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國際聚焦》烏克蘭危機的輸家與贏家

烏克蘭情勢動盪,自去年內戰以來,造成數以百萬計的平民流離失所。美國、歐洲、俄羅斯甚至是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皆有自己的盤算,各方的角力下,歐美各國皆面臨兩難局面,惟有中國坐收漁翁之利。

劉世忠

2014年5月中旬,就在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前一週,我來到波蘭首都華沙訪問。當時烏東兩省頓內茨克與盧干斯克剛剛舉行獨立公投,決定脫離首都基輔管轄,烏國政府與西方世界拒絕承認公投結果,指責俄羅斯總統普欽在背後煽動烏東親俄勢力製造烏國動亂。

位處烏國西境的波蘭首當其衝,因為歷史上烏西領土曾隸屬波蘭,後遭蘇聯劃歸烏克蘭,因此波蘭與前蘇聯獨立出來的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拉脫羅亞、立陶宛)皆深化與歐盟關係,並獲得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安全保障。俄國對於烏國的蠶食鯨吞,讓波蘭抱持高度不安全感,力主對普欽採取嚴厲制裁措施。一位波蘭資深媒體人告訴我,普欽先是策動克里米亞獨立,又暗助烏東兩省獨立公投成功,且持續資助叛軍對抗烏國政府軍,目的即在破壞烏國未來新政府的正當性,製造更多動亂與培植親蘇力量,方便選後普欽繼續對基輔施壓,提高談判籌碼,進而推動修憲步上聯邦制俾俄國控制,最終實現普欽將俄國勢力西擴與防禦北約東進,建立所謂「歐亞同盟」(EuraAsia Union)的雄心企圖。

基於如此安全理由,波蘭與美國維持堅強同盟關係。美軍於波蘭部署愛國者飛彈基地,歐巴馬曾於2011年5月訪波蘭,成立空軍支隊,派有F16戰機,亦承諾於2018年於波蘭新增部署攔截導彈系統。

華沙之後,我接著訪問柏林,德國顯然採取較為不同立場,主因在於:德國面臨來自俄羅斯的直接威脅不若波蘭等國如此立即而直接;德國雖嚐試分散能源來源,但目前仍依賴俄羅斯天然氣供應;德國不贊成以武力解決烏克蘭問題,因為擔心陷入長期內戰。德國主張與普欽持續對話,同時搭配有效經濟制裁,協助烏國新政府穩定國內情勢以及與烏東新俄國民眾對話等。

烏克蘭情勢在歐美各國與俄羅斯皆有各自盤算的角力下,見不到和平曙光。(法新)

儘管美、歐對俄國的經濟制裁發揮一定程度效果,但過去10個月烏國情勢的發展卻更形嚴峻。烏國雖然選出親歐盟的新總統波諾欽科,去年9月和今年2月由德國首相梅克爾主導、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舉行的德、法、烏、俄四國元首談判也兩度簽署所謂「明斯克停戰協議」,但皆受到後續戰事重啟而形同撕裂。壓力愈來愈大的歐巴馬考慮提供烏國政府軍攻擊性武器對抗親俄叛軍,德、法等國則是憂心如此戰事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導致美、俄核戰,因此主張停戰弭兵,將烏國劃為非軍事區。

烏國情勢每況愈下,普欽成功運用民族主義轉移國內經濟惡化的焦點,支持度居高不下,烏克蘭則是付出5,000多人的死亡與上百萬人流離失所的代價。(法新)

結局是烏國情勢更加混亂、美國歐巴馬政府與德、法更形分裂、普欽成功運用民族主義轉移國內經濟惡化的焦點,支持度居高不下。可憐的烏克蘭則是付出5,000多人的死亡與上百萬人流離失所的代價。對美國而言,任期即將進入尾聲的歐巴馬不堪出動地面部隊作戰可能造成美國大兵損傷,讓美國捲入與俄羅斯戰爭的長期泥淖,損及其總統外交政績,卻也不得不思考如何協助烏國政府提升戰力抵抗俄國暗助的叛軍,至少維持情勢不再惡化再將此燙手山芋交給後任。這場持續近兩年的危機發展迄今,似乎各方都是輸家,較量的只是外交手腕與危機管控能力。

烏克蘭危機也在此複雜微妙的情境中看不到和平曙光。我的一位俄羅斯外交官朋友最近與我爭辯,雖然烏國境內親俄人口比例不到20%,但他們認同俄國是祖國,與克里米亞超過90%人民透過公投民主程序表達回歸俄國統治有何不對?我當然理解他的官方態度,也分析我的看法,最後問了他一個問題:那在這場烏克蘭危機裡,誰才是贏家?他卸下外交官外衣,吐出一句:「看來中國成了贏家。」

普欽去年5月訪中會晤習近平,趁著莫斯科急欲拉攏的機會,要求俄國調降天然氣進口中國的價格。談判延宕多年的天然氣協議,竟因為烏克蘭事件讓北京成為最大贏家。(法新)

北京對於克里米亞與烏東兩省的獨立公投不願表態,以免給予新疆與台灣獨立理由,因此採取不干涉它國內政作法,對於聯合國制裁俄國案也棄權。然而普欽去年5月訪中會晤習近平,北京趁著莫斯科急欲拉攏的機會,要求俄國調降天然氣進口中國的價格。談判延宕多年的天然氣協議因為烏克蘭事件讓北京獲利。而當世界多數國家對普欽再三批評之際,也唯有習近平對普欽持續送暖。

這不正是國際政治奧妙之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