,蔡總統提出要提升產銷履歷的政見,怎麼才不到一年光景就豬羊變色,吉園圃不但沒死成,還借屍還魂變成2.0繼續使用,照這樣看來,吉園圃3.0、4.0好像也不無可能,跟農業4.0胡搞沒兩樣呢!

吉園圃真是生命力比小強還旺盛的標章。

當年在蘇嘉全主委任內推動產銷履歷時,就已經規劃吉園圃的退場機制,政黨輪替後,偏偏新任的農委會主委陳武雄,又把他當年發明的吉園圃拿來推,一推就推了八年,推到沒力連國民黨自己都放棄了,於是規劃第二次退場,沒想到,再次政黨輪替後,吉園圃又變成2.0復活了,民進黨也想跟國民黨一樣重複八年的失敗經驗嗎?

需要解釋嗎?(圖:網路)

什麼是吉園圃?

吉園圃是當年農委會為了輔導農民安全用藥所推動的標章,背景是為了輔導產銷班做集團生產,各農試、農改等基層人員輔導農民,協助農民安全用藥,經過輔導的產銷班,再賦予吉園圃認證。也就是說,吉園圃是對農友輔導過後的認證,這也就是為什麼吉園圃認證的費用那麼低,而產銷履歷那麼高的原因了?因為輔導、驗證、認證的費用,都由農委會吸收掉,費用自然低。

不過,如果吉園圃的農藥殘留檢驗標準與現行法令的檢驗標準一模一樣,並沒有較嚴格,那麼吉園圃標章可信賴的之處又在哪裡?

農委會的官網上可以看到對吉園圃標章強調兩個特點:

第一、代表生產者符合安全用藥規範

第二、標章具有追溯性

聽起來很威,但事實上可不是這麼回事。

吉園圃就是隨手可以取得的貼紙,在農村裡,只要走到村子口的農藥行就可以買到,實務操作上,吉園圃根本無法做到以上兩個要求,這也是為什麼會走向退場的的主因。

沒有源頭管理,就沒有食品安全。

農產品必須從源頭開始進行管理,再到整個供應鏈的控管,這才是目前為農產品安全把關的最重要手段,這種管理模式在其他國家早已經是基本要求,但經過了幾十年的台灣依舊是食安幼幼班,發展落後,既然我們連基礎都做不好,就別打高空,面對現實吧。

以現行的產銷結構為例,媒體上經常可見大賣場或超市蔬菜農藥殘留的新聞,不過,大家如果留心,就會發現很少看到傳統市場蔬菜農藥殘留的新聞?難道說,這代表傳統市場的蔬菜比較安全嗎?當然不是,因為衛生單位大多只會抽驗大賣場或超市的蔬菜,一旦驗出農藥殘留就可以找到配菜商負責,如果到傳統市場抽驗,根本難以找到有問題的蔬菜的供應者,也就是說,傳統市場其實是衛生單位放水的區域。

如果不去正視這個問題,食品安全也不會有所提升。

以現行的農產品流通來看,控管還是有,只是不夠周延,如果我是農民,藉由既有拍賣體系販售農產品,都可以由小代號追蹤到農民個人,可是到了傳統市場端,市場的攤商並無法從小代號追蹤到農民,衛生單位也不行,因為這個系統是在拍賣體系內,出了拍賣體系之外,就莫可奈何了。

而吉園圃2.0就只是把吉園圃的識別碼改成QR code,根本了無新意,還是追蹤不到有問題的農產品生產是誰,頂多只能追到產銷班,但難道一個農民出問題,要處罰整個產銷班嗎?

吉園圃2.0就只是把吉園圃的識別碼改成QR code,根本了無新意,還是追蹤不到有問題的農產品生產是誰,頂多只能追到產銷班。(記者佟振國攝)

台灣該走的是標章簡單化的路線:產銷履歷、生產追溯QR code、有機標章三種系統。

有機標章給從事有機農業的農民使用,想要走向較高端生產及品質控管的路線的,使用產銷履歷,而一般的農產品則須要有最基本的生產追溯,讓所有農產品都能找到源頭,讓農民為自己生產的農產品的安全負責,如果找不到源頭,就處罰攤商,因為他們販售來歷不明且農藥超過安全殘留的農產品,找到源頭,就處罰農民,因為他們生產農藥超過安全殘留的農產品。

如此一來,攤商才會願意使用可生產追溯的農產品,台灣才能逐漸先建立農產品在整個供應鏈的控管。要改善農產品的安全,就必須正視問題,只丟出一堆漂亮的高射砲,毫不考量實際運作的窒礙難行,不要說是吉園圃2.0,過陣子幫吉園圃3.0送終也不奇怪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