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西鄉隆盛、西南戰爭與「改革」

內村鑑三認為,西鄉是謹守分寸之人,儘管對政府不滿,會領導反叛應該是迫不得已。西鄉肯定是因為天生的道德與浪漫主義,導致他無法拋棄無助弟子的乞求。這個說法也許美化了西鄉,但似乎是後來日本人看待西鄉功過的主流意見。

李拓梓

如果要票選最受歡迎的幕末人物,除了坂本龍馬之外,最受歡迎者莫過於是西鄉隆盛。西鄉隆盛是薩摩的下級武士,因為薩摩勵精圖治,而受到拉拔,成為島津家重臣。整個「大政奉還」能夠推動,最重要的牽成者就是西鄉。而後來發動「戊辰戰爭」,帶領薩長聯軍一路北上,讓幕府軍節節敗退,成功談判江戶無血開城的,也是西鄉。

如果要票選最受歡迎的幕末人物,除了坂本龍馬之外,最受歡迎者莫過於是西鄉隆盛。(jnocnews.jp)

今日的西鄉隆盛在歷史上的評價極佳,許多人讚賞他的人格。為了介紹日本給西方認識,而以英文寫作《代表的日本人》的內村鑑三,就以「新日本的創立者」來評價西鄉。在內村的形容當中,西鄉不僅僅功勳過人,更重要的是擁有非凡道德。

包括西鄉後來因為領導西南戰爭,而被政府當最叛賊打壓的悲劇,內村鑑三就認為,西鄉是謹守分寸之人,儘管對政府不滿,他會領導反叛應該是迫不得已。內村覺得,西鄉肯定是因為天生的道德與浪漫主義,導致他無法拋棄無助弟子的乞求。這個說法也許美化了西鄉,但似乎是後來日本人看待西鄉功過的主流意見。

慶應三年,坂本龍馬在幕府政權風雨飄搖之際,向薩長陣營提出「大政奉還」的建議,要求幕府和平將政權交還給天皇,並組織新政府、內閣等。圖為邨田丹陵畫《大政奉還圖》(維基共享)

小說家司馬遼太郎曾經感嘆過,日本人喜歡悲劇的浪漫主義者西鄉隆盛,更勝於步步為營,真正帶領日本走向富強之路的大久保利通。

不過司馬之意並非否定西鄉,畢竟西鄉會大受歡迎,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因為司馬在《宛如飛翔》當中對他的浪漫描寫。只是說,認為西鄉偉大的人,其實不只是因為他浪漫,更重要的,是因為他因為《宛如飛翔》的背景西南戰爭,而成為日本最後武士的關係。

1877年發生的西南戰爭,導火線當然並不只是浪漫武士的反撲。更重要的,是因為維新之後,包括「廢藩置縣」等快速而猛烈的改革,翻轉了江戶以來三百年的秩序。土地私有化打破了行之有年共同擁有的「公共」觀念,因為私有產權的規劃,過去在無主地耕作的農民,現在突然被破繳稅,也嚴重的衝擊到農民的經濟生活。

舊士族本來不用工作就有俸祿,現在因為「廢藩置縣」,俸祿必須透過中央政府轉發,政府又因為財政困難,大幅削減華族、士族的俸祿。甚至用強迫發給債券的方式,賴掉現金發放,使得許多沒有專長的武士,只能依賴微薄的公債利息為生,許多的收入甚至不如一般民眾。這些改變,都讓過去養尊處優的武士階級感到不滿。

此外,「廢刀令」的實施,徵兵制的開展,武士愈來愈沒有功能,這些改變都讓士族不斷累積不滿的情緒。在維新的故鄉長州,發生了由前政府參議前原一誠發動的「萩之亂」、各地也發生許多中小型暴動,雖然都很快就被政府軍擺平,但士族的不滿已經累積到臨界點。

1877年,舊薩摩藩的武士發動大規模的起義,擁戴西鄉隆盛為領袖,北上討奸,同為薩摩出身的西鄉隆盛和大久保利通,就成了對立的兩方,各自帶領擁戴者相互攻擊。圖為月岡芳年《鹿兒島暴徒出陣圖》畫。(維基共享)

1877年二月,舊薩摩藩的武士發動大規模的起義,擁戴西鄉隆盛為領袖,北上討奸,同為薩摩出身的西鄉隆盛和大久保利通,就成了對立的兩方,各自帶領擁戴者相互攻擊。在大久保這一方的薩摩人,有後來成為海軍大將的第一任台灣總督樺山資紀、出任過北海道開拓史的黑田清隆,這些人在後來的日清戰爭、日俄戰爭中,都有出色的表現。

大久保曾經說過,西南戰爭是維新的「幸運階段」,這場戰爭證明了徵兵制可行,讓年輕將領有戰鬥經驗,以及日本軍事管理有了現代化的起點。這些成就,都可以說是踏著西南戰爭的戰死者而累積的。

西南戰爭最後的結果,是西鄉軍因為久攻不下熊本城,又缺乏足夠的軍費軍糧,最後敗給了政府軍。西鄉本人逃回鹿兒島,最後在城山地區的山洞裡自殺。傳說西鄉戰死之前,還在山洞裡下棋,最後找到他遺體的政府軍軍官,仍然對他的遺體禮遇備至,喝令屬下不得無禮。

上野公園牽著薩摩犬的西鄉隆盛像。(維基共享)

西鄉雖然死了,但是西南戰爭也大大的警告維新政府,過於激烈、只見理想而不切實際的改革,也許不能帶來一夕變革,反而可能帶來一夕倒退。維新政府開始檢討制度,1878年之後,公佈了郡區町區編制法、府縣會規則、地方稅規則等「三新法」,開啟了地方選舉、設置類似議會的諮詢制度,同時也降低了農民的稅賦,讓日本開始朝向自由民主的改革方向前進。某種程度來說,西南戰爭的後續改革,確實舒緩了時代大變所帶給人民的直接衝擊。

不過維新政府對西南戰爭的叛亂者並無寬貸,嚴厲的處罰嚇阻了大規模叛亂的機會,有超過五萬人被懲處,趁亂暴動的農民無一幸免。以威權體制推動自由,可能就是當時維新政府在無意間施行的方針。西鄉隆盛本人,則是到了1889年才獲得平反,得以被後人塑像紀念。現在位在上野公園牽著薩摩犬的西鄉隆盛像、位在鹿兒島的超大尊西鄉雕像,都是後人為了紀念這位偉大的浪漫主義者而雕塑。

據說狗是西鄉的最愛,維新之後許多一時卿相都以暴發戶的心態納了三妻四妾,只有西鄉一直沒有這樣做,有一次朋友去拜訪他,西鄉得意地說,我最近也納了兩個小妾,朋友好奇一問,結果是兩隻漂亮的母薩摩犬。因此上野那尊西鄉雕像的創作者高村光雲讓西鄉牽著一隻薩摩犬,應該也算是如實呈現吧。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