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伊朗足球場裡的台灣人

一提到伊朗,第一個聯想到的是石油(也許還有電影《亞果出任務》),對大多數台灣人而言,這個文明古國很陌生,國人粗淺的印象從多數負面的新聞報導而來,發展核武、與以色列相互叫囂、宗教主義...等,但伊朗這個「西亞雄獅」真實面貌,也許與你所想像的不太一樣。且讓陳立樵博士從伊朗人對足球的狂熱說起。

陳立樵

多數國家的人都瘋足球,伊朗人也是一樣,各報紙的足球報導都不會少。其實伊朗人踢足球有很長的一段歷史,在世界上的比賽還多有佳績。在當地學語言,一些教材裡也會有課程與足球有關,藉此還可以學到一些足球用語。伊朗在國際間多半有負面形象,新聞媒體常報導成不友善的國家,其實很多事情難以解釋,但總之伊朗人對足球的熱愛,跟大家都一樣。

我並不看足球賽,也沒能力作伊朗足球的分析或探討,只是想到多前年住在伊朗的時候,竟意外看了一場比賽,而且是在體育館內。邀我去看球賽的,是個伊朗朋友,名叫阿克巴,他來過台灣,去過台北101觀景台,每次跟我碰面都穿著一件上面寫著「就是愛台灣」的T恤,都覺得他比我還愛台灣。

看球賽當天,才知道阿克巴根本就沒票,說去球場外面碰運氣買黃牛票。比賽雖然是下午3點開始,但早上9點多我們就前往德黑蘭的自由體育館(Azadi Stadium)。為什麼要這麼早?阿克巴說不早點去,會買不到票、擠不進球場喔。一路上已經感受到球迷相互叫囂的威力了,在市區快速道路上,很多人飆車、搖下車窗吼叫為自己的球隊加油。

德黑蘭自由體育館內上萬的足球迷們(資料照,法新社提供)

當天比賽是藍色的獨立隊(Esteghlal F.C)與紅色的波斯波里斯隊(Persepolis F.C),一進球場後我才發覺尷尬,阿克巴是藍隊球迷,我臉上還畫了四道藍漆,但我穿的是紅色的衣服。更讓我尷尬的是,我這個外國面孔一出現,竟一傳十十傳百,一堆人湧過來看我這個台灣人。

進球場後,看到有些令我驚訝的事。那時是早上10點多,球場已經人山人海,甚至還有人正在收睡袋,可能是前一晚就爬進球場裡面搶位置了。我不曉得在台灣或是其他國家賽前是怎樣的情況,但在伊朗,有人先睡在場內,相當不可思議。此外,比賽當中帶動氣氛的,並非我們在台灣看到的美女辣妹,而是中年大叔。

德黑蘭「自由體育館」滿坑滿谷為足球狂熱的伊朗球迷,球場內加油的啦啦隊不是辣妹,而是大叔(圖),(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當天我還學了一些用語,就是自己球隊進攻時,要大喊「破洞」,意指對方的足球門像個大洞一般很好踢進去,而防守的時候就要喊「獅子」,也就是自己有如獅子一般凶猛可以擋住對方踢來的球!

比賽的最後五分鐘,藍隊終於踢進一分。等了好久才有得分,我忍不住大聲叫好。再來就開始有狀況了,因為比賽就要結束,紅隊還是沒分,球迷已經開始躁動,場邊還有紅隊球迷頭破血流躺在擔架上、抬進救護車裡,顯然是兩隊球迷場邊起衝突。然後,我看紅隊那方有很多白色的東西飄進去球場內。阿克巴說:「你知道那是什麼嗎?是椅子!你可以瞭解為什麼整個球場幾乎沒有椅子了吧,都是因為球迷若不爽輸球,就把椅子拆了丟進球場內!」天啊,我實在無法理解有需要這麼瘋狂嗎?不過,這可能沒有什麼,2014年巴西有場足球賽天降馬桶砸死人,更是格外瘋狂。

伊朗人對足球的熱愛並不亞於歐洲或中南美洲的足球大國,(圖為2013年伊朗熱情的球迷聚集於德黑蘭自由體育館外,慶祝在亞洲盃B組資格賽中,伊朗以5-0擊敗黎巴嫩)(資料照,法新社提供)

比賽剩下一分鐘時,紅隊踢進一分了。一比一平手,幾十秒後比賽結束。突然覺得,那些拆椅子的、打架的,是不是發洩地太早啦?但瘋狂的情緒並沒有隨著比賽結束而緩和,到了公車站坐車時,所有公車都還沒有開門、啟動,就已經一堆球迷打開車窗、直接翻身進去了。其實我覺得阿克巴也想這麼做,但因為我在場而不敢動作,所以我們是很守秩序地慢慢從車門擠上車。

場內場外的熱情,儘管有失控之處,但從這樣的經驗來看伊朗,比起負面報導來得更加實在。看球的過程中,阿克巴說,他有看過台灣的足球隊來德黑蘭比賽。好奇問一下,「那最後誰贏?」阿克巴說:「伊朗贏,5比0!」當然,勝敗乃兵家常事,我相信總是會有台灣贏球的時候。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