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高度的政府介入能讓習近平速圓強國夢嗎?

面對全球化的挑戰,中國政府的手如不能適時抽回,由球員退回裁判的位置,長遠觀之,中國的經濟要順利轉型恐非易事。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12月12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一個外交研討會上說,2016年外交要全力為國內建設服務。最近習近平大談經濟,看來經濟重建會是2016年中國總體對內、對外的戰略核心,殆無疑義。

12月18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對中國整體經濟情勢提出了戰略性指導。他評價:中國經濟運行總體是好的,而信心則來自三方因素:

(1)全面深化改革、建立開放經濟體制的決心與行動。

(2)中國經濟強勁的內生動力。

(3)中國政府堅強有力的政策指導。

而立於這個基礎,第十三個五年計畫,其經濟建設的願景目標在於:效益質量、創新驅動、公平公正、綠色發展、對外開放。這些論述讀來可知,習近平政府的經濟方略卻有令人耳目一新之處。

12月18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對中國整體經濟情勢提出了戰略性指導。(圖擷取自新華網)

只是,理想歸理想,計畫歸計畫,現實的體制以及過往經濟發展的足跡,如果被納入討論,我們都不免要給上述的說法提出一些質疑。畢竟,在通往一種新的經濟型態,上述所陳之因素有不少出現相互牴觸或掣肘之處,尤其是強有力的政府固然是堅實的保證,卻也是最根本的問題之所在。

北京強調,第十三個五年計畫的任務在於,要讓中國從一個經濟「大國」變成經濟「強國」;經濟成長要從「投資趨動」走向「消費趨動」。北京看來有意求新求變,不過不變的卻是政府的強勢介入。誠然,北京已意識到應讓市場扮演較重的角色,但說歸說,政府在工業政策的介入仍是很深、很重的。既要挽救經濟於頹勢之中,以達「強國」之境,勢必要權宜地賦予政府更強與更重的角色,砸重金於外交,為國有企業集團打開國際市場便是一劑,然,此舉必須有國家預算與相關資源的大量投入,這對於競技場中的民間企業自然是一種擠壓。

有政策權宜之需求,政府的介入不可免,市場能不受擾嗎?開放、公平、公正的經濟體制的建立,終究只是存在計劃中的理想。

北京看來有意求新求變,不過不變的卻是政府的強勢介入。(EPA)

如果說,政府是萬能的,那麼今日中國民間投資力道轉弱以及環境支付之巨大代價,又何以致之?中國過去這三十年的脫貧過程,成長的功臣與其説是政府,不如説是開放與改革並舉的政策自身以及全民努力的結果。政府的介入固有部分的功,但「過」可能更甚於「功」。而既然今日中國的民間投資與消費力道仍顯薄弱,消費驅動如要真落實,那麼,不仰賴政府更多的投入,將無以達成指標。於是,中國的經濟便不自主地又繞回官本位發展型態的經濟的循環當中。

2012年中國經濟驟然下滑,固有國際大環境變差的因素在內,政府過度介入造成市場被扭曲而自主動力趨緩,也是原因之一。經濟難產,不思對政府這助產士加以問責與檢討,反卻更寄希望於失敗者砸大錢來回春,寧不怪哉?究實而論,面對全球化的挑戰,中國政府的手如不能適時抽回,由球員退回裁判的位置,長遠觀之,中國的經濟要順利轉型恐非易事。

至少在論經濟轉型,十三五計畫中所講的創新與企業精神,如不能出於自發,而是為官僚所操控與安排,長遠看,都將以缺乏自主性告終;沒有寬闊的自主空間,創新與企業精神如何發皇?更何況,當政府對資訊管制與意識形態的鉗制同步上升,活潑而寬鬆的經濟環境又如何期待呢?當北京要求改革需以中國利益為先時,無論如何已牴觸市場原理。

面對全球化的挑戰,中國政府的手如不能適時抽回,由球員退回裁判的位置,長遠觀之,中國的經濟要順利轉型恐非易事。(AP)

中國共產黨善於規劃與組織工作,更善於造勢。任何一個重要政策的推動往往會以一種運動的姿態出現。而這種類似軍事社群的領導體系,也常出現愛做表面工夫的文化。而為了配合指標的達成,有時還會出現不擇手段的現象,包括偷竊商業機密。以第十二個五年計劃為例,當時為了展示中國追求先進科技與研發的新方向,且免除對外商的依賴,網路盜取機密乃成為中資企業走便捷之路必要的手段。Novetta和一些網路安全公司曾發表一份報告說,中國第十二個五年計劃正是造成電信、能源、醫藥等領域的500大遭遇網路威脅的來源。

遭遇十二五計畫的慘統經驗,外商目前聞風色變。

大數據公司Novetta的首席執行長Peter LaMontagne便指出,中國目前仍仰賴來自海外的技術與做法而發展。中國十三五計劃所強調的部分和美國公司所遭遇的破壞有直接的關聯。尤其中國十三五計劃的啟動正好碰上中國這二十年來最低的成長期,急於求成,便有人會鋌而走險,進行竊密,而產生更多的商業間諜。

第十二個五年計劃當時為了展示中國追求先進科技與研發的新方向,且免除對外商的依賴,網路盜取機密乃成為中資企業走便捷之路必要的手段。(圖擷取自Dailyalternative)

美國健康保險公司Anthem、US Steel、Westinghouse Electric和醫療器材公司Medtronic曾苦於被中國政府背後支持的網軍所駭客。十三五計劃集中在軍事現代化與綠色產業的發展,包括國防隱身技術和再生能源,正亟需美國種子科技與醫療器材產業的資訊。但也因此,美國那些活躍於該產業的大公司都對十三五計劃保持高度的防衛意識。

2014年5月美國聯邦調查局指控5名解放軍軍官涉入網路竊密。這是華盛頓在網路竊密上對外國政府指控的首次。九月習近平訪美時曾明確地向歐巴馬交心,承諾中國政府不會捲入駭客竊密,並加強取締,但美國的情治系統顯示,中國經濟間諜的活動並未歇止。而當國際社會開始對中國築起不信任牆時,新一波經濟轉型的動能恐將因外資的保留而減損。

然,對於政治在經濟生活據有過度支配性本質以及經濟被賦予高度民族主義意涵的中國,要談尊重市場秩序,豈非說夢?欲速不達。要圓強國夢,高度的政府介入會更有效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中國 習近平 兩岸與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