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全面真軍》國軍一年目睹之怪現狀

國軍部隊就像《七龍珠》裡的精神時光屋,待在裡頭的時間比外面慢很多,別人在外面十年才能目睹到的怪現狀,部隊裡一年就集滿點數可以換禮物了!這篇從極度荒謬、爆笑,一路寫到深刻的省思,情緒轉折之大,根本搭雲霄飛車啊!

麻六甲坐館

一、前言

相信很多男孩子都跟我一樣,可能曾經相信大人講過的「當過兵,才配稱得上是男人」這種話。然而,在實際登入了國軍online之後,我才真正感受到了何謂「成長的幻滅」,並且開始認真思考過去社會上對「服兵役」的許多說法是否正確。

由於我當初是以預官身分入伍的,而包含新訓以及軍官訓的時間即長達半年,因此我實際下部隊帶兵的時間大約只有半年不到。受訓期間,每當看到一些同梯不負責任地裝死裝病,讓同袍背黑鍋,我心裡總是默默發誓,等到我當軍官時,我一定要端正風氣,讓這些打算來混日子的蠹蟲沒好日子過!隨著受訓的結束,我下了部隊帶兵,才知道事情其實遠不是我所想像的這麼簡單。

代誌不是蠢人所想的這麼簡單啊!

二、軍中影帝:小孟

在軍中遇過形形色色的人,牛鬼蛇神我也見過不少,但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小孟了。這位仁兄在一入伍完成報到手續的那一瞬間,就當眾示範了「心臟病發」的精湛演技,讓他可以在剛穿上軍服立馬就被救護車載走。想當然爾,在一連幾天人仰馬翻地轉診、就醫歷程後,什麼病也沒檢查出來。

殘兵小孟:我明明就免役體位還要當兵,亂世就是這樣R~~~

後來經過我的側面了解,小孟這位仁兄從高中開始就經常為了不想上課而上演心臟病發的戲碼,也因此導致出席日數不足,在高中一間換過一間,從日間部轉唸夜間部後才勉強畢業,但也把高中唸成了大學。但最不可思議的,還是他堪比奧斯卡影帝的演技,讓念國立大學的女友深深相信他是個上進的好青年,只是因為家境的貧寒跟家暴的父母,粉碎了他繼續升學的夢想別懷疑,當時就連聽到這個故事的我也不禁為故事的主人公掬一把同情之淚)。

超神演技,不讓他拿獎還能給誰呢?

在經過「報到心臟病」的震撼教育之後,小孟當然也沒有閒著,繼續為了「當爽兵」以及「拚驗退」的光榮事業不斷努力。實行方式有:跟鄰兵借刮鬍刀割腕,泣訴遭其霸凌;用餐時段說自己吃不下,等到長官督導的時候指控幹部不讓他進食,並且多次以他裝病為由拒絕讓他就醫……等族繁不及備載的手段。

而在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挖洞給鄰兵跟幹部跳,再加上小孟的爸媽對他又呵護得無微不至(看他高中可以因為裝病念四年就知道)。很快地,小孟成為鄰兵與幹部談之色變的人物,為此頭痛的長官也只好下令讓他「進入無敵狀態」,換言之,就是在營期間,小孟就「自動」前往國軍的802醫院精神科報到(反正你不讓他去他也會「心臟病發」),就算還沒進醫院,他也是一個自由的靈魂,相較於我們軍伍生涯中營站的可望而不可及,對小孟來說營站就跟他家樓下的便利商店差不多(在「幹部我不想吃→幹部不讓我吃」事件後,小孟就成了從來沒跟同袍進餐廳用餐的兵)。當然一到放假日,他人就好了,樣子也精神了,幹部也只能強擠微笑恭送小孟離營。

但小孟野望還不門於此,可能是在802醫院跟部隊間來去的軍旅生活讓他厭煩了,他開始為了順利驗退而努力不懈地磨練他的演技。在這種狀況底下,最倒楣的就是陪他出入醫院、照看他日常生活的看護人員了。在前仆後繼的陣亡者後,頭痛的連長因為我還有兩個月就退伍又是義務役,不會因為他挖洞而影響日後考績升遷,就指派我去擔任他的看護,於是乎,我當初立下要讓此類人物在軍中痛不欲生的毒誓,終於得以一償夙願……

三、你「病發」,我「急救」

對這種實際上沒有毛病的兵,802軍醫院也不是慈善機構,自然不可能讓他久住,於是每隔一段時間,他就要因為「狀況好轉」被醫院「請(ㄊ—)」回來,而為了能再次回到他眼中的應許之地——802軍醫院,他勢必得再展現他影帝級的演技。我在長官的指示下如臨大敵地接下這看護任務,跟他一起被關在一個特別安排的房間,果不其然,在用餐過後,當其他幹部來看我們時,他無預警地倒地,並痛苦地在地上呻吟:「排長、排長!我呼吸困難……」

麻六甲坐館,蓄勢待發。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發生,而且大家都很清楚他在裝神弄鬼,但是在大家都不想因為不理他而惹麻煩的前提下,以往的套路就是送他去802軍醫院讓他待到放假。但機智的我早已想好了對策,一個箭步上前將他扶起,並且大聲問他:「你還好嗎?你呼吸困難嗎?」

他不停地狂點頭,彷彿是預見他手上已掌握了前往802軍醫院的入場券。

我再次大聲問他:「你是不是喉嚨有東西卡住?」

他回答了:「是。」一面繼續哀嚎慘叫,怕人不知道他想去802爽。

我聽到他的回答後,立馬照著異物排除的SOP,狂壓他腹部,狂拍他背。還用手指幫他暢通呼吸道。由於正值用餐時間後,小孟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因為我的「急救(ㄕㄣ ㄏㄡˊ ㄌㄨㄥˊ)」吐得滿地都是,而我在「確認」他沒事後,就依照SOP的流程,讓他採「復甦姿勢」躺在都是嘔吐物的地上。

這只是在做哈姆立克急救而已,不要誤解了。

事後,他去洗了個澡,當天晚上也沒去成802。而他的爸媽,在知道了我為了他兒子的生命安全極力進行搶救的行為後,當然是對我充滿了感謝的。

四、Call Out治百病,女友成良藥

在知道我要長期看管小孟後,我花了不少時間,從他的室友鄰兵到家人取得小孟的相關情報,才找出他填基本資料時刻意隱瞞的部分,並且得知了小孟感人肺腑故事背後的真實版本,而因為他時常裝病跟他的女友家人裝可憐,我也順理成章地取得他女友的電話。

大概是我當看護之後的「急救事件」,讓他知道在我的看管之下,他不可能像之前一樣爽,加上部隊畢竟不如有冷氣有電視的醫院,於是他開始藉由其他方式達到轉診→住院→過爽爽的目的。有次他在跟家人通電話時突然倒地,對他媽媽說,他胸口很不舒服,心臟很痛,希望讓媽媽出馬,讓他能夠順利轉診就醫。其實這樣的套路我跟其他幹部們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長官為了怕他亂投訴打1985讓大家飛起來,明知道他在裝死還是會忍氣吞聲讓他去住院。

我先通知人在醫護所的醫官,醫官聽到常客小孟的名字毫不意外地請我們過去等候診查評估是否轉診,等我們都到醫護所後,小孟自然是做戲做全套,以流暢的姿勢與角度倒地哀號:「我胸口很不舒服,心臟很痛,趕快送我醫院。」醫官自然也檢查不出什麼所以然,只能送他去醫院。

這時我馬上問他:「你之前說有心臟病史對吧?是不是問你女友最清楚?」他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遲疑地回答:「是。」

我聽到這句話馬上打給他女友,並且開啟擴音,先實況轉播一番小孟在地上翻滾哀號的慘況,然後再問他女友:「他說他有心臟病史,但我們調他病歷卻沒有,他說你很清楚,你知道嗎?」

原本聽到小孟哀嚎而很緊張的女友先是一頓,才很遲疑地說:「我從來都不知道小孟有心臟病……」

我先回了個:「是喔。」接著話鋒一轉:「可是他常因為不舒服去醫院轉診耶?你們才剛在一起嗎?是不是上次他在802醫院轉診的時候要電話的啊?」

我想大家應該清楚,雖然男生都承認當兵很廢,常常做沒意義的事,但通常在女朋友的面前一定是講得自己當兵雄壯威武,部隊多操多苦,自己被凹得多慘多慘。至於自己在部隊打混摸魚、裝病閃飄的醜事,自然是不能說的祕密,而長期在他女友面前塑造自己正直上進好青年形象的小孟,自然是沒有辦法容忍他的形象幻滅。

小孟:不可以啊,那裡不行~~

我當著小孟的面跟他女朋友說他不但常裝病而且還在醫院亂搭訕的事,正打算繼續「閒話家常」,突然他臉色一正,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一躍而起!

小孟:「排仔,我突然覺得好多了,就不要再麻煩我女朋友了。」接著用懇求的神色拜託我掛掉這通電話。

一個心臟病發的人因為一通給女友的電話而好轉了,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

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小孟最後還是驗退了。

在「急救事件」跟「Call Out事件」後,小孟知道在我的細心看護下,再來恐怕是沒好日子過了,想裝病又怕我一通電話Call Out他女朋友摧毀他在女朋友心目中高大威猛的形象,只好另闢蹊徑,在跟父母通電話時說自己精神狀況不佳,要讓他父母出面讓部隊以精神疾病將他驗退。

固定套路就是小孟在電話一接通馬上對父母大喊:「我好焦慮,好緊張,想一直洗手,你們是不是要害我?」他憂心的父母在聽到小孟這樣後立刻殺來部隊要部隊給交代,自然是搞得雞飛狗跳。

啊~~要壞掉了~~

有次我看他又想在部隊大鬧,就跟他說:「那請你跟你父母說,畢竟我只是小小排長,又是義務役,沒辦法決定什麼。」但我Call Out的是他女朋友,小孟一接過電話又展開他例行的巡迴公演:「我好焦慮,好緊張,想一直洗手,你們是不是要害我?」後來他似乎花了很久的時間跟他女朋友解釋,但說什麼我就不清楚了。

雖然我一直努力地把關,企圖不讓小孟就這樣爽退,但部隊主官似乎不願意再為了這個麻煩人物傷透腦筋,於是在長官以及802國軍醫院的合意之下,小孟就以精神疾病為由驗退了,也算是為此事畫下了句點。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小孟也被他女朋友甩了。

六、能者「多勞」,裝死最好

小孟的故事,讓我反思軍中的現況:會吵的小孩有糖吃。父母的心肝寶貝送來當兵後,長官怕出事把部隊當幼幼班照顧;幹部怕麻煩有要求一律滿足,小兵很不爽一通電話打1985,如此的結果就是讓想裝死想爽的人予取予求,反而想認真做事的人一直被凹、被罵,惡性循環的最後是劣幣驅逐良幣,真正有能力的人因為心力交瘁選擇離開,有心改變但無力回天的人則只能順應大局,混吃等死的人則順利退伍安享退休俸,結果只能拉著整個國軍大家一起沉淪。

故事中的小孟只是個小兵,然而我在受預官訓時,那些每天轉診的「小孟」至少也占了全額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姑且不論這些人當中有多少人是真的身體有病,操練到受傷,至少能確定的是這樣的人,是沒有能力當軍官的。然而這些「小孟」無一例外地在受訓期滿掛階成為軍官。讓這些義務役的「小孟」軍官下了部隊,結果也只是造成志願役軍士官兵跟整體國軍的負擔而已。而義務役尚且如此,若是今天志願役也如此,則我個人對國軍戰力幾何存有高度的疑慮。

日前海軍陸戰隊99旅吳姓女中尉在婚前幾天尋短,事前長官及同袍皆無發現任何徵兆,也都說她表現良好,一切「正常」。或許,讓她想不開的就是:她明明「正常」,卻要一直待在一個「不正常」的環境裡吧。而隨著這件不幸的事情,爆出該旅志願役幹部相繼因精神疾病退伍,甚至是藉此操作領取高額保險的情事,國軍的人才危機,或許已積重難返,亟待淘選制度的重建與實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全面真軍 國軍一年目睹之怪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