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博硯「說」法》官大學問大?國防制度應徹底檢討

國軍的規範甚多,但卻常常流於形式。在幾次重大軍紀案件當中,多因內部違反規定以致於不該發生的情況發生,此次因有多層次控管的飛彈發射就是一例。國防部官大學問大的內部文化,讓階級可以輕易取代規範,只求長官交辦事項使命必達,去年的阿帕契風波不也正是如此?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三年前七月三號,是洪仲丘倒下的日子。三年前的洪案激起人民不滿情緒,導致了一連串公民運動開花結果。而洪仲丘就是因為某些國軍幹部不依循國家所制定的規範,才導致年輕的生命的殞逝。

然而,洪案並非這幾年來唯一一件國防問題,每每有這類情事發生,都導致國軍士氣被嚴重打擊,也因此,社會對於批判聲音也出現反批判。但我們要問的是,國防部因為一連串層出不窮的問題而改變了嗎?

三年前的洪案激起人民不滿情緒,導致了一連串公民運動開花結果。洪仲丘就是因為某些國軍幹部不依循國家所制定的規範,才導致年輕的生命的殞逝。(記者張嘉明攝)

就國軍懲罰制度或者是軍法制度來看,的確出現革命性的變化。但就文化而言呢?

筆者在洪案後有幾次與國防部打交道的機會,這讓我更深入了解國軍的做事態度。此前,針對常備軍士官因任務繁重,想提前退伍卻苦無方法的問題,筆者參與了某場公聽會。對於這個問題,與會的國防部某少將強調,如果想要離開,不須以裝病來達到停役、退伍目的,現行《陸海空軍官士官服役條例》第14條規定,可以「因其他事故,必須予以停役者」來停役,停役後三年則依同法第15條規定可以申請退伍。言下之意,制度面上並沒有問題。然而,依據此後國防部回覆給洪慈庸委員辦公室的公文,這十年來無任何一位透過這個方式退伍的軍士官。

姑且不論該少將是不是呼嚨立委,不願誠實面對問題的態度,就是這幾年社會大眾對國防部的印象。

這幾天海軍誤射雄三飛彈事件,迄今陰謀論的說法未止,以筆者這幾年的感覺,國軍的規範甚多,但卻常常流於形式。在幾次重大軍紀案件當中,多因內部違反規定以致於不該發生的情況發生,此次應有多層次控管的飛彈發射就是一例。國防部官大學問大的內部文化,讓階級可以輕易取代規範,只求長官交辦事項使命必達,去年的阿帕契風波不也正是如此?

前些日子,筆者因為海軍陸戰隊某中尉自殺事件與海軍前參謀長協調,也詢問了參謀長及其他官長有關缺員的問題,結果得到「兵源尚稱充足」的答案。閒聊之際,也轉達海軍連絡官,一旦缺員,影響最大的勢必是海軍,因為軍艦不是艦長一個人可以開的,這次海軍的誤射事件,也有先進提到我國海軍缺乏熟練士官的問題。

國軍的規範甚多,但卻常常流於形式。在幾次重大軍紀案件當中,多因內部違反規定以致於不該發生的情況發生,此次應有多層次控管的飛彈發射就是一例。圖為錦江級軍艦金江號。(取自海軍司令部官網)

這次出事的海軍三級艦編制不過 50 多人,要做的事情一樣沒少。筆者也曾向海軍參謀長指出,參謀長應整理各單位業務,減少部隊的負擔。這次的誤射事件,很明顯是不遵循規定所引起,國防部也應徹底檢討何以沒有遵循飛彈射擊的規定。目前調查尚未結束,雖有陰謀論也無證據證明,但從筆者的經驗來看,國防部發生這麼瞎的事,似乎還在經驗法則裡。如同上文所述,各部隊事務繁雜、規矩複雜,在任務無法達成後,從故意的訛詐,到便宜行事,都是國防部目前的大問題。

但相較於以往,這次國防部似乎更能掌握危機處理的步驟,不過資訊不一致的情況並沒改進,這也讓調查蒙上陰影。顯見,未來軍冤案的調查機制也必須要包含此一問題的解決,一如飛航安全調查一樣,才能有效確保調查的可信度。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