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紐約地途》吃拉麵談夢想

過去五,六年的時間紐約的拉麵店,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在這世界飲食之都開設。紐約和中國或是法國,同樣以美食聞名的主要城市不同的地方,在於後面兩地多半是以當地料理聞名,而在紐約卻可以吃到最精緻,正統的世界各地料理。日本拉麵成功擄獲紐約客的胃,不僅把日本庶民飲食文化帶進紐約,並且也摻進當地的元素。

NYDECO

前幾天在走往曼哈頓中國城的路上經過了一家小小的拉麵店,注意到裡面有一個沒有椅子,只能站著吃拉麵的吧台。原本腦中釋放想吃福州拌麵的神經肽Y(讓人想吃麵食的神經傳導物質),一下子被想喝濃郁的豚骨湯頭的甘丙肽(讓人想吃比較肥的食物的神經肽)完全蓋過去。於是二話不說就進去店裡準備吃碗有「小確幸」的拉麵。拿到菜單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家拉麵店就是今年初才剛開幕,鼎鼎有名的「Ramen Lab (拉麵實驗室)」。有名的原因是Ramen Lab老闆為全美最大的拉麵供應商之一 Sun Noodle的第二代,出生在夏威夷的日裔美人,Kenshiro Uki。

位於曼哈頓小義大利北邊的Ramen Lab是只有十個座位,每個月由不同餐廳進駐的熱門拉麵店。(照片由作者提供)

Ramen Lab的營業時間沒有很長,就是星期二到星期五下午五點到晚上十點。因為空間不大,營業時間短,所以用餐時間時門口總是大排長龍。白天的時間則是提供給在大紐約地區的拉麵業者相互交流或是訓練廚師的場所。今年五月起,Ramen Lab更推出一項新計劃,就是把拉麵店,變成一個由日本或美國知名拉麵店,來此分享他們各自拿手菜單的臨時拉麵館。每家駐店三個禮拜的時間後再由下一家接手。七月份是由2012年在波士頓創立,已經成為當地人氣最旺的拉麵店Yume Wo Katare「夢を語れ」擔綱。

為什麼叫「夢を語れ」拉麵呢?當我們吃到一半時,裡面一位員工也吃完他的晚餐,然後突然站起跟大家說: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I have a dream! I wish I can open my own restaurant in the future! 語畢,老闆和其他員工,顧客都鼓掌歡呼,頻稱good job! 起初以為這大概是店家自己員工的噱頭, 結果接著站在我隔壁的一個男生吃完後,老闆把印有「I have a dream」的牌子放在他前面,他就開始跟大家分享他是從澳洲來紐約旅行的人,他的夢想是要到Six Flags遊樂園坐過所有的雲霄飛車!之後大家也是一陣掌聲鼓勵!

Yume Wo Katare「夢を語れ」拉麵是東京三田「二郎系」的拉麵 (Jiro Ramen),老闆鼓勵顧客吃完拉麵後分享自己的夢想是餐廳的特色。(照片由作者提供)

原來Yume Wo Katare的老闆西岡剛(Tsuyoshi Nishioka),希望來吃拉麵的顧客心中要帶著夢想,吃完拉麵後,就盡情的把夢想分享出來。也許有個好預兆,以後就能實現!很有勵志日劇的畫面。不知道這是不是反映西岡剛自己追夢的過程。喜劇演員出身的他後來選擇轉行廚師一職,學習東京三田特有的二郎拉麵。隨後在京都,大阪等地陸續開了數家自己的拉麵店。但西岡並沒有滿足於此,他的終極夢想是在全世界195個國家都能開一家拉麵館,美國成了他踏出日本的第一步。2012年在波士頓落腳到現在獲得相當好的評價。這個逐夢的過程讓他也將心比心的希望來他店裡吃麵的顧客能夠在分享自己的夢想後,得到鼓勵並堅持下去。

過去五,六年的時間紐約的拉麵店,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在這世界飲食之都開設。不論是紐約日本燒烤餐廳Yakitori Totto另創分支,被安東尼波登讚不絕口的鳥人拉麵 (Totto Ramen),還是日本進口的一風堂拉麵 (Ippudo Ramen),到由米其林三星餐廳Per Se裡廚師Joshua Smookler自己出來研發,結合傳統豚骨湯底和鵝肝等高級食材的Mu Ramen都是紐約拉麵戰國時期的代表性店家之一。曾經被投票封為「日本第一」的「一蘭拉麵」,也將在今年正式踏進紐約拉麵界的戰場。其他在紐約各區營業各有特色的拉麵店更不勝枚舉。

曼哈頓中城的Totto Ramen(鳥人拉麵)自2010年開幕後一直是紐約最受歡迎的拉麵店。湯頭採雞骨高湯。(照片由作者提供)

紐約和中國或是法國,同樣以美食聞名的主要城市不同的地方,在於後面兩地多半是以當地料理聞名,而在紐約卻可以吃到最精緻,正統的世界各地料理。日本拉麵成功擄獲紐約客的胃,不僅把日本庶民飲食文化帶進紐約,並且也摻進當地的元素。鳥人拉麵是幾乎人人稱讚的拉麵,但從日本來的遊客除了同意好吃外,卻還是覺得跟日本的口味不同。拉麵漢堡(Ramen Burger) 的誕生與熱賣則是將紐約的拉麵文化拉到一個新的境界。

相較之下,來自台灣的代表性麵食「牛肉麵」,僅在皇后區台灣人較多的法拉盛地區可以找到,味道和在台灣的牛肉麵也相去甚遠。許多留學生或台僑談到台灣美食的時候,都會感慨為什麼紐約沒有像林東芳或永康街牛肉麵等級的牛肉麵。台灣才在最近CNN舉辦的票選活動中被選為世界美食之都,但在紐約餐飲主流市場中能真正嚐到台灣在地口味就只有「都可 CoCo」的茶飲系列。最近攻進中國城做台東池上飯包的「台灣熊屋」,是否會開啟台式飯包的市場還有待觀察。國內常有希望台灣能夠走入國際的聲音,也鼓勵年輕人到世界各地打拼。知道了西岡剛的例子,會不會也讓台灣的飲食業者產生到紐約,甚或是世界各地闖一闖的夢想呢?還是這終究只是海外台僑思鄉的空想而已。

好吃的台灣牛肉麵能否征服紐約客的胃?(照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