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芭樂人類學》《神鬼獵人》背後的生態政治

若單以《神鬼獵人》這部電影所想表達意涵,電影真正的最後一幕,或許是李奧納多在奧斯卡典禮上發表的一席話。李奧納多為何要在得獎時,高調地呼籲在氣候變遷中,有關地球生態、原住民族、未來世代以及弱勢族群的重要性?從對電影歷史背景的挖掘,即可見一斑。

林益仁

太多人注意李奧納多在此片的演技,以及上台領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時為地球與弱勢發聲的演說,而忽略了其實《神鬼獵人》這部電影的歷史背景正是殖民時代的帝國、商人與北美洲不同族群的原住民在土地與自然資源的爭奪上,慘烈的生態政治關係。

片中透露出許多原住民在野地生活的智慧,例如如何在大雪紛飛之中,生火禦寒,利用身旁的樹枝材料搭建棲避小屋。最經典的是,躲進死馬的身體中躲過大雪風暴。(圖:《神鬼獵人》劇照)

如果講故事的方法稍微改一下,把好萊塢熱愛的個人故事情節往後拉,而把當時歷史往前推,就會很清楚地看到一幕幕人群與土地鬥爭的生態政治情節。我認為,因為這樣觀眾也會比較了解李奧納多為何在得獎時,會高調地呼籲在氣候變遷中,有關地球生態、原住民族、未來世代以及弱勢族群的重要性。

在這部片子中,導演巧妙地將Hugh Glass(李奧納多飾演的角色)這位在美國西部幾乎是傳奇的冒險家人物做了些轉換。其實,同樣的人物在1971年就已經搬上電影螢幕,片名Man in the Wilderness(荒野中的男人),片中所要凸顯的印象是拓荒亡命的人,而原住民與大自然則是野蠻與兇險的象徵,為了襯托出Hugh Glass這個傳奇冒險人物的關鍵「背景」。

但,有意思的是在《神鬼獵人》中,導演做了一個新的詮釋,他給Hugh Glass一個原住民的靈魂,刻意在影片中穿插他與死去的原住民妻子隨時在精神上連結的緊密關係,以及他對於混血身分兒子的鍾愛。片中透露出許多原住民在野地生活的智慧,例如如何在大雪紛飛之中,生火禦寒,利用身旁的樹枝材料搭建棲避小屋。最經典的是,躲進死馬的身體中躲過大雪風暴。

李奧納多在飾演這個角色上勢必感受到當時歷史的複雜,不僅在荒野中面對險峻的自然環境,必須與大地相爭而得溫飽的處境,同時又得周旋在不同敵友兼具的原住民族複雜的社會關係之中,這一頁應是最值得生態政治研究者注意的地方。(圖:《神鬼獵人》劇照)

我認為這都是原住民在自然中生長與生俱來的生存本能。敏銳的觀察、生猛、實際、有效、臨機應變,是原住民生態知識的特性。導演幾乎是毫無保留地展現了這方面的原住民能力。此外,除了毫無畏懼地以武力捍衛族人以及領域外,原住民體會自然與人際關係的包容智慧,也展現在最後他對於陷害他的仇人的態度上。這都是導演對於Hugh Glass這個傳奇人物的新詮釋。

事實上,根據考究Hugh Glass最後沒有殺死仇人的原因,是因為費茲傑羅這個仇人已經入伍,當時如果殺軍人會被處以重刑。此外,Hugh Glass確實因被陷害而得到了金錢的賠償。導演在此片中改寫了史實,主要是凸顯一種現代的生態與社會意義,而刻意淡化過去單單頌揚男性冒險犯難與克服自然險阻的拓荒精神。在真實的生活中,最後Hugh Glass還是因為繼續冒險的毛皮生意,而死於懷有敵意的原住民手中。

回到李奧納多的得獎感言,他在飾演這個角色上勢必感受到當時歷史的複雜,不僅是在荒野中面對險峻的自然環境,必須與大地相爭而得溫飽的處境,同時又得周旋在不同敵友兼具的原住民族複雜的社會關係之中,這一頁應是最值得生態政治研究者注意的地方。

過去的歷史,不是僅單純地化約為荒野與人類兩個變項而已!而是在荒野中,有險惡如灰熊的威脅,但也有河狸提供毛皮等自然資源;人群則分有英、法帝國的殖民官署/軍隊, 唯利是圖的商人集團、溫和強悍都有的不同原住民族,還有混雜其中、兼具白人與原住民身分的人群。這個複雜度,構成了自然與人群歷史的深度,在兩百年前的北美洲上演著。

其實,台灣在過去數百年中,也同樣上演著類似的情節。荷蘭人來台灣取梅花鹿皮、漢人伐樟樹製樟腦、日本人進入黑森林取紅檜扁柏等,在在都是故事。不知道台灣的電影何時可以拍出具有《神鬼獵人》歷史格局與社會思維的電影,早早跳脫如《大尾鱸鰻》般對於原民歷史與語言只能以「#@$%^$^*(#@)」形容的、充滿刻板印象的低劣作品。同樣都是商業片,我想《神鬼獵人》賺的錢一定不亞於大尾鱸鰻吧!

本文經授權轉載 芭樂人類學 《神鬼獵人》背後的生態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