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地理眼》二手菸的滋味:馬拉威孩子的菸草童年

在馬拉威,光是將成人工人替換為雇用「童工」來採集菸草,便可讓菸商在一年中省下高達一千萬美元的人力成本,為了賺錢,馬拉威的兒童們被迫失去受教育的機會。童工所採集的菸草經由國際貿易行銷於歐洲、亞洲和美國的市場中,但很少購買香菸的人知道,他們手中的那根菸是犧牲馬拉威童工們的健康和教育所製成的。

陳祉吟/台灣大學護理系學生

馬拉威孩子身陷於採集菸草的童年之中

馬拉威,位於非洲東南部的內陸國家,其人口約有80%住在農村地區。在經濟上高度仰賴農業,但農業的生產方式多以小耕農作為主,為了增加收入來源,農民傾向種植高經濟作物,故馬拉威的外匯來源以菸草為主,占了總收入的一半以上。過去大面積的菸草種植多集中在美國,但現今大約有75%的收穫卻是來自發展中國家,由於菸草公司在馬拉威享有低關稅、低規範及低廉勞工,使得馬拉威成為目前世界五大菸草生產國之一。

但儘管這樣的「綠色黃金」帶來了顯著的外匯收入,但卻衍生另一隱憂-「菸草童工」。

​馬拉威為世界低度發展國家,約有72%的人口生活於貧窮線之下(每日收入不到1美金),而該國的童工數約有150 萬人,為非洲之冠,其核心因素就是「貧窮」。許多父母要求子女從事勞作以維持生計。隨著煙草銷售所帶來的高經濟價值,許多兒童被迫因經濟需求與家人一同在菸草場工作,所以在菸草收穫的季節來臨時,可看到一大片蓊鬱的菸草田中充滿著這些年輕的身影,而他們的年齡通常僅有五歲。童工們的任務為清理土地、建設菸草乾燥棚、除草和採摘菸葉,然而,長時間暴露在高尼古丁濃度的環境中,對這群童工產生嚴重程度的健康危害,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研究顯示,菸草工人們進行剪切和捆綁菸葉時,每日經由皮膚吸收到的尼古丁量高達54 毫克,等同於50 支香煙的量,造成工人患有菸草萎黃病(Green Tobacco Sickness),即尼古丁中毒症狀,而出現嚴重的頭痛、腹部絞痛、肌肉無力、呼吸困難、腹瀉和嘔吐,嚴重甚至導致高血壓和心律不整,而尼古丁對於兒童及青少年的神經系統更容易造成不可逆的嚴重損傷,長期暴露下會破壞大腦的結構和功能,而破壞認知和行為能力。

不僅健康受到威脅,許多童工也被迫放棄上學的機會而到田間來從事勞作,這也在無形中導致童工們終生陷入剝削、文盲、知識水準低和貧窮的惡性循環中。這群孩子多半在無知的情況下,冒著自己的健康、安全和未來,在這片「綠色黃金」中進行危險勞動,好得以賺錢來貼補家用,但實際上,他們平均工作12 小時,僅獲得大約0.17 美元的薪資。而能拿到薪水的童工們,還算是幸運的一群。國際兒童人權組織指出,有菸草農場主人當初承諾給予童工們良好的酬勞,但到了收成拍賣結束後,童工卻僅得到一件舊毛衣。而這一件舊毛衣,正是自由貿易下勞動受層層剝削的結果。

馬拉威中部的婦女帶著年幼的孩子在整理菸草(圖片來源:IPS)

​利潤流向何處?

在馬拉威,光是將成人工人替換為雇用「童工」來採集菸草,便可讓菸商在一年中省下高達一千萬美元的人力成本,再加上該國在法律上對於勞工權益未有保障,許多跨國香煙公司紛紛選擇投資馬拉威來種植菸草。根據聯合國統計,馬拉威所生產的低成本菸草葉有98%以上出口到國外,主要流向到歐盟和美國,且超過90%的馬拉威菸草是由兩大美國中盤商買家所收購,中盤商再將收購來的未加工菸草轉售給國際煙草公司,他們主要的客戶是世界兩大香菸製造商: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商品名-萬寶路)和英美菸草公司(商品名-好彩)。

​而在馬拉威的菸草買賣過往皆是透過「喊價」的方式進行,所以到了拍賣季時,菸農們會將這一季所採收的菸草拿到拍賣市場進行議價,然而拍賣的過程中,菸農們並不了解菸草實際在國際市場的價格,故價格高低幾乎由資本家所把持。交易市場人聲鼎沸,在這樣資訊不對等的產銷結構中,一包包的菸草便以快速且草率的拍賣方式被中盤商所收購,而菸農們的心血也一一「賤價」售出。

​馬拉威政府自2012 年起開始推行契約農業,鼓勵菸農與菸草販賣公司簽訂契約,來建立彼此長期合作之供需關係,以保障菸農有固定收入來源,免除拍賣市場的惡性競爭,確保菸農的利益在交易過程中未受折損,但該政策推行至今,受到許多菸農的反彈,抗議該政策的制定仍是以企業的最大利益為考量,「勞動剝削」的現象依舊存在。而顯然地,馬拉威的兒童也未因此能脫離菸草田,回歸到學校繼續接受教育,反而因處於生產鏈的最低階層,其權益便再次受到剝削,甚至是忽視。

​法規保障了誰?

儘管馬拉威政府簽署了由聯合國和國際勞工組織所訂定的童工公約,也在國家法律條文中明訂,禁止僱用14 歲以下的童工,那麼為什麼政府仍舊對於童工議題視而不見?答案其實很簡單:馬拉威的經濟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菸草出口,這占了國家出口收入的70%,因此馬拉威政府對於違反童工公約的農場僅有輕度的制裁,在過去的兩年中有49 家菸草農場主人因雇用童工而被起訴,但他們僅受到34 美元的罰緩。這樣的懲罰當然並不構成對菸商的威脅,使得菸草童工仍持續承受尼古丁所帶來的身心危害。儘管馬拉威是國際勞工組織的會員國之一,但為了國家的經濟利益,並確保外國資金的挹注,犧牲的卻是這群菸草田裡童工們的人權。

政府的視而不見,助長了新自由主義的擴張(漫畫作者:Khalil Bendib)

​綠色黃金,還是綠色泡沫?

Swafi,ㄧ位在馬拉威菸草田工作的青年,與半島電視台的專訪提到:「我2004 年便來到這工作,希望能有好的收入,但實際上卻沒有我想的如此美好,但很無奈的是,低教育知識的我,別無選擇只能來這工作。」而另一位農婦也提到:「我們需要這些孩子來幫忙,才能賺取微薄的收入,而賺錢的目的是為了能買玉米來填飽肚子。」由於早期在政府的呼籲下,許多農民相信種植菸草會比種傳統糧食作物,為他們的生活帶來更多的財富,但,結果卻不然。又因菸草為國家的主要外匯收入來源,政府怎麼都不可能放棄這塊「大餅」,所以農民們在缺乏可使農業轉型相關技術和資金的條件下,仍舊持續過著「種菸草,買玉米」的貧困生活。

​馬拉威童工吸的「二手菸」

馬拉威和台灣一樣有義務教育,但是卻有將近25 萬名6 到11 歲孩子從未上過學,有些孩子因為貧窮,不但無法支付學雜費用,甚至連基本生存都有問題,為了賺錢馬拉威的兒童們被迫失去受教育的機會。而童工所採集的菸草經由國際貿易行銷於歐洲、亞洲和美國的市場中,但很少購買香菸的人知道,他們手中的那根菸是犧牲馬拉威童工們的健康和教育所製成的。

在已開發國家,吸菸者往往不斷被提醒有關吸菸的健康風險,然而這些癮君子常有「無視」的迷思,認為吸菸的受害者僅有自己而已,但事實上,他們的「中毒」習慣也透過產品的生產鏈,毒害著馬拉威兒童們的夢想與未來。當你從手裡點起一根菸時,是否曾想過遠在非洲的馬拉威兒童,也受你「二手菸」的危害?

See more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地理眼 陳祉吟:二手菸的滋味:馬拉威孩子的菸草童年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