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南方反思》新南向政策應結合攻擊型農業

隨著亞洲富裕階層的興起,東協的中產階級已具備一定的消費力,開始有能力購買優質的進口農產品,我們的農產品能在此找到也市場利基。不過,講到農產出口管理公司或豬肉出口議題時,我們就要進一步思考其細部的規劃問題,以及台灣農產的潛在消費地問題。

張花冠

自蔡英文總統於就職演說提出「新南向政策」後,相關配套措施也已如火如荼地進行。除前些時日核定《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設置要點》外,行政院亦宣布簡化行七個東協國家及印度旅客簽證的申請流程。雖說新南向政策已跨出第一步,但政策的實質內容究竟為何?台灣究竟要端出什麼樣的菜色與東協國家交流?顯然值得大家進一步思考。

過去李登輝時期的南向政策,主要運作方式就是邀請並鼓勵國內的企業界前往東南亞國家投資。當然,相關投資均以工業項目為主,希望善用東南亞國家的廉價勞動力,為台灣企業創造利潤。然近十年來,隨著其他東南亞後進國家的蓬勃發展,台灣經濟成長又陷入停滯,甚至出現空洞化的狀態。當自身體質早已羸弱的狀況下,若繼續秉持傳統的南進思維,著重投資的面向,顯已不合實際。也因此蔡總統強調,投資僅是未來新南向政策眾多面向中的一環,我們應多方開展民間文化、教育與貿易上的連結。

然而,若要加強與東協國家的貿易關係,除了傳統的工業產品外,蔡英文總統所強調的「攻擊型農業」施政方向,顯然也應與新南向政策共同結合。

近十年來,隨著其他東南亞後進國家的蓬勃發展,台灣經濟成長又陷入停滯,甚至出現空洞化的狀態。當自身體質早已羸弱的狀況下,若繼續秉持傳統的南進思維,著重投資的面向,顯已不合實際。(EPA)

今年三月一日蔡英文總統前來嘉義進行農業產業之旅時曾表示,為了創造新世代的新農業,未來政府將創設公辦民營的農產出口管理公司。此外,農委會曹主委也多次提到,根除口蹄疫、建立屠體評級制度、重啟豬肉出口,將是未來的施政重點。過去我們總以為只有電子產品、工業產品才能出口賺錢,但隨著亞洲富裕階層的興起,東協的中產階級已具備一定的消費力,開始有能力購買優質的進口農產品,我們的農產品也能在此找到市場利基(niche)。不過,講到農產出口管理公司或豬肉出口議題時,我們就要進一步思考其細部的規劃問題,以及台灣農產的潛在消費地問題。

農產出口首要工作除需提升農產品質、相關規格與國際接軌外,更重要的是我們還需有個現代化、符合國際水準的農產運銷中心。這樣的中心不僅能統合雲嘉南區的農產物流,做為境內以及台灣與國際的農產交易平台,同時具備最先進的冷鏈物流設備等。同樣的,我們也需要建立規模化的屠宰場、分切場,才能完善重啟豬肉出口的準備工作。

若要加強與東協國家的貿易關係,除了傳統的工業產品外,蔡英文總統所強調的「攻擊型農業」施政方向,顯然也應與新南向政策共同結合。(資料照,記者林國賢攝)

除了國際規格的農產運銷中心外,我們還需建立一個「海空運核心基地」。近日各界紛紛討論桃園機場分流問題,若站在台灣未來發展戰略的高度來看,「分流」僅是紓解桃園機場的壓力,但當我們思考選擇何種渠道進行分流時,更應結合新南向政策的戰略目標。換句話說,這樣的海空運核心基地必須同時具備國際機場與國際港。透過海運、空運共同搭配、相輔相成,讓我們的出口貨品能夠順暢輸出,同時也能做為ASEAN國家的中介轉運站,甚至是亞洲二線城市航空網的重要節點。

因此,日後無論這樣的海空運核心基地無論是設在中部或南部,我們都能搭配在大型的南進農產運銷中心。以嘉義為雲嘉南農業區的核心基地,整合三縣的農產與畜產品,再由嘉義前進中部或南部的海空運核心基地,一併輸出至東協國家。而這樣的戰略目標才能同時將新南向政策與攻擊型農業共同整併,發揮如虎添翼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