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日本自由行》「拿破崙之村」的本尊:超級和尚公務員高野誠鮮

高野從一介約聘公所職員,到成為正式職員,一路為羽咋市賣命。從來沒有人為他安排「高階文官培訓飛躍方案」的課程,他也沒去過歐洲學習怎麼跟馬對話,但他現在成為舉國皆知的「超級公務員」。

林翠儀

「高野誠鮮」這個名字,大家一定很陌生,但如果提到「唐澤壽明」以及日本今年7月播出的日劇「拿破崙之村」,大家應該多少有聽過。簡單的說,唐澤壽明在劇中扮演的角色,就是高野誠鮮這位人物,但本尊在真實世界創造的各種傳奇故事,要比日劇「拿破崙之村」精彩一百倍。

日劇「拿破崙之村」主角唐澤壽明。(http://www.oricon.co.jp/news/2055567/full/)

「拿破崙之村」的真實本尊高野誠鮮。(http://fxwin0402.blog28.fc2.com/blog-entry-1309.html)

「拿破崙之村」的劇本是以高野誠鮮的著作「ローマ法王に米を食べさせた男」(讓羅馬教宗吃米的男人)為原案改編而成。內容講述一位超級公務員以天馬行空的怪點子,拯救一個65歲以上老人超過人口50%的「限界集落」(極限村落)。

高野是原著的作者,也是故事的主人翁,他就是那位成功地將米送給教宗的男人。

「拿破崙之村」的原案「ローマ法王に米を食べさせた男」。(http://colocal.jp/topics/think-japan/innovators-intaview/20150715_51099.html)

人的一生或許可以從事或扮演很多種工作角色,但有些特殊的職種或身分,一次只能選一種來扮演,例如公務員與僧侶,或是和尚與UFO專家。但高野似乎有一種與生具來的特異功能,可以一次將這些角色全部攬在身上,仿如千手觀音,毫無違和感。

1955年出生的高野,現年60歲。他是石川縣羽咋市的公所職員,目前的職稱是羽咋市歷史民俗資料館的館長,他也是日蓮宗的僧侶,本證山妙法寺的第41任住持,他還是日本知名的UFO專家,曾在太空相關的雜誌當記者,也曾為電視台UFO節目寫腳本。

他就是這麼一位結合世俗、出家與超自然等多種角色元素,超有梗的傳奇人物。

高野出生於羽咋市,這個位於能登半島依山傍海的小城鎮,由許多人口過稀的小村落組合而成。父親是本證山妙法寺的住持,因為該宗派的住持並非世襲制,再加上高野是家中的次男,從未想過繼承父業,對理科很感興趣的他,高中畢業就到東京讀大學。

但大學課程並未如他的預期,高野一頭栽進UFO的世界,閱讀了很多書籍和資料,甚至還寫信給任教於史丹佛大學的UFO專家Peter A. Sturrock博士,以及後來成為聯合國UFO計畫負責人的Colman S. Vonkeviczky。高野像個狂熱粉絲一般,以菜英文寫上對兩人的祟拜。

結果Sturrock博士大受感動,不但寄來了回信,還附上一大紙箱他的研究論文,Vonkeviczky則邀請高野去美國走走開開世面。受到鼓舞的高野拚命打工存旅費、練英語,終於在20歲訪美,也真的見到了Vonkeviczky。

這趟取經之旅奠定了高野在UFO研究上的技巧與人脈,讓他日後成為日本的UFO專家,但當時他並沒料想到,有朝一日會以這套看家本領來為自己的家鄉開創一條生路。

找到新方向的高野並沒有把東京的大學讀完,他離開校園進了一家太空相關的雜誌社當起記者,有一次前往新墨西哥州採訪時,遇到一位印第安的阿婆,阿婆用塔羅牌幫他算命,鐵口直斷高野是家中的「長男」,未來將繼承家業。

光是「長男」這件事就錯了,高野心想自己怎麼可能回去當和尚呢?但回到日本後,他在新宿的一個算命攤,竟又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高野不想繼承家業,他的哥哥也一樣,但若無人繼承,從小出生成長的老家(寺廟)就會變成別人的家。28歲那年,高野和父兄商量後,決定硬著頭皮回家當和尚,為此,他重新進了立正大學佛教系。

在人口過稀小鄉村當寺院住持很難溫飽,高野步上父親後塵在市公所兼差,但因年近30所以只能當約聘職員,月薪日幣6.8K。既然做了選擇就要全力以赴,高野參加了當時政府推廣的「地方營造」的講習,滿腔的熱血希望為鄉里打開一條活路。

可是所謂的講習,全是紙上談兵,本質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例行公事,沒有人真正採取行動,只是一介約聘職員的高野卻不這麼認為,他開始探訪鄉親、閱讀古老的鄉土誌,尋找屬於羽咋市的在地特色,還自費印了一本「羽咋金氏紀錄」,讓鄉親來填寫家鄉最棒的事物。

在閱讀古書的過程中,意外地發現了當地曾有「仿如草帽般飛行物」的一段記錄。高野覺得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不但是他的專業和興趣,而且還能搞點什麼名堂出來。

1984年高野以擅長的UFO拿來當做地方營造的題材,慫恿在地的小吃店推出「UFO烏龍麵」、在雜誌上發表「市民捕獲野生UFO?!」文章引起媒體注意。

宇宙博物館「COSMO ISLE羽咋」。(http://precious.road.jp/ishikawa/hakui.htm)

由宇宙博物館職員充當的外星吉祥物「宇宙人サンダー君」。(http://pbs.twimg.com/media/Bu-x0hgCMAAQSgT.jpg)

1990年高野在羽咋市舉辦UFO國際研討會,請來了日本太空人和美蘇的科學家,聯合國UFO計畫的負責人Vonkeviczky也以貴賓身分來為老朋友站台助勢,在此之前單打獨鬥的高野終於獲得市公所的支援,也成功地拉到了企業贊助。

因為讓以UFO打響了羽咋市的名號,高野功不可沒,33歲被聘任為正式職員。

高野乘勝追擊,1996年在NASA協助設計下,在羽咋市興建了一棟宇宙博物館「COSMO ISLE羽咋」。但在博物館落成之後,2002年高野和羽咋市來了新的長官發生衝突,竟被調到他完全不熟悉的農林水產課。

聽到「不可能、辦不到」幾個字就會火冒三丈的高野,以素人之姿投入在地的農林水產業,面對的是一群幾乎必須靠著助步器才能走到田裡的老農。

高野的腦子又開始動起來,2004年他選著人口只有500人的極限村落「神子原」,推出了當時還很罕見的「空農地、空農舍情報銀行制度」,招募外地人進住,別的地方是拜託人去進住,但高野為了讓村裡老人家接受,對入住者進行面試篩選。他還運用了僧侶的身分,幫農舍進行「拔魂」儀式,讓農舍的主人不用擔心祖先的靈魂與新的入住者同處一個屋簷下。

2005年高野以古老成年冠禮「烏帽子」,推出「烏帽子親農家制度」,從大學招來年輕學子,在暑假期間以2星期的時間到農家居住,體驗農村生活,入住的學生必須先和農家主人,像結拜一樣,締結暫時的親子關係。第一批刻意安排一群會喝酒的女學生,馬上就化解了農家的戒心,舉雙手雙腳贊成。

神子原地區美麗的梯田。(http://colocal.jp/topics/think-japan/innovators-intaview/20150715_51099.html)

神子原地區位於山區,110公頃的農田全部都是海拔150公尺到400公尺的梯田,這裡的稻米以雪水培育而成,美味可口,但收購價格不高,農家年平均所得僅有87萬圓。高野想到將「神子原米」品牌化。

他說,日本人習慣自我貶低,父母看不到自己孩子的優秀,總要等到鄰居的歐巴桑稱讚,才會發現自己孩子的好。所以他採取了「鄰居歐巴桑策略」,想方設法讓「神子原米」登上媒體,而且最好是國際媒體。

他想到將米獻給天皇、「米」(美)國總統,還有教宗。宮內廳本來點頭,但又臨陣反悔,白宮則是直接拒收退件,到是教廷駐日大使館捎來了好消息,大使同意和他見面。高野說,當時他寫了好多封信給大使,信末還會節錄聖經的一節,這簡直就是「向釋迦說佛法」(關公面前耍大刀)。

當時他懷著忐忑的心情,扛著45公斤的米送到東京的教廷駐日大使館,結果大使很大方說,神子原村只有500人,而梵蒂岡是個只有800人、世界最小的國家,「就讓我來當彼此的橋梁吧。」

獻給教宗的神子原米。(http://colocal.jp/topics/think-japan/innovators-intaview/20150715_51099.html)

高野說,教廷大使說了這段猶如電影台詞的話之後,神子原米成功地獻給了教宗。接著國內外媒體爭先報導,神子原米成為名牌,引起搶購。

高野說服在地農家出資成立公司、設立產地直賣所,沒有找上級補助是為了讓農家獲得最多的利潤,當然也是建立禍福與共的危機感,畢竟資金是從大家的荷包掏出來的。

之後,高野還推廣梯田老闆制,第一位報名者的竟是英國駐日領事館職員,據說他是看了衛報聞風而來。接著他又請來在青森種出無毒「奇跡的蘋果」的木村秋則推廣自然栽培法,2012年自然栽培法種出的神子原米打進了巴黎的米其林三星餐廳。

超級和尚公務員高野誠鮮。(http://mainichi.jp/shimen/news/20150911dde018200028000c.html)

高野從一介約聘公所職員,到成為正式職員,一路為羽咋市賣命,有人要他出來選市議員,他笑一笑,問他怎麼還不升官,他也笑一笑。從來沒有人為他安排「高階文官培訓飛躍方案」的課程,他也沒去過歐洲學習怎麼跟馬對話,但他現在成為舉國皆知的「超級公務員」,預定明年退休,好好當一個住持。高野說不存私心真正為村落著想,久了大家就能理解,村民說「你既不參選也不當官,那我們幫你蓋座銅像吧」,他又笑了一笑。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