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兩岸與國際》北京為何對政變流產的土耳其感興趣呢?

過去土耳其一直積極想要加入歐盟,但隨著以中國為主的亞洲經濟的崛起,近年來土耳其已將目光投向了東方,並持續強化自己與中國的合作,而中國也有自己的盤算。與土耳其發展良好的外交關係,一方面可確保「一帶」的推動,另外,藉反恐與實質經貿合作來處理夾在土中之間的新疆問題,既能確保與土耳其的關係,又能打擊東突於無形。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8月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召開記者會。有記者問:「外交部副部長張明在土耳其發生未遂的軍事政變不久後即訪土,有何特殊考慮?希望藉此訪對外釋放何種信號?」華春瑩回答說,「土耳其是中國的友好國家,也是中東地區重要國家,對中東和平穩定有重要影響。」;「我們期待通過此訪,進一步深化兩國政治互信,推動中土關係健康、穩定發展。」

這樣簡短而含糊的回答,高來高去,簡直跟沒說一樣,令人不勝了了,必也深入國際大格局的政治情勢去抽絲剝繭,我們才能領略箇中真味。 

外交部副部長張明(左四)在土耳其發生未遂的軍事政變不久後即訪土。右為土國外交部長。(http://www.haberturk.com/)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上台以來手中的大戲。「一帶」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一路」是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其中,「一路」看起來前路多乖,而攔路虎主要有美國、日本與印度等國。至於東協,對南海仲裁案的持正反面意見者多少會出反應「一路」在東協各國的可能處境。過去和中國長期保持好關係的新加坡有些變化;總理李顯龍訪美期間表示,海牙仲裁庭的裁決對各國的主權聲索做出了「強而有力的定義」。

對此,華春瑩說:「中方希望新方切實尊重中方立場和與東盟方達成的有關共識,秉持客觀公正立場,發揮好中國—東盟關係協調國作用,促進中新關係和中國-東盟(協)關係健康穩定發展。」平淡的語氣透露一股內斂的怒氣。新加坡選邊站,意涵著中國在東南亞睦鄰政策的困難。屋漏偏逢連夜雨,韓國決定部署薩德後,中韓關係趨惡,美中日關係則趨密。

於是,如何尋求突破口,成為中國當前外交的當務之急。眼前,出現兩處:

一、中俄

9月4-5日在杭州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領袖峰會,俄羅斯總統普欽將提議「大歐亞夥伴關係」,算是為習近平打氣。

二、中土

7月16日,土耳其政變失敗,政變的起因眾說紛紜,但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指責流亡美國的宗教人士費圖拉·葛蘭(Fethullah Gulen)是主導此次政變的力量。土耳其已經要求美國引渡葛蘭回土耳其接受審判,但是美國並未配合而表示,他們需要先要看到葛蘭參與此次政變的證據才會決定。土美關係出現裂痕。

艾爾段指責流亡美國的宗教人士費圖拉·葛蘭(圖)是主導此次政變的力量,要求美國引渡葛蘭回土耳其接受審判。(AP)

政變失敗後,土耳其長期與美國交好的軍方在政治領域的影響力將被終結,而更趨於宗教化的土耳其與「世俗化」的美國分歧恐擴大,這是關係趨冷的隱憂。政變流產後,艾爾段隨即展開的鐵腕鎮壓,遭到歐美國家的抨擊,雙方關係蒙上陰影。相反地,政變前艾爾段已積極修復其與俄羅斯的關係,而此次政變艾爾段既受惠於普欽提供的情報,普欽更採取了與西方不同的策略,率先向艾爾段表達支持土俄關係。西方與俄羅斯態度的不同,加速了土耳其靠攏俄羅斯,修復兩國關係。8月9日,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在聖彼德堡會見俄羅斯總統普欽,他告訴普欽,土俄關係正進入一個「非常不同的階段」。由上述發展脈絡看,土俄中關係走向緊密的態勢。

記者會上,當華春瑩被問到中國外交部張明副部長出訪土耳其「有何特殊考慮?」、「對外釋放何種信號?」其戰略性的涵義已呼之欲出。

過去土耳其一直積極想要加入歐盟,但隨著以中國為主的亞洲經濟的崛起,近年來土耳其已將目光投向了東方,並持續強化自己與中國的合作:

一、經濟上

2011年土中雙邊貿易額約240億美元,中國已成為土耳其在遠東的最大經貿夥伴。2012年,艾爾段任總理時,曾就振興古絲綢之路與胡錦濤進行了討論。雙方並約定2012年於土耳其舉辦「中國文化年」,2013年在中國舉辦「土耳其文化年」。2013年中國已取代美國與德國成為赴土耳其旅遊花費第一的國家。2015年7月29日,艾爾段就任總統後率領由100多人組成的經濟代表團訪問中國,雙方達成土中戰略合作項目,包括:高鐵、新能源、航天、金融和投資等領域,強調「一帶一路」與「中間走廊」計劃的銜接。

8月9日,艾爾段在聖彼德堡會見俄羅斯總統普欽,他告訴普欽,土俄關係正進入一個「非常不同的階段」。(AFP)

二、軍事上

土耳其與美歐有很密切的軍事合作,但為了技術的進步與自主,土耳其同時與俄羅斯和中國進行合作。惟,土耳其有北約成員身份,無法與俄羅斯進行軍事交易,只簽署天然氣和核能合作戰略協議。但土耳其與中國卻有軍事技術合作,從中國獲得過重型多管火箭炮、短程彈道導彈和若干航空武器生產許可證。

不過,土中之間有個難解的心結是「東突厥獨立問題」。

2009年新疆烏魯木齊市有一場維吾爾族與漢族的衝突,同為突厥民族,土耳其對中國動用軍警武力,十分憤慨。時任土耳其總理的艾爾段指為屠殺行為。土中關係惡化。2015年7月29日艾爾段訪問習近平,調整了政策,明確表示反對「東突厥獨立運動」,強調新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支持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但行前,土耳其卻爆發一連串的「反中運動」,民眾聚集在各地焚燒中國國旗和毛澤東像來抗議中國的新疆政策。有評論認為,這是艾爾段的兩面手法,也就是:

一方面維持著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另一面卻暗地裡支持東突。

當然,中國也有自己的盤算。與土耳其發展良好的外交關係,一方面可確保「一帶」的推動,另外,藉反恐與實質經貿合作來處理夾在土中之間的新疆問題,既能確保與土耳其的關係,又能打擊東突於無形。

更何況,在美國的圍剿之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此刻趁機對土耳其伸出友誼之手,全不費工夫,又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