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前瞻的國際糧油戰略投資 VS. 依賴補貼的糧食自給率

蔡總統上任後的首度出訪,選擇以實務角度帶領產業界進行先行調查投資,除了鞏固邦交外,若能藉由師法周邊國家政策,擘畫台灣國內的「農業戰略投資」,就能讓農業不再只是接受補助的弱勢產業,而能兼具「進攻及外交戰略」上的複合角色。

Lin bay 好油

總統府日前召開記者會宣布,蔡英文總統將在二十四日至七月二日展開「英翔專案」,首次出訪我友邦巴拿馬和巴拉圭。同時國內7家企業也將隨行出訪。

據報載,此次的外交之旅屬於官拜場合,走的是能實際洽談合作機會的務實路線,也因此,總統府邀請有意前往中南美洲投資的企業,到時也將安排我方與當地企業、工商團體會談,以促進雙邊交流,強化與友邦之間的經貿往來。

本次隨團出訪的企業多與巴拿馬與巴拉圭當地產業、未來的可發展機會有關,主要的五家企業以太陽能(永旺)、高科技紡織業(宏遠)、食品(義美)、運輸(三陽)與飼料(福壽)等為主。由於巴拉圭是農業輸出大國,在農業生產上,長期與我國合作生產飼料用玉米輸出,參訪團成員中,福壽實業是國內飼料大廠,在運輸業上,機車製造業三陽工業也有機會為巴拉圭提供短程運輸發展。

南美農業出口大國巴拉圭。(pinterest)

巴拉圭是農業輸出大國,農產品及半成品均有大量產出。(資料來源:巴拉圭農牧部)

農業是初級產業,是穩定社稷的生活必需品,因此,世界各國無不想方設法在糧食、雜糧與油料作物的穩定供應上努力;反觀台灣,過去多年來,歷任政府對於糧油戰略均無任何積極作為,只是消極倚賴進口,糧油戰略藍圖從未出現在國家政策規劃之中,只任其原地空轉。

各國的糧油戰略

以美國為例,過去美國藉由對他國的糧食救助來達成海外輸出戰略。50年代,美國援助台灣小麥,逐漸改變台灣人的飲食習慣,長期下來,台灣過去食米為主的飲食習慣漸漸由麵粉類製品取代,到了今天,台灣每年約有一百四十萬公噸的小麥進口量,這就是美國以強勢的糧食海外輸出改變消費習慣的戰略。而在消費型態無法改變的部分,就以迎合市場的方式進行市場導向生產,例如,阿肯色州栽培大量的越光米,藉由貿易協定與量大價低兩大利基雙管齊下,大舉進攻日本等海外市場。

而我們鄰近的日本,除了地產外商型的攻擊型農業外,早在1980年代,就已展開跨國性的農業合作,為未來穩定的糧油等需求作物供應做準備,不單日本有國際糧油戰略投資的思維,韓國跟中國也相繼開啟跨國際農業合作,例如:

中國在烏克蘭種植小麥再輸出回中國;天津聚龍集團在印尼種植超過一萬公頃的棕櫚園,製成粗棕櫚油後再輸回中國。

韓國在斯里蘭卡等各國購買農地,並在美國成立海外期貨交易中心,穩定糧油作物的供應。

日本在巴西進行農業移民並大規模投資農業,回銷咖啡原豆到日本再製成加工品使用或外銷,輸出黃豆供日本當地使用;在中美洲各國投資農產生產鏈,提升當地生產水準,近年風靡日本的厄瓜多田邊香蕉,就是日僑的移民投資。

厄瓜多種植,日本技術加工冷凍的青花菜,供應日本飯店使用。(圖:作者提供) 

這種投資策略很明顯的除了穩定生產外,背後還隱含大規模農業管理技術與穩定進口物質的規劃,相較於台灣每年的「砸錢顧邦交」的凱子外交策略,日、韓及中國這種藉由投資提升邦交國產業,再生產出原物料供應國內需求的方式,將外交、農業與價值鏈緊密結合,創造本國與邦交國雙贏,印證了「外交是國家勢力的延伸,同時也是國家硬實力展現」的論點。這種農業投資策略對於外交處境艱難,且耕地面積有限的台灣,才是真正創造產業發展與外交空間最有利的方式。

弔詭的糧食自給率計算

回到進口原物料上,國內許多人總愛強調台灣糧食自給率過低,只有30%左右,之所以如此低,是因為我國每年進口棕櫚油約20萬噸供給國內市場,幾乎是百分之百倚賴進口,加上本土油料作物生產稀少。油、澱粉、糖等這類高熱量原物料供應缺乏,是拉低台灣糧食自給率的原因,但主張糧食自給率過低的人士眼中只有水稻雜糧等作物,無視上述因素,主張應力推水稻種植。問題是,台灣米食的糧食自給率早已破百,公糧倉內超過80萬噸的公糧堆積如山,都已證明是無效的補貼,對於油料與其他作物的自給率過低的問題卻選擇視而不見。

如何透過跨國合作提高糧食自給率:以樹薯為例

台灣每年進口約一百二十萬公噸的樹薯製成澱粉料,換算成本土地生產則需八萬多公頃。國內樹薯自給率僅0.05%,卻從來未聽聞有人要求樹薯自給率應該增加,又倘若真的要種植樹薯,以台灣的耕地面積,又哪來八萬多公頃的土地可供種植?但與其消極的倚賴進口,不如與邦交國巴拉圭進行大規模的合作,利用巴拉圭的土地,由台灣提供生產模式與加工技術,再將製成後樹薯澱粉輸台,此舉不只能穩定供應,更可以提升邦交國的產業。

巴拉圭一望無際的樹薯田。(圖:作者提供)

蔡總統上任後的首度出訪,選擇以實務角度帶領產業界進行先行調查投資,除了鞏固邦交外,若能藉由師法周邊國家(日韓中)政策,擘畫台灣國內的「農業戰略投資」,就能讓農業不再只是接受補助的弱勢產業,而能兼具「進攻及外交戰略」上的複合角色。

過去台灣農技團在協助各邦交國農業生產上成績斐然,可惜的是,我們的觀念與認知並沒有跟上時代腳步,現今提供國際社會的援助不僅僅只有技術輔導一環,而是轉向以作物價值鏈整合的概念進行跨國合作。韓國的KOICA跟日本的JICA不斷協助企業向海外投資,目的就是讓國內所投資的每一塊錢都能創造更大收益的同時,也能協助扶持被援助國的產業發展,並提供投資國國內穩定的農產品供應,創造多贏的局面。

韓國KOICA在南美洲的戰略投資。(圖:作者提供)

當中、日、韓都有清晰的國際糧油戰略及進攻型農業時,我們卻還在幻想藉由補貼創造糧食自給率。台灣因補貼政策已經讓農業輸了上一個三十年,難道還要繼續落後下一個三十年?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