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讓歷史轉彎的板垣退助

自由民權運動讓日本終於有了一部憲法,儘管這部明治憲法,並不是板垣退助所期待的自由民權憲法,但他所推動的自由民權運動,雖然成功改變了歷史,讓日本走上憲政之路,但日本真正走上的道路,卻和板垣想的不一樣。板垣一生的命運總是如此,就在這種理想與現實的追撞之中度過。

李拓梓

板垣退助是土佐人,維新前是位上士。在門第觀念頗深的土佐,上士的地位崇隆,他不用像下士出身的武市半平太、坂本龍馬那麼辛苦,很早就可以參與藩政。維新之後,土佐藩士也因為維新前簽了「薩土盟約」站對了位置,而有機會成為新執政團隊的一員。只是大多數新政府成員,都來自薩長兩藩,其他藩士都只是點綴,板垣對此深感不滿,於是立志要打破這種薩長壟斷的政局,開始投入自由民權運動。

板垣退助立志要打破薩長壟斷的政局,開始投入自由民權運動。(http://www.minken3.sakura.ne.jp/)

板垣會覺得不公平並非沒原因,他在倒幕的戊辰戰爭中,也發揮了辯論長才而立下功勞。當時幕軍一路敗退,退守到日光附近,以德川家廟東照宮為據點展開防禦,板垣深感東照宮是俱有特殊歷史意義的地點,特別前往談判,轉移戰場,讓東照宮得以躲過兵火,保留下來。現在日光的神橋畔,還可以看到板垣的銅像,並為他保全東照宮立下一碑。

這樣浪漫主義的板垣,投入自由民權運動也毫不保留。1872年,他辭職離開政府,開始推動自由民權運動。不僅僅是批判薩長人士壟斷政府,板垣也真心認為,日本要強大起來,最重要的關鍵就是推動公議,實施民主,讓自由成為新日本的新價值。他先成立「立志社」,又組成「自由黨」,到處辦演講會,傳遞民主自由的觀念,所到之處也風靡各方。

日光神橋畔的板垣退助的銅像。(http://japic.blog.jp/archives/1037016117.html)

電視劇《坂上之雲》當中,就有自由民權運動人士宣講,現場人山人海,主角秋山真之、正岡子規也去湊熱鬧的場景,來凸顯自由民權運動的熱鬧。只是這樣的熱鬧,也引起了政府的緊張。所有非民選的政府,對於民主都會嚴厲警惕,自由民權運動不僅僅衝擊薩長藩閥政治的既得利益,也可能衝擊皇權,自然引起當時的執政者高度緊張。

不僅僅是運動本身,運動的附帶效果,也帶來許多叛亂衝擊。許多跟運動無關,但對稅金、地租、徵兵等等政府施政不滿的暴亂行動,讓政府為了解決問題疲於奔命。政府的立場很簡單,把這些不安定全部賴給自由民權運動者就好,不僅可以讓冀求安定的民意壓力轉向自由民權運動,也可以壓制民主化要求的氣焰。

不過因為自由民權運動確實大受歡迎,政府當中的薩長人士也深深被運動風潮所震撼,於是也開始有制定憲法的呼聲。這種對於制度的信服,也肇因於早期執政者大久保利通等人對於政治事務的日趨複雜,難以依賴天才手段治理的認知。大久保曾在1877年西南戰爭之後,說過:接下來就是日本「整頓內治」的開始。這些主張,都突顯了當時執政精英對於建立制度的期待。

也因此,雖然跟板垣的自由民權主張顯然有差異,但當時日本朝野對於制定憲法,卻是有共識的。當時的重臣伊藤博文,就銜命前往歐洲,考察德意志的憲政制度,希望以之作為日本國憲法的參考。

因為自由民權運動確實大受歡迎,政府當中的薩長人士也深深被運動風潮所震撼,於是也開始有制定憲法的呼聲。圖為:大久保利通(上左)・木戸孝允(上中央)・板垣退助(上右)・伊藤博文(下左)・井上馨(下右)(震天動地-投稿者自身による作品, wikimedia.org)

伊藤博文是長州藩出身,是板垣等自由民權運動者的討伐對象,對板垣自然沒什麼好感。此外,伊藤博文深深感覺,推動民主,只會讓日本陷入混亂,保守的他認為應該要在最小限度內實施公議,同時要建立皇權至高無上的權威,這樣的憲法,才符合日本國情。對自由民權運動沒好感的伊藤,深深傾心於德意志憲法,並且矢志把這樣的憲政精神帶回日本,建立一個至高無上的皇權憲法體制。

但憲法的制定總不好自己一個人做,於是當時的政府也展開了徵詢。共計有66個憲政構想,七部完整的憲法草案提出來,比較接近西方民主的自然是由民間提出來的版本。伊藤博文跟當時的另一位立憲主事者,也是後來早稻田大學的創設者大隈重信,當時就陷入了迥異立場的衝突。伊藤要的是無上皇權,大隈傾向的卻是民權民主,於是伊藤在1881年找了機會,利用輿論對政府是否賤售北海道官產質疑的機會,直接把大隈掃下政治舞台。

但下台的大隈重信,也沒有因此跟在野的板垣退助合作,再一次印證了知識精英經常因為各吹一把號,互相難妥協而被批評並非胡說。板垣的自由黨和大隈的立憲改進黨,不但沒有合作,還互相攻擊。立憲改進黨攻擊板垣退助和另一位自由黨要角,同是土佐上士出身的後藤象二郎跟財團關係匪淺,拿三菱財團的錢去歐洲考察兼玩樂,大傷其自由民權運動領導者形象。而自由黨也不甘示弱地回擊,批評立憲改進黨會這麼計較這些雞毛蒜皮事,就是因為和政府沆瀣一氣,根本不想推動民主改革。

早稻田大學的創設者大隈重信。(維基共享)

這類自由黨和立憲改進黨的鬥爭,看在伊藤博文眼中自是高興。政黨惡鬥越激烈,強有力的政府就越被期待。伊藤展開歐洲考察,將德意志憲法的精神引進明治憲法,終於成功引進普選,啟動國會,讓日本有了一部憲法,只是這部憲法,也因為對無上皇權的推崇,導致了日本走向軍國主義之路。對這部憲法有疑議的人並不少,但因為大隈和板垣忙著爭鬥,而比較傾向民權的朝臣岩倉具視又死了,天皇意志無所託付,就算不太欣賞伊藤,也只能委託他持續管理政務,並順了他憲改的意。

可以說,自由民權運動的確改變的歷史,讓日本終於有了一部憲法,也有了政黨政治。第一次普選選出來的結果,也是自由黨變成的自由立憲黨,和立憲改進黨所被認為的「民黨」,在席次上勝過了執政團隊支持,被稱作「吏黨」的對手。不過當時的憲法,並沒有多數黨組閣的規定,因此內閣的組成,仍然是薩長藩士所掌握,伊藤博文也成為初代首相。

這部明治憲法,並不是板垣所期待的自由民權憲法,帝國議會當中,即使民黨過了半,對政治的影響依然很有限,不用選舉的貴族院也處處對普選的眾議院製肘,而讓政府的施政一團混亂。這樣看來,板垣退助所推動的自由民權運動,雖然成功改變了歷史,讓日本走上憲政之路,但日本真正走上的道路,根本就和板垣想的不一樣。板垣一生的命運總是如此,他晚年應林獻堂邀請,曾經參加過台灣同化會活動,並當選總裁,但這個運動也沒有如他想像的前進。他的一生,就在這種理想與現實的追撞之中度過。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