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博硯「說」法》總統不該隨時親上火線,文官須服膺新的領導

總統選舉與國會改選民進黨大獲全勝下,政界普遍有全面執政的說法,然而,從近日一連串事件中,我們可看出所謂的「全面執政」實際上僅是一個華而不實的口號,如果執行的文官不願意配合政策改變,縱使新政府的行政權有國會多數的配合,終究會一事無成,而不願意服膺新民意的文官在法治國家中真的適任嗎?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蔡英文總統上任迄今已滿百日,儘管蔡英文總統曾說「不會用百日來評斷自己,也不會用百日來評斷行政團隊」。然而在政治殘酷的現實以及各類民調結果不斷出爐之下,新政府隨時都必須接受人民評斷。而民調持續低迷,除了部份突發事件外,備受詬病之處就是所謂「換位置換個腦袋」,施政上被稱為髮夾式的轉彎。

勞工假日所引發的爭議顯然就是如此,上台前承諾的周休二日,上任後卻變成了一例一休,最後導致朝野劍拔弩張,勞動部進退失據。

總統蔡英文20日與各家媒體進行茶敘,並在致詞時針對國道收費員爭議、司法改革、不當黨產條例等案件提出說明。(記者劉信德攝)

日前司法院院長提名事件,也重挫總統權威,最後兩位被提名人以懇辭提名,蔡英文總統另提人選並且宣布親自主持司法改革會議落幕,才勉強止血。

至於競選期間所承諾解決的國道收費員問題,上任之初毫無進展,也被勞團再度抨擊為髮夾彎政策。在上週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於民進黨中央黨部前發動新一波抗爭後,勞動部及政務委員林萬億立即出面協調,旋而與國道收費員自救會達成補償方案,終宣告落幕,事後媒體報導,總統親自約見遠通公司大老闆徐旭東,並於會中且有一番激烈對話,顯然這也是總統親自拆解的炸彈。

事實上,總統親上火線的問題,在這百日間已發生數次,六月份,為解決核電廠的爭議,蔡總統找了行政院長林全、行政院秘書長陳美伶、政務委員張景森、經濟部長李世光、經濟部次長沈榮津、科技部部長楊弘敦、原能會主委謝曉星、環保署署長李應元等人,至其新北市永和住所開會。這樣的作法其實有明顯的憲法爭議,根據憲法增修條文規定,行政院還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而總統依據憲法增修條文,雖可任命行政院長,但在具體的行政作為上,其所擁有的乃是國防、外交等大政方針的決定權。

暫且不論憲政爭議,總統做為國家元首,是否應該這樣常上火線呢?

這點在政治統御上,也有值得討論的地方,因為這種作法是讓總統從政治高點走到與行政院長齊平的地位來處理政務問題。總統只有一個,國家事務多如牛毛,如果每件事情都需要總統出面始能解決問題,這代表政府組織早已失靈。

日前,國防大學將愛滋病生退學,遭疾管署裁罰,總統在表達對該生的支持立場後,事情又有了轉圜餘地,然而在此之前,各個公民團體為此事抗爭已久,卻不得其門而入。也許這樣的作法,最終或許能解決問題,但人民是否領情?

各公民團體為愛滋生遭國防大學退學一事奔走已久,卻不得其門而入,但總統在表達對該生的支持立場後,事情又有了轉圜餘地。(資料兆,記者陳炳宏攝)

層出不窮的政策急轉彎,文官真的服膺新民意嗎?

以肝病防治政策為例,我國向來為肝病大國,每年健保花費在肝癌以及其他慢性病上的支出高達百億。新政府上任後,在公衛背景出身的副總統陳建仁及衛福部長林奏延的指示下,健保署積極研議將C肝治療納入健保給付中,健保署基於健保的有限性,針對其中較為急迫的病人來加以給付,預估一年至多嘉惠一萬人。然而,因為擔心侵害目前的給付額,有部分醫界人士反對將C肝藥品納入健保給付,要求政府以部分自費的方式或另以其他稅金為財源做為給付。但如此一來,便喪失了健保作為承擔集體風險的價值,尤以C肝帶原者多集中於中南部,此舉顯然未考量到地域公平性的問題,一旦政策轉向成真,對於以治療C肝做為肝癌及肝病的源頭防治,以收撙節健保開支之效的美意受挫,這樣的政策急轉彎,民眾對於政府施政的決心又怎會不存疑?

總統選舉與國會改選民進黨大獲全勝下,政界普遍有全面執政的說法,然而,從上述事件看來,所謂的「全面執政」實際上僅是一個華而不實的口號,如果執行的文官不願意配合政策改變,縱使新政府的行政權有國會多數的配合,終究會一事無成,而不願意服膺新民意的文官在法治國家中真的適任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
本文相關: 博硯說法 憲政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